不知怪兽的突然袭击,只是一个劲的观察它的身体在何处,没注意,它的眼神已经冲到了自己的眼睛面前,接着,一个东西深深的刺在了大腿处,离屁股不远的地方,东西刺的时候疼痛感相当轻,几乎没感觉,就像一根毛发落在脸上一样,直到疼痛起来才有知觉,妈呀,刺的东西定是这东西的身体的某一个部位,那么,是什么东西才有这样的功能?细想之没有答案。(书=-屋*0小-}说-+网)那眼神还是注视着自己的一举一动,好像在说,自己为何还不倒下。自己知道,再不能坐以待毙应该出手了。想此,迅速用功双掌齐出,对着眼神而去。不知是怪东西没有注意到白衣郎君的攻击,还是以为自己不可战胜此麻痹大意被双掌击中,一下子大叫一声不知了去向。

    随着眼神的消失,空气质量变的不再迷雾重重,呼吸顺畅,嗓子眼不再像有什么东西在堵了,漆黑的颜色渐渐变的清晰起来,一会,彻底恢复了山洞原有的状态。

    山洞不大只有三十多个平米,在眼前晃的那个眼神不见了,在地上躺着一只像马模样的东西,极大,比狮子老虎小不到哪去,但是它的头颅极小似蛇,它的尾巴细尖,看来,刚才被它袭击的利器就是这东西,它的尾巴。看了这玩意,奇形怪状,难以琢磨是什么。

    山洞不是很大,但是有一条道显而易见。

    山洞后部左侧出现一排台阶,有二十多个,直通外面。

    现在,空气质量恢复,该是请各位大师进来的时候了。转身说道:“各位大师,你们可以进来了。”

    王秀红走到最前面,刚靠近山洞,一股怪味使她紧急停步说道:“此空气有毒,我们立刻撤出去。”

    有了王秀红的分析,大家依次退出去了。

    无己老人说道:“即是有毒,白公子怎么没事?”

    子云子:“对呀,还是他叫我们进去的,毒圣,你是不是搞错了。”

    王秀红也是疑惑,是不是自己搞错了?相信自己,应该不会错的。有毒没毒,以自己多年的经验应该不会判断出错的。要是有毒,白公子就不会安然无恙,还叫我们进去,这是怎么回事。

    说道:“我的判断应该不会出错的。”

    方丈大师说道:“要是有毒,白施主现在却是安然无恙豪发未损呀。”

    子云子接言说道:“对呀,白公子可是丝毫无损,难道,他是不怕有毒物质?”

    这个问题提醒了王秀红,说道:“除非,他是百毒不侵。”

    百毒不侵?

    大家觉得好奇起来,要是这样子,看来,那团黑气让他因祸得福了。

    无己老人:“要是这样分析,这个问题就能说得通了。”

    白衣郎君见大家退了出去便走了出来,说道:“各位大师,怎么了,都不进来。我可告诉你们,里面有路。”

    无己老人说道:“里面空气有毒,我们进不去。”

    白衣郎君听到这个问题也是奇怪,要是有毒,自己为什么没有任何反应,想此说到:“不会吧,空气要是有毒,就会传过来,怎么只是里面呢。”

    王秀红说道:“不要不相信,这是以我多年的经验分析判断的,不会有错。至于空气流动,我想,另有原因吧。”

    白衣郎君不再多说什么,总之,自己是没事,想了想就是疑惑,禁不住自己的好奇说道:“要是有毒,我怎么没事呢,这是怎么回事。”

    王秀红解释说道:“这个问题也是一个谜,不过,我们大家一致认为,可能与你吸入那团黑气有关,所以,百毒不侵了。”

    恍然大悟,要是真如此,那的谢天谢地了,因祸得福。要是不然,自己被刺一下,定是身亡,怪不得,自己很清醒,反而将那东西打死了,原来如此。“要是这样的分析,我看可能。那么,既是里面有毒,可是里面有路,我们进还是不进?”

    大家议论一时后,方丈大师说道:“现在,毒物弥漫,我们想进也是没办法。唯一可行的,也只有你一人了。”

    白衣郎君不知怎么办,那么,就此放弃?不行,要是如此,前功尽弃之事自己从不干,难道,今日就开这个头?不行,绝对不行,不论为何都得解开这个谜。“毒圣前辈,你想想办法?”

    王秀红没有什么办法可想,只有拿出自己研制的解毒丹说道:“现在,只能依靠它了。”

    无己老人拿着解毒丹说道:“要是能把里面清理干净,或许,毒就消失了。”

    此话点醒了白衣郎君“对呀,我怎么就没有想到这一点呢。”说着走进了山洞打探起来,看看,毒从何而来。

    看了周围,没有什么,除了怪东西以外别无任何值得怀疑的目标了。心想,毒气的由来是不是在台阶那里发出?顺着台阶来到一个小口处,小口大如门,一个人行走足矣。进了门,是平平淡淡的小路,一步宽,长有三十多步,但只有一面岩石,也就是小路靠着左面岩石开辟的,右面是万丈深渊,深渊下是熊熊烈火的岩浆。见此情况,无法找到毒发之地,那么,想解去山洞之毒是不可能的了,要是如此,大家伙想进入此地,看来难上加难了。

    退回原处,将里面的情况详细的介绍给了大家。

    无己老人说道:“难怪,此处温热,原来有熔岩所在。”

    方丈大师说道:“现在解开了温热问题,那么,冰冷问题还是个谜呀。”

    子云子说道:“看来,解开此谜还的进一步探险。”

    清苦大师说道:“既是这样的,只有回去了。对了,华玲玉和绿凤还在外面呢。”

    清苦大师自醒来,见到绿凤后先是一惊,知道她已脱离了独孤剑十分高兴,不知说什么好。在自己内心里,其实一直在想,她什么时候能离开逍遥宫,不再助纣为虐。每每见到她的模样,就想起未雨荷年轻时的模样,多么像啊,虽是七成相,觉得也是极为相似,有心问问,可惜无法与她交流。虽是几日已过,自己也是伺机寻找机会,但因种种事件,只能是一拖再拖,就是不见这一会,也是牵肠挂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