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凤紧闭眼睛没有丝毫防范,这样的举措把华玲玉急坏了,说道:“绿凤姑娘,你这是做什么,你这样不值,快让开。”说着,自己硬是爬了起来挡在了绿凤面前。

    绿凤睁开眼睛拦阻了华玲玉说道:“前辈,让我去吧,这样,我就可以还清了他的养育之恩。”

    “糊涂。”

    独孤剑速度极快,掌风嗖嗖而来,在掌风接近之时,华玲玉想着能替绿凤挡去这一掌,毕竟,自己有伤在身,值了。

    虽是对独孤剑恨之入骨,但自己无能为力,只能任凭宰割。

    白衣郎君刚出山洞,就听绿凤在喊,没想到,独孤剑一伙来了,真是怕什么来什么,于是快步赶来,几秒钟就到达了事发地点,见独孤剑掌力劈来,奋不顾身的出手了,双掌齐击,力迎对方掌力。

    双方内力相接,都是吃紧不少,稍有差吃定会败于对手。

    这样的结果让独孤剑大吃一惊,没想到,短短数日,竟是截然不同的结果,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他又遇到奇迹了?不会吧,天下好事都让他得了。

    原本自己的内力属江湖第一无人能敌,这样说来,是高估自己了。

    既然不能取胜与他,何苦消耗内力呢,于是一使劲,于白衣郎君断开了对掌。这样的效果,也是白衣郎君想要的,要是再不与其分开,其他人再来个突然袭击,那时,大家伙定会全军覆没,所以,借机脱离。

    独孤剑说到:“没想到几日不见,你的内力大涨,看来,士别三日,定当刮目相看。”

    白衣郎君忙扶起绿凤和华玲玉问道:“你们没事吧?”

    绿凤说:“没事的,幸亏你来的巧合,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白衣郎君看了独孤剑说到:“堂堂一代宗师,没想到尽是小人之举,一个受伤之人都让你如此,趁人之危有失武林前辈之风呀,可叹也。”

    虽是这样说,心里清楚,这就是他的为人,卑鄙无耻之徒,心狠手辣风格,不足为奇。

    独孤剑冷哼一声说到:“不管怎么说,把你们这些人铲除就好。”

    尹馨刀客见白衣郎君一人前来,是不是其他人都不在此,既是这样,今日,就是绝好的机会,杀了他,一绝后患。上前一步说到:“今日就是你的末日,插翅难逃。”

    这样的局势,的确是山穷水尽的地步,他们人多势众,又是高手如云,举步维艰,寸步难行一点不夸张,虽是有退路,但也是绝路。不论怎么说,想法退回去与大家汇合,相信,定有办法应付,在此,无疑就是坐以待毙。

    说到:“绿凤姑娘,你速带华前辈前去与他们汇合。”

    绿凤说到:“那你呢?我们走了岂不更危险。”

    “没事的,我自有应对之策。”

    对刚才的一幕,华玲玉看得出,白衣郎君的功夫已经出神入化的地步了,要是自个在此,定是让他分心。说到:“绿凤姑娘,我们离开也好,这样,白公子就会无所顾忌大展拳脚了。”

    绿凤虽是有所担心,但见刚才那一招,使得独孤剑威风扫地,足以说明,他们不会对白公子形成威胁的,便不在顾虑,说到:“白大哥,你要小心。”

    白衣郎君嗯了一声:“我会没事的。”

    见绿凤要走,笑面虎急了说:“宫主,可不能再让绿凤溜走了。”

    “放心,山洞里面他们能去哪,除非有出口。”

    “也是。”

    义泉对此举有着不同看法,要是此山洞是个绝境,他们就不会这么自信了,定是有蹊跷。“独孤宫主,可不要麻痹大意了,我觉这小子神情自得,看来,山洞是通的。”

    独孤剑不是没有想过此问题,只不过在此处,就算是通的那又如何?这大环山怪兽出没,危机四伏,就算是四通八达,也是危险连连,有他们给自己开路岂不美事一件。说到:“不碍事。”

    白衣郎君知道,独孤剑这么做的理由,既然他想利用我们,不妨将计就计,让他们闯过那道毒障,或许,他们有办法解得此毒。可是,这样做,自己又身处何处?看来,此次想法无法实施,只有,自己带大家闯毒障了。

    想此,待绿凤扶着华玲玉走远后,慢慢的一步步后退。

    义泉说道:“独孤宫主,就这样任由他们后撤,万一,,,,,,”

    独孤剑打断话头说道:“不会有万一的,我料定,前方都是绝壁,既是有路,也是困难重重,让他们在前方,反而对我们大有好处。”

    义泉明白了,原来,让那小子做开路先锋,扫平障碍。

    公孙雯说道:“夫君,那畜生会不会逃走?”

    “不会的,现在不动手,只是让他开路罢了。”

    公孙雯明白的点点头说道:“这又何苦呢,趁现在人多,正是收拾这家伙的好时机,万一有什么不妥之处,岂不又要错过时机了。”

    “话虽如此,再等等吧,反正,他是跑不了的。”

    白衣郎君现在为难了,该如何做,才能让大家安然无恙。毒气弥漫,无疑是绝境,如何能闯出绝境,是当务之急,可是没有良策之行。罢了,走一步是一步,总会有办法的。

    无己老人一伙刚要出山洞,绿凤和华玲玉赶了过来。面色仓惶,让大家觉得定是出了什么事。

    无己老人问:“你们这是怎么了?”

    绿凤说道:“独孤剑他们找来了。”

    独孤剑?

    大家都是惊异。

    王秀红关心白衣郎君的安危说道:“那白公子呢?”

    绿凤:“他在后面。又不是白大哥及时出现,我们就不会回来了。”

    “这是怎么回事?”子云子急问。

    绿凤把事情经过讲述了一遍后,说道:“以我分析,白大哥也快过来了。”

    要是这样,白衣郎君不会与他们交手的,定会应付的,也只能往这里来,不然,独孤剑一伙人多势众,来个车轮战也会把累垮。

    绿凤担心白衣郎君说道:“各位大师,华前辈就交由你们照顾了,我去帮忙白大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