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绿凤的请求,王秀红觉得不妥,既然白衣郎君让她回来,定是有了应对之策。(书屋 shu05.com)说道:“不可,你去不会有什么帮助的。”

    绿凤着急的说到:“只有他一个人,我担心。”

    “不会的,就算他们人多势众,在这山洞里,他们无法施展自身威力的,你就放一百个心吧。”

    也是,山洞虽是几人一起并排而过,要是大打出手,定不能众力齐攻,看来,是自己杞人忧天了。

    “他们追来,我们往那走?”

    说着话,看了被打开的门问:“毒圣前辈,里面可是有路?”

    王秀红犹豫了一下说到:“路是有,但是,不能走。”

    “什么原因,难道,被堵死了。”

    “不是,道路布有毒物质。”

    “毒物质?什么样的。”

    “就是空气中伴有毒。”

    “这就是说无法前行了?”

    王秀红点点头说:“可以这么说。”

    绿凤着急了,前有毒障,后有追兵,岂不是死路一条。但是,面前就是解毒高手,区区毒障怎能为难与她。“毒圣前辈,你是这方面的专家,难道,你也是束手无策?”

    王秀红知道,要说此毒厉害不易解也未必,但是,毒性怎么样,还待研究,虽是自己的解毒丹能抑制各种奇毒,担就担心此毒是温性还是极阴。要是属温,自然是,就算不能解去毒性,起码,十个八个时辰足以坚持,要是属阴,且是最多能撑两个时辰,要是如此,就算很快得到毒性属性,配药恐怕也是来不及,那么,就是等于自杀。

    说到:“由于里面的毒物质特殊,我一时无法具体了解情况,所以,没有把握。”

    “这如何是好?”

    “不要着急,自会有办法的。”

    “但愿如此吧。”

    对这样的局面,大家都是没有办法可想,再着,各个自损内力,无法与其对抗,要是呆滞于此,无疑是坐以待毙,怎样做,才能避开这样的局面,这是大家可想的问题。

    子云子说到:“我们的速速撤离,不然,定会遭遇不测的。”

    无己老人:“怎么撤,里面毒障迷雾,几乎就是绝路。”

    方丈大师:“这倒未必,绝处逢生也是有可能的。”

    清苦大师:“师兄此话怎讲?”

    “有解毒高手在此,有何愁。既是毒物弥漫有怎的。要是我们内力不损,也不会至于走进毒物中去。”

    大家叹息别无他法,只有这样,才是避开危险时刻的最佳选择。

    无己老人叹息说到:“为今之际,只能如此了。”

    王秀红拿出解毒丹说到:“现在,只有这没多了,记住,在感觉身体不对劲时吃,否则,适得其反。”

    独孤剑一伙想利用人多势众拿下白衣郎君,但是再是有通天本领也是毫无用处,要是面前不是一个武功与他们相提并论之辈,早就一招治住了,何苦眼睛瞪那么大,只能看着他步步后退。

    见到白衣郎君一到,绿凤高兴,说到:“白大哥,接下来怎么办?”

    白衣郎君非常清楚眼前的局面,要是让独孤剑一伙进入山洞,结局定是惨遭杀手,因为,山洞空间大。解决之道,唯一方法,就是通过毒障,可是这样做,跟自杀无异,不过,这是最好的办法了,只有这样才能阻止独孤剑进入山洞。

    “你们快进山洞,记住,千万别吸气,毒障空间一过,就会万事大吉了,我在这先守着。”

    王秀红说道:“各位,我们先走一步。”

    义泉说道:“独孤宫主,决不能让他们就这样走了,否则,再没有机会了。”

    山洞里面的情况,谁都不晓得,既是他们能走的,便是通的,的确,不能就这样让他们一走了之,可是,白衣郎君死死守着,看来,进去很难。

    说道:“让他们走,谁都不会愿意的,只是这家伙很难对付。”

    义泉说道:“这有何难的,我们人多力量大,齐攻,就是神仙也难以招架。”

    “也是呀,好,就这样办。”

    于是齐攻冲向白衣郎君。

    面对如此境界,只能是已退为守,想想时间,大家应该走过了毒障空间,想此,瞬间转身走了进去闯过毒障来到大家身边说道:“各位大师,你们感觉怎么样?碍不碍事。”

    王秀红说道:“听你的,我们都是闭气过来的,感觉还好,只是这地方,悬崖峭壁的真险峻。”

    白衣郎君看了一眼眼前环境,顺着此路走,应该有路,虽是很危险,但是只能如此。

    “我走前面,大家随着我就好。”

    无己老人说道:“白公子,独孤剑一伙呢?”

    “他们应该在里面摸索,相信,他们不会追来的。”

    子云子:“那可说不上,虽是有毒障空间,那些家伙狡猾着呢。”

    无己老人:“是呀,我们以最坏的打算对付这些家伙,决不可掉以轻心。”

    大家都不敢看脚下,看了就会恐惧。

    脚下的路都是一样的,分明是有人精心修通的,看来,定是畅通无阻。果然,绕过了熔岩险壁,来到了一扇门前。门前,此路断了,距离有九尺远,这样的困难不算什么,小菜一碟。

    白衣郎君说道:“我先过去看看有什么情况。”

    说着施展轻功落到了门前的不足三尺的平台上,平台好似软的,刚站稳脚,右侧有动静,接着,十几支箭急速的飞了过来插向白衣郎君。

    绿凤喊道:“小心哪,有暗器。”

    白衣郎君早注意到了这点,自自己落脚平台上,平台不规则的感觉提醒了他,定是有情况,果然,有暗箭射来,看来,此处不能呆了,于是又返回了原处说道:“此平台是软的,人只要踩上去,就等于启动了机关。”

    无己老人分析后说道:“那就不要踩踏,直接开门。”

    白衣郎君觉得可以,眼下只能这么做了。

    “那我试试。”

    白衣郎君的想法,是将门直接打碎,这样,就可以直接进去了,于是用功,双掌齐出,打向了石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