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郎君思索着,就是看不破其中的奥秘所在。

    那么,出口还需自行解答。

    看了棺木的摆设,又看了壁画,石桌,细想了羊皮卷,它们刻意的显示了什么?既然无从所示又何必多此一举放这么一张图绘。难道,是特意的迷惑,还是有所暗示指引。要说指引,就不会放这么一张羊皮卷无理头了。

    细想了好久没有答案,唯一可行的,就是从这些棺木上下手了。

    “各位前辈,出路只能寄托与它们了。”说着,指着面前的棺木。

    无己老人有所顾忌的说到:“棺木的摆设,一二上下开,属主凶,切不可轻易开之。”

    子云子一直想知道,这棺木里面躺着的是何许人也,想打开,却是被无己老人拦之,现在,有了白衣郎君的提起,迫不及待的反驳无己老人的言词说到:“你说它的摆设属主凶有何依据?”

    无己老人有些犹豫,不知当不当说,这也是一些小道消息,不过,要是按那些传言所说,应该不菲。

    说到:“实话说吧,此一说,棺木摆设属凶,不是说道听途说,而是有根有据。三年前,我的一个远方兄弟,他来到武夷山,提起他的那些盗墓往事说的是津津有味,其中包括,棺木的摆设有一定的说法。记得有一次,在郓城,就遇到了这样的摆设,当时没有管,只是点起了九柱香,三柱蜡,三拜九叩后便打开了棺木盖,上面棺木里面,躺着一个二十多岁的女人,她的打扮很是金贵,从头到脚全是金银财宝,绫罗绸缎。什么金钗头凤,金耳环,金戒指,金手镯,样样尊显高贵。而下面的两具棺木,则是两个十二三岁的少年,手持红枪。待我们取了那个女人的一切金银首饰后,准备离开时,不知什么时候,那两个男孩手握长枪拦阻了去路,就在我们想法离开时,那个女人也从棺木里站了起来,她面目清秀,不过,一脸狰狞的跳出了棺木,瞬间,青面獠牙,直袭我们。我们一起八个人,要不是他们与僵尸抱拼在一起,我也不会趁机溜走逃过一劫。我听后他的诉说,我是有些不相信,不过,他说的头头是道,又有身上被抓伤的伤痕为证,因此,我不得不信。所以,我们还是不要打开棺木了,以免有不必要的麻烦发生。”

    “听你说的这么邪乎,我真想亲身经历一次。”子云子开玩笑的说着。

    无己老人不高兴的说道:“莫要拿此事当玩笑,否则,后悔莫及。”

    “听了前辈的话语,那就是说,棺木里面有尸魔。”白衣郎君问。

    无己老人肯定的说到:“不错,绝非弄虚作假。世间万物,奇异之事无所不有啊。”

    要是这样,打开棺木就是一句空话了,可是,寻找线索出口,就必须的打开棺木,否则,便会困死在这。说道:“我们困与在此,唯一的出路便与棺木有关,要是不动棺木,恐怕,我们无法走出这里。”

    大家一时沉寂,鸦雀无声,都是在想,难道,除了开棺就没有其他办法了吗?可是,事实如此。

    无己老人说道:“为今,只能开棺了,不过,必须点起香蜡祭奠亡灵。”

    子云子:“如今,两手空空,哪有那些东西。”

    “既是这样,我建议,还是别动了。”

    “那可不行,等于自杀。”

    方丈大师说道:“看来,只有开棺了。要是遇上尸变,小心应对就是。”

    无己老人:“怎么应对?他可是死尸不怕死。”

    王秀红说道:“旁边就是熔岩,高温早就将他们尸化了,只是白骨骷髅一具,应该不会有危险的。”

    无己老人担心说道:“世事奇特,恐怕就是这高温熔岩也不能将他们尸化,怕只怕奇迹出现。”

    白衣郎君想了想各位前辈的言语,句句存在真理,只要是不打开棺木,就无法验证所说的一切。眼前,只有打开棺木,才有可能找出出口路线。说道:“我们还是打开棺木吧,即使是有尸变,相信,也会应对的。”

    绿凤问道:“怎么应对?”

    白衣郎君指指门口说道:“门口处就是高温熔岩。”

    大家明白了,清苦大师说道:“现在,只有这条应对方法了。绿凤,你要小心呀,要不,你随着我。”

    绿凤微笑的说道:“多谢大师关心,你也要小心呀。”

    白衣郎君来到上面棺木前,说道:“大家都注意安全,我要开棺了。”

    绿凤提醒说道:“小心有暗器。”

    白衣郎君嗯了一声用功将棺木盖子慢慢移开,里面冒出了一股气道,全部棺木内都是,就像开了锅的水气,不过,很凉,一会,整个山洞变的冷清起来,仿佛,炎热的夏天一下走进了冬天。

    无己老人说道:“怪不得,此处熔岩沸腾,而里面却是温热如春,原来,原理在这。”

    既是这样的,那么,里面的尸体定是完好无损,要是不发生意外,这里面的尸体可是千年尸体。不由的慢慢的接近了棺木看个究竟。

    棺木内依然是冷气沸腾,透过白雾,清晰可见里面的一切,一个绝佳漂亮的女子静躺,面孔清新怡人,无一点鬼脸有吓人之处。双手齐并放于大腿处,双腿修长,一双绣鞋脚蹬。金钗头凤,绫罗绸缎,显得十足高贵。

    这样的外观让白衣郎君想起无己老人的话语像极了,因此,在心里忐忑不安。

    大家先后看了一遍,都是赞叹,没想到,保存的这么完美,同时,一个不好的预感让大家警惕起来。

    白衣郎君知道,下面的两具棺材还是不要打开了,以防万一,确保安全,要真是如无己老人所说,岂不是害人害己。说道:“各位前辈,见了这情景,有何看法。”

    无己老人先是阻止说道:“我的意思是,还是另想办法,不是我胆小怕事,而是,为了各位的安全,我们只有小心行事。”

    子云子说道:“不打开棺木,就等于自掘坟墓,我建议,打开棺木,寻求出路。”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