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己老人不支持继续打开棺木,而子云子却是坚持打开棺木,面对这样的问题,白衣郎君极为难以分辨。打与不打,这个问题都关系着众人的生命安全,稍有差池,命夕就在瞬间。

    犹豫不决一时后,两者关系,自掘坟墓与坐以待毙,如何选择?打开还有一丝希望,不打,就是完全的等死,想此说到:“我们打开棺盖。”

    无己老人着急,说到:“白公子,你可想好了,我们的性命都在你手里捏着呢。”

    白衣郎君毫不犹豫斩钉截铁的说到:“为今,只有赌一把了。”

    子云子支持白衣郎君的选择说到:“无己老人,你莫担心,毕竟,这里不是你亲戚所说的那个地方,不要杞人忧天了。”

    “可是,所致环境一模一样,不由得让人联想。你们看,棺木的摆设,上一下二,分明是主仆关系。这样的仆人,都是甘心情愿付死,衷心赤胆,为的就是护好主人,所以,他们手持利器,极为凶恶,要是我们有违他的主人的一切利益,他们会主动攻击我们的。”

    子云子就是不信无己老人的劝说说到:“你不要再说下去了,听起来有些夸大其词,甚至危言耸听了。你这样说,人心涣散,哪有勇气再继续呢?别忘了,独孤剑还等着我们呢。这样吧,就照你所说,我把她脸旁放的金碗拿走,看有什么变化。”

    无己老人忙阻止说到:“千万别碰。”但是,为时已晚,子云子之前一直在观察棺木内的情况,说着话,已经把手伸进棺材里面,把金碗取了出来,掂量一下说到:“这金好足,此碗很重呀。”

    无己老人依然坚信他兄弟的说法绝非无中生有,说到:“快放回去,不要拿生命开玩笑。”

    子云子无所谓的不屑一顾,却是心里得意洋洋,看吧,世上之事没有你们所说的那么邪乎,别以讹传讹,无中生有,自己吓自己。说到:“无己老人,你不是说,要是动了她的东西,这两具棺材里面的尸体就会自动复活吗?看吧,一切正常。”

    无己老人没有说什么,因为,他没有见到什么异动,不过,在心里却是十分着急。

    子云子又说:“各位,你们不要让无己老人的几句话给吓傻了,世间就没有什么妖魔鬼怪,都是人吓人的把戏。虽是皇宫有那么一阵子盛传鬼怪之事,但我们没有一个人亲眼目睹的,所以,不去理会自然万无一失大吉大利的。”

    方丈大师对于鬼怪之说深信不疑,因为,自己盛信菩萨,虽是传言,宁可信其有,毕竟无风不起浪。说到:“子云子施主,不管是传言,还是道听途说,总之,我们得小心行事,绝不可麻痹大意。”

    子云子说到:“方丈大师是信佛的,自然,对鬼怪之说深信不疑,这能理解,但是,我已经动了她的东西,没有任何反应,这不,好好的嘛,不要听几句闲言碎语就没了底线。”

    无己老人哑口无言无言以对,不知说什么才能让他信服,但自己绝对相信。

    绿凤扶着华玲玉躲在了一旁,听着众人议论,注视着白衣郎君,真要是有什么发生,第一时间好出手帮忙与他。

    白衣郎君看了大家一眼说到:“不管发生什么,我们都会齐心协力活着离开的。”

    看来,他是主意一定,决定开棺了,还不等白衣郎君用功取盖,两具棺木同时,白雾从盖子缝隙吐出,接着,盖子冲天而起,在空中旋转飞舞一阵后,像一颗飞箭稳落在地,正好立在绿凤和华玲玉面前一动不动。

    面前忽有一东西,总觉不是滋味,绿凤便动手想将棺木盖放倒却是不能,盖子一头倒栽在地,就似千斤巨石难以撼动,无奈,只好扶着华玲玉移开位置,继续看着眼前的变化。

    此举,无疑应验了无己老人所说,果然是尸变。

    大家齐聚一处,静候棺木里面的下一步发展,是不是,如无己老人所说,两个仆人手持利器来袭?

    他们屏住呼吸静观其变。

    随着白雾大起,棺木内有骨骼活动的声音咯吱咯吱发响,接着,两个身着灰色服饰的东晋士兵坐起,然后像被绳子拉起,身体丝毫没有打弯站了起来,手握长枪,东张西望一阵后,一下跃出了棺木,向大家走来。

    看他们面相,只有二十多岁,那么,行动定是敏捷不渝,要对付他们,定是全力以赴。

    白衣郎君随即用功,双拳打了出去,想将他们打飞。

    而对方,却是双枪瞬间出击,正好对准了双拳力道。

    接触到对方内力时,大吃一惊,如此厉害。

    原本以为,自己的力量足以打的尸变尸骨无存,没想到,他们的力道这么厉害,让自己无法阻挡,步步后退,好似面前是道墙,轻而易举的被尸变压制,无能为力。

    其他人想助白衣郎君一臂之力,由于内力自损心有余而力不足无所出手。

    绿凤见之,毫不犹豫的出手了,但她知道,凭借自己的内力与白衣郎君联手,未必是尸变的对手,因为,他们就像是两座山而不是两个人。

    人说,人死如山,一点不假,就是这个道理。

    既是助力不能,就得拔剑相助了,希望,这样能解白衣郎君之危机。

    想此,挥剑劈了过去。

    尸变一味地应对白衣郎君,对其他的攻击不屑一顾。剑气凛威,若是击中定当尸变粉身碎骨,可是,被一道蓝气阻止了,剑气被定格在空中,也就是两个尸变的头顶。

    蓝气力气很大,几乎不能将它抗衡,好在乌金剑有自助灵气,因此,蓝气再是无懈可击,也不能轻易打垮乌金剑。

    众人见到一团蓝气从上面的棺木中冒出都是惊讶,因为,里面的尸变已经出动了,那么,危险急袭,看来,到了危险时刻。既是这样,大家也是无能为力一筹莫展,只能是待定,时机已到殊死一搏。

    蓝气依旧,棺木内瞬时有了动静,接着,一张美人脸慢慢浮出棺木,越来越高,直至站立。脸色红晕,气色顺畅,给人一眼极为舒服的印象,但霎时变的煞白,没有血气,再度青面獠牙,凶狠之际,停留在半空中似飞人。

    如此尸变,让大家大饱眼福,同时,也感觉到四面楚歌危机四伏。

    就两个小的尸变便让人极为难以应付,这会再来个飞檐走壁的主,定是在劫难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