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尸魔脚落棺木底,尸魔突然怒吼一声,那声音嚎叫长鸣,震耳欲聋,这道声音对白衣郎君和绿凤倒是没有太大的威胁,但是对内力受伤的其他人简直是要命,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狮子吼吗?想想她的武功与自己对决,与自己媲美,真可以把她誉为武林大师,既是武林大师,那么,王权富贵就与她无关联了,由此,她也是守墓人先锋官罢了,并无富贵之身,可是,她全身上下金银财宝,绫罗绸缎又怎么解释。

    绿凤与尸魔抗衡,虽是有了尸魔的移动,对自己减轻了一丝威胁,但是,这种好的现象只是暂时,这一点,自己非常清楚,希望白衣郎君尽快有办法制服尸魔,但见白衣郎君有所犹豫,不知思索什么,说道:“白大哥,你在想什么?”

    有了绿凤的知唤,白衣郎君才知道现在不是想这些问题的时候,是如何取出银针。原本打算,几剑下去,应该能将银针打出,可是,自己的判断又出现了错误,现在,只能是将错就错,一味地进行下去方才有好的结局。

    声音嘶吼不断,震的周边岩石墙壁上的灰尘直落。

    无己老人用手捂住耳朵,减轻刺耳的声量,以免脑袋瓜受损。

    其余人的举动相近,一一照做,可是,华玲玉的情况就糟了,虽是拼尽全力,但无力抵挡,顿时一口鲜血喷出口,失去了知觉。

    无己老人忙扯破衣服,将华玲玉的头颅缠绕,这样,便会延缓危机侵体,生命得而暂不受毙命。

    白衣郎君又是一连几剑,但是,结果依旧,由于尸魔脚落地,因此,他再没有往下沉,而是一具铁骨铮铮,任由再大攻击也是不能将它打压,不过,有一点让人可喜,就是尸魔的声质差了下来,原本无坚不摧,震耳脑碎的狮子吼就此不再威胁各位的安危了,甚至渐渐消失不见了。

    相反,她的蓝色力道越发厉害,致使绿凤无能为力,虽有乌金剑解去一切毒质,但自己的内力有限,几乎就被尸魔一招致命。

    看着绿凤难以招架,自己也是心急如焚,虽是竭尽全力,但是自己的每一招就是不能手刃尸魔,因此觉得,再这样继续定是徒劳无功,还害了绿凤。

    怎么办?

    灵机一动,既是劈之无益,那就横扫直取头颅,就不信,她的脖颈也是铁打的。

    瞬间,一剑扫了过去,原以为尸魔会躲避,可是,尸魔没有灵慧不躲避,这让白衣郎君相当满意,这样,你的头颅不掉才怪。果然,头颅掉了,滚滚在地来到无己老人一伙面前,瞬间,成了一个骷髅,头上的装饰洒落一地,真金白银,闪闪发光,但就是没有什么银针出现。寻找了半会,不见踪影。

    着急问道:“各位前辈,你们看到银针没有。”

    大家目睹了一会回答没有。

    子云子拿起面前的一支耳环说道:“好家伙,真沉,这她们挂上也能受得了。”

    无己老人说道:“习惯成自然,没什么置疑的。”

    王秀红扶起华玲玉,掐了人中穴,待她醒后,然后号了脉,一切都属正常。

    方丈大师问,情况如何?

    王秀红说没事。

    脖颈虽是被斩断,头颅也是掉了,但是她的威力还是继续,力道强劲丝毫未减。

    这又如何应对?

    白衣郎君再度问自己。

    难不成将她碎尸万段才能结束这一切吗?要是如此,还真是麻烦,不过,看现在情形必须如此。但是看到她手中的蓝色的珍珠有了考虑,要是将她珍珠躲下,一定不会再有蓝色力道发出,想此,既是碎尸,那就先斩其手臂夺了珍珠以绝后患。一剑飞驰而去,剑气霸横,必是如愿以偿,要是击中,拦腰斩断,尸魔立刻成为两截,可是,尸魔很灵活的向后一躺躲开了攻击,原本右手没有什么武器在手,瞬间,右手抬起,一张弓弩即现,而且是箭在弦上截然待发。

    弓弩成黑绿色,剑支也是如此,看来,得即刻躲避开来,不然,定被袭击。还不等转眼瞬间,那支箭不再是木箭,而是一只趴在弓弩之上的黑绿蛇虫,还来不及分析这是什么原因,那条黑绿蛇虫已经冲向了自己。情急之下,挥剑劈之,只有如此,才能抗衡一切不良后果发生。原本可以躲开,但是不能这样做,要是如此,无疑,危险重现大家面前,大家要是危机了,自己定是无地自容,更不能苟且偷生,此力斩威胁。蛇虫活灵活现吐着芯子蜿蜒而来,白衣郎君瞅准后,稳稳地劈在了蛇头,瞬间,蛇掉地,成两截,不过,它还在移动,强弩之末,为的就是攻击到任何目标。

    见此情况,提醒大家说道:“各位前辈,你们小心,那东西附有灵魂。”

    这样说,就是这东西应该是不死不灭的那种了,照这样分析,岂不是危机四伏。无己老人觉得这家伙太可怕,得想个法子,不然,必是祸端。看了看周围,别无趁手东西可用,忽看到火盆,一计上心头。起身后,想拿下火盆,利用火烧死它,但是火盆位置居高,足有二十尺,如何能做到,无奈,看着地上的东西跳跃攻击自己。

    白衣郎君想将它剁碎,但是又不能这样做,每剁一截就多一份危险。见到它们身体里流出液体,在地上冒泡,分析是剧毒。

    看了无己老人的举动提醒了自己,于是跃上墙壁拿下一个火盆,借着火盆里面的尸油浇在了毒虫身上,眨眼间,大火燃起,毒虫被即刻化为乌有。同时,尸魔再度的大吼一声,这一声,让在场的每一位惊讶不已,头颅一掉,如何发声?都在寻找答案时,攻击绿凤的那道蓝色之气减弱了,绿凤借机躲开了攻击,与大家站到了一起。

    其实,蓝色力道就被尸魔收回,可是它的动作开始了疯狂,虽是头颅一掉,可是,身体其它部件全在。

    这样的动作说明,它有新一轮攻击了,是什么,大家都是屏气静候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