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尸魔大发雷霆疯狂起来,众人注视着每一个细节,从中找到破绽。

    现在为止,还没有看到银针在何处,白衣郎君不得其解,继续观察。

    再想声音的来源,更是奇上加奇。

    人体声音来源,除了口出,还有一种可能,就是从腹部发出,看来,就是如此了。

    子云子看了一眼面前的骷髅恨之,说道:“死妖婆,踢死你。”踢了一脚,没踢多远。

    其余的人都注视着尸魔的变化,没有注意骷髅的动向,只有华玲玉无力抬起头,眼神只好看着地上,无意间,见到骷髅滚了过去又滚了回来,直向子云子,心想不好,子云子危亦,可是,叫不出声音,只好用手拉拉王秀红的衣袖,让他提醒子云子,王秀红得到感觉,低头问之怎么了,华玲玉着急,只是用手指指地上。王秀红见到骷髅攻向子云子,已是为时已晚,本能的叫到,子云子,危险。

    听到声音,感觉到自己的脚被什么东西咬住了,相当疼,低头一看是被自己踢走的骷髅咬住了,大叫:“妈呀,这东西会咬人。”

    王秀红急忙跑了过去,拿起一块掉地上拳头般大的岩石,准备砸向骷髅,举起手,从上往下想将骷髅粉碎,就在按自己意思办时,子云子忙叫到:“请你住手啊。”

    这样做,只能是助纣为虐,加速骷髅的牙齿整个插入自己的脚面,那样,岂不真的被咬了。原本只是鞋面穿透,碰到肌肉而已,要是王秀红这一举动行来,定是它的那一排牙齿各个刺入脚骨,故叫停。

    王秀红有些不明白子云子的意思问:“这是为何?”

    子云子难看的微笑一下说道:“你这样做不行的,只能加速切断我的脚。”

    有了提醒,王秀红明白了,也是,的确如此。

    “看我,都急糊涂了。但是,怎么才能将它拿开呢。”

    两人注视着骷髅没有办法可想。其余人都注视着尸魔的一举一动,没有看到骷髅的作响。有心将它搬开,可是,感觉身体渐渐无力可施,就连刚才拿起的那块岩石,都是尽力而为。要想拿开骷髅,必须的有白衣郎君才可。王秀红想大声叫喊要白衣郎君帮忙,但一想,这样会招致尸魔的注意,便轻轻拉动白衣郎君的衣角,示意骷髅之事。白衣郎君见之,当机立断挥剑,直刺脑壳中央,也就是上下颚之间,剑气雄伟,不待剑身到,骷髅已是粉碎不翼而飞化为乌有。子云子此刻才松了一口气,感叹说道:“乌金剑就是牛。”

    有了刚才的动作,尸魔有了反应,随着骷髅灭亡,她的腹音更加强烈,似要鼓破腹部,然后,跳出了棺木,蓝光威力加强,刺向众人。

    白衣郎君和绿凤双剑联手出击,剑气恢弘,直扫蓝光。两者接触,如浪打浪,威力惊人,待一股剑波迭起又消失后,剩下的只有乌金剑剑气,而尸魔手中的蓝色珍珠已是消失不见,看来,它的制胜宝贝已毁。又见她使用右手弓弩,霎间,乌金剑不约而同的攻击,也被粉碎了,大快人心。这样,尸魔就算是彻底失去了战斗力,胜利在望。接下来,便是一鼓作气,将她身体粉碎便万事大吉,于是挥剑劈之。但是,连劈几剑没有任何反应,这如何是好?

    绿凤问道:“现在怎么办?她似铜头铁臂。”

    之前想好的应对之策,看来,现在是该用的时候了。

    白衣郎君信心满满的说道:“把它引导至门口。”

    绿凤清楚了:“这么做。”

    “她现在已是强弩之末,对乌金剑强大的力量毫无抵抗,所以,我们就将她赶到门口,让熔岩对付她。”

    说着,剑指尸魔,用劲推动尸魔身体,硬是将她赶到了门口。或许是热的原因,尸魔开始了挣扎,但是,她已不能改变现况,因为,无能为力了,最后,掉进了熔岩,化为灰烬了。

    见此结局,大家算是真正的松了一口气,一场危机,在艰难中排除了。

    无己老人说道:“你们说说,这个尸魔为什么就是金刚不坏之身,很难的呀,为什么?谁能有答案。”

    众人都是不解,更无科学依据,都是摇摇头无所得知,但是,他们的目光齐聚白衣郎君,希望,他能给出答案。

    对这个问题,白衣郎君也是一头雾水,但对银针分析,最大的可能,就是与它有关,除此,别无解释。想此上前捡起银针说道:“也许是它的缘故。”

    大家更是迷糊,方丈大师说道:“小小银针,竟能让一具尸体千年不坏,真是奇迹。”

    子云子“可不是嘛,如此的妖法令人瞠目结舌,大赞呀,智慧。哎,他们是怎么做到的,太奇了。”

    清苦大师说道:“对了,还有一事叶欠一个解释。”

    绿凤问道:“什么问题?”

    “你们连续砍她身体的每一处固若金汤,可是单单,脖颈处很是脆弱,这有点奇。”

    白衣郎君想了一时,没法解释,或许,真与银针有关,但是,无凭无据难以有说服力,罢了,不去议。看看大家,虽是站立,但各个疲惫样子,精神涣散,看来,中毒着实深了。

    说道:“各位,你们身体还好吧。”

    王秀红说道:“还可以,只是觉得身体好无力。”

    “毒圣前辈,你的解毒丹还有没有了,要不再吃几颗。”

    提起解毒丹,王秀红又从衣袖取出好几颗,看了一下说道:“正好多余两个。”说着分了毒丹。分给绿凤时,绿凤没有要,说道:“前辈,我没事的。”

    想起刚才的一幕,她应该万无一失,不然,就不会依然出手帮忙了。“也是。”但是,对她的反应感兴趣:“怎么,你也是百毒不侵吗?”

    “前辈见笑了,我也是不得其解。”

    白衣郎君解释说道:“那是因为乌金剑。”

    此刻,王秀红恍然大悟,此剑不仅有医治功效还有解毒功能,真是神奇,灵物也。“但不知,对其他人可否有功效。”

    无己老人最了解它的功能了说道:“此剑灵力超空,唯有主人,才可得到它的帮助。”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