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么神奇?”华玲玉低声问。

    “是的,要不是如此,江湖人士都不会闲置家中,不闻不问,因为他们知道,得到此剑,与自己无缘,等于废铁。既是传言得此剑者得天下,却是没有一个人为它流血牺牲,因为不值。”

    有了解释,华玲玉心中的一个心结算是得到答案了了,其实在她心里,听到乌金剑横空出世,又闻此剑威力无比,故一心想得到此剑,这样,埋在心底里多年的仇怨就可以瞬间爆发,手刃仇家,可是,没有机会。得知灵剣现世便四处打探,虽是蛛丝马迹有过,但又无头绪的断开,让自己无奈放弃,直至白衣郎君的出现才见真章。虽是见识了它的真迹,也是目睹而已,想过得到乌金剑的意图,但是又不忍心为之,毕竟,他是王秀红认识的人,故打消了此念头。今日,见到两把乌金剑,让自己大开眼界更是吃惊不小,原来,它们都有自己的宿命,有缘者得之。曾经,便是痴心妄想。幸好没有下手,否则,不可原谅自己。

    见华玲玉深思,绿凤也不好直接问,便扶起华玲玉问道:“大师,你的身体没事吧,看你这么低沉。”

    “我没事的,你可放心。”

    华玲玉的解释让大家吃了定心丸不再忧愁。

    无己老人说道:“如今,尸魔已除,该是寻找线索的时候了。”

    子云子接言说到:“对对对,白公子,你说过,线索可在这棺木内。”

    白衣郎君从不否认这一点说到:“不错。”说着走到棺木跟前,开始细细打探。

    此棺木属上面一字形,也就是大尸魔所呆之处。

    里面除了身下被褥别无其它,棺木内也无精置机关,典型的空空如也。又看了其余两具棺木内也是如此,说明,线索不在其中,可是,外面也没线索,难道,真是绝路一条吗?不会的,定是有出路。

    子云子说到:“这就奇怪了,该移的,不该移的都动了,就是一无所获,看来,真是绝路于此了。要是如此,唯有出去一拼,绝不坐以待毙。”

    无己老人安慰大家说到:“稍安勿躁,既是图绘所示,还有两处墓室,相信,定会有通口所在,大家不要泄气一起加把劲定会有所蛛丝马迹显出。”

    说着话,他已经是用了全身之力,浑身乏术,虽是立着身躯已是有气无力。其实,大家都是如此症状。

    白衣郎君从他们发出的声音判断,分析他们的身体健康已是到了极限,毒气让他们无力而为了,接下来,全靠自己。看着周围,没有什么发现,几乎绝望。忽想起子云子之言有了提示。看了棺木,想将它移走但是挪不动,难不成固定于此了,又动了其它棺木也如此,既如此只有将它破碎。瞬间挥剑一力而下,三具棺木破碎后,一个圆形洞口即现地上,位置是上面棺木原有的位置,洞口有一尺大小。而另两具棺木下面没有洞口,只是一个圈,圈中有一个突出画面,呈圆形,也是一尺见方。有了洞口,可以说希望降临。那么,这个地上之图是什么?就在大家好奇之时,从里面爬出来一只臭虫,不过,和大家以往见过的颜色有区别,它是黑绿色。它探探眼前,嗅嗅空气,然后回去了。

    子云子说到:“瞧那东西,颜色好奇特。”

    无己老人:“是呀,这里的东西都很奇特。”

    看了它的颜色,王秀红分析定是有毒提醒大家说到:“千万别碰它,小心有毒。”

    此时的子云子,已是在洞口,听到王秀红的提醒即刻转身,心里惧怕。说道:“妈呀,真邪乎。”

    就在他转身瞬间,从洞口里面飞出几只臭虫,直升直降酷似空中雄鹰任意妄为,想落在子云子头上。

    白衣郎君眼急手快,挥剑挡去了飞虫,借势一把将子云子拉了过来。还不等子云子弄明白,一群飞虫相继而出,似马蜂,整窝出击。霎时,飞虫布满整个山洞,形成一条长队,就像拧成的绳子,黑压压的攻击大家而来。

    面对这群东西,想使力对付,也是不能,只有尽量的避开。

    白衣郎君叫到:“各位,我们聚到一起,准备与它周璇,方为上策。”

    无己老人说道:“怎么周璇,华玲玉不能动了,另外,我们也是有气无力的。”

    是呀,他们都是内力有损,就算能动也是迟缓,飞虫速度众所周知,怎么能与它们比拼。想着,难道,就坐以待毙吗?决不可,一定有办法解决的,可眼下无计可施。眼睁睁看着飞虫击来,却是束手无策,只能挥剑拼之。

    绿凤也参战,乌金剑再一次的联合,剑气气势夺目,让飞虫尽是粉碎夭折,但也不能全部的斩尽杀绝,必有漏网之鱼。几个飞虫落在白衣郎君的手臂上,就像被蜜蜂噬了一下,猛地疼痛一下,接着忽然感觉晕厥昏沉,不过,此感觉就是瞬间,并没有持续。即刻想到,此东西毒气深重,见血封喉,要是别人被噬定是当场毙命,这么严重的结局,让自己十分担心,如何是好?

    大家都是小心的躲避,但是时间长了,定会有疏漏,因此,此地不可久留,可是,外有独孤剑一会。前进无门,退有追兵,看来,只能绝处逢生了,但是,也得存在这样的条件才行。

    一边挥剑阻止飞虫侵犯,一边寻找可疑目标,最后,目标锁定在地上那幅圆形图案了。有心研究但心有余而力不足,只好寻求他人叫到:“无己老人,你们仔细看看那地上的画是什么。”

    还不等无己老人靠近那幅画,脚下被一块岩石直直的绊倒在地,手臂正好按在地上的那幅画上,瞬间,感觉脚底下在动,接着,一道口子大开,无己老人正好在是口子开的地方便无条件的掉了下去。

    子云子想拉着无己老人的脚环,但是够不着手只好放弃,忙起身瞧下面,还好,是个斜坡,心喜说道:“下面有出口,我们下去吧。”说着跳了进去。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