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到如此险境,陈将军害怕至极,他的腿不由自主的哆嗦起来。(书=-屋*0小-}说-+网)

    义泉见之鼓励陈将军说到:“此路看起艰难险阻,实际安全无疑。陈将军不必过多顾虑,请。”

    陈将军半信半疑看了义泉一眼没说什么,战战兢兢的迈出了试探性的一步,待无发生任何突发情况时,那份担心才有所收敛,正式的大步阔前。走到路断处,停止脚步说到:“现在怎么办?”

    义泉看了距离,也就三步远,应该不会为难到谁,说到:“自然是跨步过去了,这样的距离,应该不会对您产生威胁。”

    陈将军自然不会让它难倒,而是觉得它的断裂实属蹊跷,会不会有异常。问的意思并非义泉所答。

    说到:“当然不是问题,你不觉的它的断裂存有问题吗?”

    笑面虎不耐烦的走上前说到:“这有什么蹊跷,你担心,那好,我来越过就是了。”

    说着话,丛身跳到对面平台上,但是没有站稳,脚下软绵绵的,好似棉花。刚要开口说话,就听右面岩石有动静,还来不及摸清是什么情况,一阵狂箭纷涌而至,情急之下只好跃进了门内。门内灯火通明,里面的情况十分通彻一目了然,很显然,乱七八糟的,看来,是经过生死缠斗过的,不然,不会乱糟糟的。再看棺木粉碎满地都是,定是破坏了原有的摆设,是什么让他们如此?笑面虎大体了解了一下,不知答案。见无其它可疑之处放心的叫喊到:“大家进来吧,安全。”

    众人再没有跃至平台而是直接进了门内,里面的情况大家一目了然。

    陈将军说到:“乖乖,他们斗的好厉害,看,白骨满地。”

    独孤剑没有说话,而是联想,他们如何斗起,看场地,分明是将棺木粉碎然后将尸体乱抛,真是一伙没有人伦道德的家伙,连死人都不得安稳,可恶。

    想着此问题,觉得事有蹊跷,无缘无故翻弄棺材为何?莫不是他们也知宝藏秘密?

    想此觉得大事不妙,如若此处便是宝藏的入口,他们岂不是捷足先登。急急的说道:“快速的找到路口,决不能让他们找到宝藏。”

    大家疑惑,何出此言,不过细想,果真如此,看来,宝藏秘密已经外泄。

    陈将军说道:“既是这样,决不能让他们活着走出山洞。”

    义泉接言说道:“那是自然,既是他们不知宝藏秘密,他们也别想平安离开。”

    黑虎使者一直注视着地上的洞口,猜疑,它可能就是路口。刚要说话,忽见几只臭虫临空而起,像是观察环境一般,在众人头顶绕了几圈后落入了洞内。

    大家都是好奇,这是什么意思,总不会是怪兽级别吧。

    独孤剑担心白衣郎君一伙寻到宝藏心急如焚的说道:“我们快进这长条口,不去理它了。”

    说着话已经到了洞口,此刻,臭虫大群的出来,密密麻麻的,飞至在空中做好姿势整装待发。

    独孤剑见此情况,明白,这群东西定是有毒,切不可让他么接近身躯,大叫:“快进这口里,或许,这口里能让它们望而却步。”

    有了独孤剑的提醒,瞬间,趁着臭虫整形时刻,眨眼间跳进了口子里面。

    进了口子,里面高温再现,热的他们汗流浃背,满脸汗水如注掉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