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子下面是斜坡,白衣郎君顺着道一直下去了。由于温度高极,飞虫无法再追,只好返回了老巢。

    经过一阵高温后,又是一阵冷气接替,后又是冷热结合成了温性空气,此刻,随着斜坡落地了,一下掉在了地上,几个人相继赶来,落到了一起,不过无伤害挺安全。众人起身扫了一眼,面前很亮。原以为黑漆漆一片,没想到亮光四射,如灯火通明。

    亮光不是耀眼,心里寻思着,是什么东西照亮了此处。

    抬起头寻找答案,面前的景象让人惊讶,几乎尖叫。

    原来,一个个泥人泥马整齐有序,姿态各异。

    有拿刀的,有挥枪的,长杆战斧左手边立起,好个威风。

    这是什么?

    大家无不惊叹。

    子云子上前走去,想摸摸这些泥人。白衣郎君知道,此处绝不会平安无事定是机关重重,因此,不可轻易有动作,否则,后果难料。

    说到:“子云子大师,不可。”

    “为什么?一些泥人而已。”子云子不赞同的说着。

    “毕竟,是在墓葬里面,你也知道上面,机关重重。”

    虽是觉得不必如此,还是勉强的点点头,因为,这里毕竟是墓葬。说到:“是我大意了。”

    看着眼前的一幕,匪夷所思,但是,不能停止不前。

    子云子东瞅西瞅发现左边有一条道指着说到:“那里有路,我们过去。”

    在大家眼里,危险重重,艰难险阻,但不能让困难打倒,大家小心翼翼的步步为营向前行驶。

    走了二十几步,就听身后有声音,看来,是有人下来了,细想答案,应该就是独孤剑一伙。他们起身,一眼就见白衣郎君一伙,笑面虎叫到:“宫主,他们在那。”

    “我看到了,别叫。”

    这些家伙来的真快,不过现在不是议论谁来与不来的问题,而是提醒他们,要想活命就的把嘴闭上,以免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白衣郎君说到:“此处极其怪异,切不可大声喧哗。要想一切平安,还是保持安静。”

    话听起来很舒服,但道不同不相为谋。笑面虎说到:“我就叫了,看它会有事。”然后大叫起来。

    尹馨刀客,长枪鲁一手,也随之狂叫,那道声音要是在外面,定是喊破喉咙无人听到,但在此处,绝对的惊天动地。

    一阵狂叫后,没有任何反应,笑面虎得意的说到:“别拿它来作挡箭牌,想溜,想都别想。”

    白衣郎君对这样的家伙真是无奈,淡淡的说到:“随你怎么想,我这样做,无非,是不想白白丢了性命。但是,我说此话不是说给你听的,自作多情。”

    “你,,,,,”

    “够了。”独孤剑严厉呵斥说到:“此处凶险,他说的并非多余。”

    笑面虎满腔怒气但无法撒出,就这样憋了回去。

    他的身后就是尹馨刀客长枪鲁一手,还有逍遥一郎。

    其他人的举动,属于一个人的正常反应,同在一个战壕,自然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好朋友,就是起哄两肋插刀,但这些话定论与他们而言,实则太给面子了。逍遥一郎在心里嘀咕着,从未与他们没有一起战斗过,相反,对他们的言行举止特别看不惯,只好适而避之。

    看到眼前的雕塑不由一惊,心问:这是何物?太完美了。真想过去抚摸它们,此刻,一种危险气息已经来领,有声响,但不明。

    是什么响动,众人不知,在心里,一阵惊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