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桌随着吸血鬼花的毁灭发生了变化,颜色有变,灰暗色变化成了黑绿色,接着,一道黑绿色强光直击地上四根雕塑图案的其中一道,得到绿光的点缀,瞬间,地上的四道雕刻装饰,便有了活跃气息。只见它们原有的岩石灰暗颜色,变化成了黑绿色,接连坟墓,哧哧哧的声音发出,让大家好生警觉。

    忽然,一道黑绿色的光线从坟头上面凸出的一个圆形球状直射天空,洞顶上面,原本什么都没有,在黑绿光射定时,渐渐地,岩石般颜色褪去了,出现了一个圆形明亮的东西,如镜子,直径约有三尺。

    出现就出现呗,还发出声响,让人不解,迷惑。

    白衣郎君心里想着这东西怪异,神出鬼没,定是蹊跷,名堂不小,还需细细观察。

    镜子的颜色越来越深,原本黑绿色变得明亮照人,那光开始散开四射起来,射到地上每一处,即刻冰冻起来。

    众人这时才焕然大悟,原以为,是道天然的照明灯火,没想到,是射杀自己的暗置机关。

    被光射过的地方,瞬间封存,如一个冰球。

    白衣郎君让大家小心,即刻退到了斜坡场地。

    无己老人说到:“没想到,此处机关连连,甚是危险。白公子,找找,看附近有没有破解机关的暗扭。”

    大家一起找寻,只不过大家的行动迟缓不是灵便,看来,他们身子里的毒越来越不能控制了。如若不能尽快找到出口,定是在劫难逃。看了独孤剑一伙,他们却是安然无恙,难不成,他们有解药?不错,定是有。即是有,就的想法套取,他们不会好心把解药给予我们呢,这种构思,想都别想。可是,这是唯一的出路,就算是哀求低三下七也得做,只要能把解药搞到手,值。

    说到:“独孤宫主很精神嘛,瞧你的人,各个生龙活虎的。”

    独孤剑不知白衣郎君的用意何为,总之不是善意的接近,定是有事。“那是当然了,我们一向都如此,怎么,你挺好奇?”

    “当然了,明人不说暗话。在进山洞口,毒物弥漫,难道,这一点你们不知吗?”

    “笑话,那么大的毒物障碍,只要是生灵都会知觉的。”说着话,明白了。原来,他们中毒了,如此,收拾他们定是易如反掌。在心里,暗暗发喜。“莫不是你们已经身中剧毒了?”

    独孤剑绝顶聪明,想瞒根本不可能,但,绝不能就此承认。白衣郎君表现的十分领静,虽是打算着利用一切手段要得解药,现在改变了主意,智者见智,绝不让独孤剑要挟。

    “怎么会呢,有名满江湖的华佗在世,还怕区区毒障?独孤宫主,你也太会说笑了。”

    “既是如此,何必要提呢,这不得不让人联想。”

    “看来,独孤宫主的设想真丰富,佩服呀,对了,你们是如何过来的,瞧你们,各个威武不屈,精神高涨的。”

    “这你就管不着了,总之,就是不告诉你。”尹馨刀客说。

    长枪鲁一手哎一声说:“告诉他也无妨,他没有解药。”说着话,想起一事,原来,这家伙是在打探我们有没有解药,看来,他们已经中毒了。宫主就是聪明。想从我们这得到解药,真是天方夜谭,门都没有。“你省省力气吧,不错,我们就是有解药,但不会给你。”

    白衣郎君笑了,说到:“谁稀罕你们的解药?实话说吧,我是担心你们才这样说的。”

    “哼,黄鼠狼给鸡拜年不安好心呀。明确告诉你,我们不会上当的。”长枪鲁一手得意的说着。

    白衣郎君无所谓的再无言语搭牵,不去理他,跟他说话,就像和死人摔跤,简直是浪费感情,真是话不投机惹人烦。可是就这样僵持着,大家的身体可不能坚持。

    怎么办?

    难不成就像自己初设的目标行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