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达到目的,就得做到有模有样,才使对方不备,来个突然袭击,便会人不知鬼不觉,抢到想要的东西。有了预谋,两人惺惺作态的伙同独孤剑一起大战蛇虫。

    蛇虫很多,不是想象中的那样,灭一个就是一个,而是灭一个添一个,匪夷所思,不得其解。

    参加灭虫行动的人员都是大眼瞪小眼,大吃一惊,迷惑不解,这是什么东西,怎有这样的,不合情理。

    此时此景,不能松懈,必须加紧消灭,不然,待它们数量上去之时,就是毁灭我们的时刻。白衣郎君相当清楚这个道理,不知他人是否也体量到这一点?不过这样下去,不让蛇虫吃掉也得活活累死,必须想法,不然,在劫难逃。什么法子,才是最佳,一边打拼,一边在脑海里琢磨着。

    独孤剑已是有些不耐烦了,也许,此刻需要同心协力才能有办法解决眼前的燃眉之急,也许,自己的属下和所谓的合作者在自己看来都是庸才,所以,眼光看向了白衣郎君,既是这样做,有失脸面,但总比丢了性命强个百倍,没主见的问道:“白公子,这样不是办法呀,不知你有没有法子,结束这一切。”

    白衣郎君琢磨了很久,没有什么法子可想,说道:“这样的害虫一波接一波,如幻影般突如其来,真的是无计可施,不过有一点,我们都知道,要想彻底毁灭它们,就必须把它们的老巢干掉。”

    不错,的确如此,但是,谈何容易,此话等于没说。独孤剑沉默了,看来,真的是到了绝地。

    “它们的老巢谁也没见过,深不可测,只看这外壳,里面定是很大。”

    独孤剑此话,让自己有不同意见,外面虽是大,里面未必,要说深,可能。

    “我倒有不同说法。”

    “愿闻其详,说来听听。”

    “它的外壳越大,说明内部极小,很有可能是个直上直下的通道。”

    独孤剑思索后觉的有理,就是这样的分析确性,又能怎么样,总之,一样不能将它们一网打尽。

    “如你所说,它们的老巢如此,我们依然拿它没办法。”

    白衣郎君点点头,赞成此说法,不过在脑海里,依然没有停止过思考。

    义泉注视着白衣郎君很久了,就是没有机会出手,但是此时,趁机夺得乌金剑真的没有把握,弄不好,自己的计策还被暴露,到时,前功尽弃。

    可是公孙雯心急火燎,就是不愿意多待时刻,一味地催促义泉要他动手,但义泉知道,此时不易动手。自己虽是有斩妖除魔的样子,实则在盯着白衣郎君的一举一动。

    蛇虫出没一波一波的,都源自那个圆形东西里面,只要将它解决,危险就会停止,可是,怎么样做,才能达到这个效果?人进去定是石投大海有去无回,要是有个东西会燃会爆那该多好,把它扔进去,万事就会一切大吉。

    是什么样的东西才会是这样?

    忽然,想到独孤剑利用炸药包开山启路那一刻,原来,这东西天生就是这里用的。想此说到:“独孤宫主,你们的炸药包还有没有了?”

    独孤剑不解的问:“那东西带起不方便定是没有,不过,陈将军那,就说不定了。”

    要是此东西笨拙不易携带,肯定不会有的,看来,自己的构想要落空了,于是再没有去追问。

    在一旁的陈将军则是听的清楚他们的对话,不错,那东西是笨拙不好带,但是有小的呀,幸好携带了三个。

    说到:“不知你要此东西何用呀?”

    白衣郎君质疑的说到:“莫非你有此东西?”

    “不瞒你说,那东西有大有小,大的呀,自然是不易携带,小的,则可以。”

    白衣郎君立刻惊喜的说到:“快拿出来,有用。”

    陈将军也不顾及所用之处,但是明白,定是用于炸毁这些蛇虫蚂蚁。

    从前襟取出三包小的炸药包,给了白衣郎君一包。看看此东西只有手掌大小,圆包,上面还带一截火线,很结实。这么小,不知威力如何,要是单一去炸,定是不能把它怎么样,因为,它可是石物,只能一起丢进去才有可能燃爆它。“把它都给我,怎么点燃它?”

    “用打火石。”

    说着话,拿出了打火石,嚓嚓嚓几下,火星爆出,点燃了火线,待快燃完时刻一下扔了进去。

    在心里是多么希望能把它炸的粉碎,成功与否在此一局。

    只听轰然一声响,里面冒出了碎石满天飞,但不知,预期的目标达到没有。

    不管成功与否,手里斩灭蛇虫丝毫不能松懈,杀一个是一个,万一计划失败,就不会让它们搞得措手不及。

    要真是不成功,还的另寻高招,活人不会让尿憋死的。

    随着炸药包爆裂的声音响起,蛇虫渐渐少了下来,它的后方也不再增援。

    看着少了的蛇虫,都明白,它的老巢被粉碎了。

    白衣郎君更加自豪,心中美滋滋的,看了绿凤,绿凤为她高兴。又看了公孙雯,原本以为在这个时候,她的态度应该有所收敛,可是恰恰相反,敌视的态度越发升级。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