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金剑是白大哥的命根子,绝不能让义泉目的得逞,即刻放下白衣郎君,迅速挥剑而上,一道剑气横空出现,劈向义泉的头颅。

    只有如此,才能让他住手。

    义泉哈哈大笑,举着乌金剑面对独孤剑一伙,对绿凤的行动丝毫不知。

    在一旁的公孙雯则是看到了,随即一掌袭来,绿凤无奈的躲过。原本自己的设想就这样被阻止了,不甘心,随即想到,只要有动静,义泉就不会继续,于是与公孙雯大打出手。

    公孙雯出手毒辣,绿凤的凤凰剑法也是出神入化,两者都是高水平武技,相生相克般持之以恒。

    绿魔大法功虽是毒辣,但招式单一,不过内力绝对的强劲,中招者不说中毒身亡,也是被强大的内力所伤而亡。

    而绿凤的凤凰剑法则是,变化莫测,神出鬼没。此剑法是独孤剑的青红剑法所演变而来,它的优点是取长补短,取了长处,进化了不足,让剑法更精进,无缺陷,无瑕疵。

    两者比较,自然的显出双方的优势与不足。

    凤凰剑法灵活多变,招式层出不穷,而绿魔大法功则是单一招式,几招过后,就让绿凤抓着机会,几招逆袭扭转了被动局面,让公孙雯接连失利,只能是极力应付而没有了出手之余。

    剑法如高速运转的轮盘让公孙雯再也找不到切入点,连连败退。

    对于绿凤的攻击,义泉无所在乎,依然举起乌金剑将它折断,但是,用了全身的力气后,无济于事,连折几下都是白费力气,说道:“什么东西,这么耐折,难怪神奇。”说着话放下手,才看了公孙雯的情况,让他不可思议,绿魔大法功对她也是无计可施故大吃一惊。自问,这是什么剑法如此厉害,公孙雯都不是她的对手,有意思。看情况,感觉到要是不即刻出手化解,看来,公孙雯定是敗局一定。

    想此就要动手,在一旁的独孤剑已经看出他的意思,说到:“手下留情。”

    说出这番话,或许是从小看着她长大的,总归在心里,虽是有恨意,不过在生死关头还是不希望她有事。如果现在不阻止义泉,或许,如后会后悔。为使自己不遗憾,宁可多一句嘴。

    义泉明白独孤剑的意思,不敢妄自下手了,自然是出手解燃眉之急,而不是置绿凤死地。这样的做法,义泉极为不情愿,就这么一个背叛自己的主留她何用?搞的自己生闷气。义泉很是想不通,但是,自己又不能多说什么。

    他扔了乌金剑,临空迎面对付绿凤。

    面对两个敌手,绿凤一首难抵四手,节节退回,最后落地白衣郎君身边。

    乌金剑被尹馨刀客捡了去,左右翻看,也是没有任何奥秘所在,拿在手里比普通的剑还普通,就是一把废铜烂铁。但有一想不对呀,要是如此,他们施展此剑,为何呼风吓雨?这一点,尹馨刀客左思右想不得其解。

    长枪鲁一手接过剑说到:“有啥门道没有?”

    尹馨刀客摇摇头没说话。

    黑虎使着说到:“瞧大哥样,定是无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