议论一阵无所头绪。

    黑虎使着夸赞义泉的决定明确,自己得不到的东西,千万别让别人利用,毁了它,万事大吉,一了百了。

    此举,让对手失去了百分之五十的战斗力,真是高明。

    面子上,独孤剑绝对厌恶,但在心里却是美滋滋的。对于义泉按自己意思办,很满意。见他们在研究乌金剑东拉西扯些没用的,说到:“你们又不是没见过乌金剑,好奇什么,别人不知其中的缘由,难道,你们也不知晓?”

    黑虎使者一伙对乌金剑的确了解,但那是外表,要说奥秘,真的一无所获。自抢了乌金剑,乌黑外表真的是奇特,至于其中的秘密他们可真是一窍不通,当时,谁还会顾及到这一层。

    黑虎使者说到:“宫主,要说它的秘密,我们还真不知道。”

    独孤剑仔细回忆一遍以往经过后,的确,他们不知。但是,要不要告诉他们?

    独孤剑思索着,犹豫着,虽不是什么秘密,但不能让他人知晓。

    逍遥一郎面如死灰,就像一台机器,不知是怎么回事,白衣郎君的受伤,让他心疼不已,极为难受。。。。

    陈将军,鹿会空,鹿成走到独孤剑面前,都是夸赞。

    陈将军说到:“独孤宫主,我们很想知晓它的秘密所在,可否告知一二。”

    此问题真不是什么秘密,正在斟酌,告不告知,细细想一下,告知也无妨。“此剑极具灵性,能让它的主人功力倍增,这就是它的秘密。”

    这样说,只是说了乌金剑的厉害之处,而没有说出真正缘由。不知是独孤剑有意为之,还是就懂这些,王秀红一伙仔细分析着。

    陈将军翻弄着乌黑出奇的乌金剑,难以置信它的灵性如此夸张,不过,世上之事,无奇不有。由此理由,便不再追问。

    鹿成挥了几下乌金剑,根本没有什么奇特之处,就如在手里耍着一根木棍好平常。玩弄几下后,喃喃自语:灵什么灵,就是垃圾一个。说着将剑原回扔在了地上,又狠狠踩了几脚。

    见此情况,大家不再关注面前一伙不识货的东西,而是心急如焚,十分着急白公子为何还不醒过来,看看,他们把你的趁手兵器糟蹋成啥样了。

    无己老人低声疑惑的说到:“毒圣,白公子不会中毒吧?不会有事吧。”

    王秀红思索了一阵子,想想进的山洞的经过,应该是百毒不侵之体,至于义泉的偷袭,绝对功力倍增,致使白公子无防备,冷不防中招,定是气血郁堵不畅,才会有此反应,王秀红很担心。说到:“他不会中毒的,要说危险那是肯定的,现在,我们谁都帮不了他,就看他的意力了。”

    子云子说到:“我们帮不了,绿凤姑娘应该可以。”

    “也是呀,我怎么忘了,绿凤姑娘没有中毒呀。”王秀红焕然大悟。

    方丈大师不明白的说到:“这是为何?”

    王秀红不知其由:“这个问题我也没有答案,所以,不能回答了。”

    方丈大师点点头表示理解。

    清苦大师说到:“我们不要杞人忧天了,应该相信白公子,吉人自有天相,他会没事的。好了,休养生息,不要让体力再消耗了,否则,对不住白公子的一片苦心了。”

    大家明白其中的原因,便不再干着急。

    绿凤呼喊着白衣郎君,可是没有任何反应,急的就要哭了。

    公孙雯见到绿凤趴在白衣郎君身上哭,越看越气,便想起,自己偷袭白衣郎君就要成功了,原本大仇已报,就是她,提醒了仇人,让自己的计划鸡飞蛋打。想此就来气,咬牙切齿的,恨不的挫骨扬灰她,不由自主的一掌偷袭了绿凤。

    绿凤使劲的推搡白衣郎君,希望以力量将他能唤醒,但是无济于事。

    不过有了身体的动静,让身体的神经受到了刺激,致使头脑渐已清醒了过来,不过无法达到心清脑明的地步,算是从昏迷中脱颖而出,手指微微颤动了一下。

    而手掌正好被绿凤抓着,因此感觉到了白衣郎君的变化,心喜万分。忙给大家伙报喜,在她掉头瞬间,见到公孙雯向自己推来一掌,本能的挥剑,要挡去偷袭一掌。

    而公孙雯此举让独孤剑早已察觉,就在她出掌之时,自己肩头突然被什么猛戳一下接着无法动弹。

    此刻,绿凤为了防范偷袭,着急之余挥剑而去,剑气丛横,直至公孙雯。

    义泉见独孤剑点了公孙雯的穴道,而绿凤一剑刺来,着实厉害,要是中招,非死不可。事发突然,没有好的办法制止,只有用绿魔大法功了,自然,也不会下死手。

    义泉的内力着实厉害,虽是没练绿魔大法功最高境界,但内功,比起公孙雯要高出许多,最起码是一个台阶。

    义泉之掌,接触到乌金剑气道后,绿凤感觉到义泉的内力强劲,胳膊发麻,差些丢了手中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