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郎君被义泉轻易的扔进了圆形物体,倍感焦急,自己有心过去阻止,但是,公孙雯的掌法接二连三的袭来,让自己无法脱身,真想不管不顾公孙雯的袭击,随着白衣郎君下去,但是,公孙雯明白她的意思,千方百计的步步阻挠,不让她得逞。绿凤干着急。

    其实,就公孙雯的心思,很想借机杀了她,因为,只要是阻止自己复仇者都该死。但是义泉暗示她,绿凤是独孤剑的丫头,有了这层关系,才对独孤剑点了自己的穴理解,父女情深人之常情,于是忍气吞声了。要是他人,早已大发脾气,定叫对方碎尸万断,死无葬身之地。因此,本着对独孤剑的一种负责任的态度,公孙雯只得加以阻止绿凤做出傻事。

    眼睁睁的看着,白衣郎君被扔下绝地,无己老人一伙痛心疾首,无力搭救。就连奄奄一息的华玲玉也是使劲的挪动身体,出一把力,解救白衣郎君,可是身体不听使唤。

    王秀红几乎是悲痛欲绝,心情十分沉痛,不知是什么原因,她的心好痛。自见到他的第一眼的时候,就觉亲近,似曾相识的感觉。这种感觉,很奇妙,就是觉的亲。现在,他被扔下了毒虫巢穴,定是无药可救了。人在面前时,还有一线生机,现在,唯有的一丝希望都没了,彻彻底底的完了,忍不住热泪盈眶夺目而出。。。。。

    义泉对自己的成就相当满意,终于除了这个处处坏自己好事的家伙,现在如愿以偿了,真是大快人心,这种感觉应该与人分享,对独孤剑说到:“独孤宫主,这种感觉是不是很兴奋?”

    干掉一个绊脚石该是多么值得庆贺的事,感觉自然是锦上添花,完美无暇。说到:“义寨主处理事情果断,合理,雷厉风行,值得一赞。这样的一个阻止你我成就事业的人早就该除去了,义寨主,你做的对,等破了这坟墓,我请你好好喝几杯。”

    义泉笑声连天,止笑说到:“这份功劳离不开独孤宫主的携手支持,所以,独孤宫主客气了,不过,我不会错过这顿美酒的。”

    “好,一言为定。”

    义泉让公孙雯住手说到:“夫人,现在可以不必拦她了。”

    “看她这样,真的会跳的。”公孙雯分析说。

    “不会的,放心。”

    绿凤迅速的不顾危险,跑到圆形物体旁四处打探,不见白衣郎君的踪影。

    圆形物体上面有多大,下面就有多大,只是它的底是被炸开的,参差不齐,并且深不见底。至于它的里面原先是什么样的够造,现在谁都不知,只是左右侧各有一个洞,看来,那些毒虫就是从这两个洞里面来的,要是这样,毒虫的老巢未必被销毁,它们,定是还存在着。观察到这,想到白衣郎君是不是被毒虫生吞或剥了,要是不然,为何不见踪影,即刻像泄气的皮球瘫倒地上了。细想,不对呀,它没底,白大哥就不会滞留于此的,但是,虽是下面明亮,却是看不到底。那么,白大哥在何处?

    看到绿凤的动作神情,独孤剑一伙仰天大笑,得意洋洋。

    而无己老人一会大失所望,很想与独孤剑他们大拼一场,可是,垂死挣扎的想法只能是想,无力而为,只好忍痛。

    白衣郎君有了意识,在义泉举起自己的时候,脑袋渐渐清晰,感觉到危险来临,想挣扎,但大脑此刻不支配无法动弹,直到被扔下的瞬间恢复了反应,也许,神经极度刺激的原因,在落地时,本能的一个鹞子翻身稳稳当当的落地成功。

    抬头看去,白茫茫,似雾蒙蒙一片,什么都看不见。

    低头扫视,空间很大,但无稀奇之处,完全的天然形成的自然吭。

    左边,一道水流闯急的声音传来,顺着声音走了过去,大概走了五十步远,一条地下暗河出现在面前。

    奇怪,那边是无穷无尽的熔岩烈火,这边却是地下暗河,真是奇特复杂的地理构造,难怪,在上面山洞的墙壁是两个世界,一冷一热。

    此处不知是什么原因,不是漆黑而是明亮,如白天,上面的环境也是如此,明亮如漆,但找不到照明的原因。此处,的确蹊跷,诡异。

    此刻,感觉到身体很痛,有一股滚烫的热血直逼心口,极为不舒服。立刻打坐在地身养调息,用功将热流慢慢退缺,才舒服了,由此一举,感觉的内力更足像要爆发似的无法克制,即是如此,不妨试试内力,于是,原本打坐姿势,随着提气用功,轻轻地远离地面升起,这种感觉并不知晓,因为,闭目修功,酝酿身体的气道,准备打出一掌,好来消耗身体里面多余之力,也就是排除有害毒气。

    一掌打出,惊天地泣鬼神,独孤剑一伙在上面来回摇晃,好似站立不稳。

    无己老人说到:“看来,墓穴要坍塌了,这是预兆。”

    子云子说到:“坍塌也好,总比让人折磨致死好上千万倍。”

    众人再无话语,就连叹息声也没有了。

    陈将军惊慌失措,拉住独孤剑的手说:“独孤宫主,快想办法,这坑要塌了。”

    独孤剑想了想,他知道,此处岩石结构,不会坍塌的,或许,这是一种危险来临的信号吧。

    “不必惊慌,做好防范就好。”

    陈将军半信半疑的说:“你的意思是,又有东西会来攻击?”

    “不错,不然,别无解释。”

    这样说,弄的他们高度紧张,东张西望。

    响动很快就停了,瞬间一刻,此时静的出奇,就是动一下胳膊,那骨节转动的声音都是很大,传遍四方。

    观察一时,没有任何危险出现。

    黑虎使者嗨一声说到:“虚惊一场。”

    绿凤一直停靠在圆形物体旁,经过震动,一只绿色飞虫从里面飞了出了,它全身发亮,所到之处,光明一片。它在绿凤头上旋绕几圈后,落在了绿凤的肩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