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解了蝴蝶的属性,大着胆子小心翼翼的往前行。果然,蝴蝶对他这位不速之客并没有气脑,而是不理不睬。越往前行,那颗发亮的东西,它的强光就是夺目耀眼,根本无法识别。

    眼前白茫茫一片,真是进了光区。

    此光不冷不热,特别适合居住。正想入非非,忽然,一道强光将他吸住,把他带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

    自己走在铺满地毯的浮桥上,不宽,只有不到两尺,两边各有一根银色扶手,银色围栏,显得贵气。围栏外侧,都是悬崖峭壁,深不见底。

    浮桥连接两座山峰,自己就是那道光带到此处一头的。对面有一扇门,很大,金碧辉煌,面前还有两座玉雕狮子,张牙舞爪好个威风。

    慢慢走过浮桥,并无危险,推开大门,还是一扇门,距离此地不到五步。

    此空间不大,窄长,一面岩石上雕刻着一群妖孽畜生载歌载舞,栩栩如生,活灵活像,虽是远处瞭望,但如近况清晰可见,那纹条,那构图一目了然。一面则是司马家族的家谱,笔画强劲有力,龙飞凤舞,字字虽是歪斜,但有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是自己与这些字符纠缠不清,不能将它们呼去。即使这样的境界,那些原有的字意却是清清楚楚。

    看来,这里没有什么稀奇的,走到第二扇门口,轻轻的推了一下,以防暗置机关。停了一时并无发现,便放心的推开了门,顿时透着门缝冒出一道金光,刺眼。随着门大开,眼前出现了一座金碧辉煌的地下宫殿。虽是没有进过皇宫见过宫殿,但它的构造,设计,均可证明它就是一座宫殿。

    有三层台阶三层平台后,有一张玉桌,桌子上面放有笔墨竹砚,它们的外表全属金。桌子前面有一张双人座,金光灿烂,铺着一个坐垫也是银光四射。座位后面则是一具大红大紫的棺木,不过它的边缘全是金丝,就如画画一般,把棺木构图呈现,好似没人看到似的。再后面,就是岩石墙壁,整整齐齐四四方方,虽是大概这样描述一番,至于具体情况还待一一核实。左右两侧并无什么,墙壁都是平坦,相当装修过的,金光四射,若大的墙壁却是空空如也。再看脚下,是一个金圈,圈子里面什么都没有,不足为奇。

    扫了面前的情况,可以大手大脚的进去了,不必拘泥,不必小心,因为,根本没有危险存在。

    就在脚步踏入宫殿的那一刻起,宫殿的地面起了变化,原本金圈没光,忽射出了金光,金光不是直射,而是左右开弓射到了两侧墙壁,一侧墙壁顿时出现了一个大将军,面目全非,披风上阵,忽一下,手持流星锤,凶神恶煞的来到白衣郎君面前,不由分说好一顿讨打。

    要说神仙八术,阴阳搓数,自己无可奈何,它倒好,跟自己论武功,这不是自讨没趣嘛。

    瞬间弯臂拔剑却是没有,此刻才想到,乌金剑已被义泉夺取了,好在有一身力气无法消化,不如就以它做靶子,好好发泄一番。

    于是与它展开了肉搏战。

    流星锤只是闻听,却是没有见过,它的厉害传的十分神奇,在空中追逐目标,不达目的不罢休,不知是否真实还需验证。

    对方的流星锤在它的手里耍的上下左右亦真亦幻,招招环扣天衣无缝。

    瞅准时机但无从下手,只能是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余。

    要是再这样下去,非得被它拖累死,得想个办法。

    单凭自己的力气,死搬硬套是不能对付它的,要想歼灭它,必须灵活多变,怎样才能做到,只有脱离开它。

    瞬间,跃至空中,来个千斤压顶,把这个怪物碾的粉碎。却不想,它的流星锤追逐自己到空中,一头一个两面夹击,想把自己拦腰斩断,看来,这家伙绝顶聪明,既然如此,也好,就将计就计,先把这害人的兵器粉碎,那时,不用再战,一拳就会灭了它。想此,自己的计划开始,从上往下付冲的姿势做的有模有样,果然,两只流星锤眨眼间相对而来,待时机成熟,距离两尺空间的瞬间,猛的急速旋转七百六十度,趁着空气隔阂的力量,成功吸引流星锤的目的达到。

    这样的动作就在千分之一秒完成,稍有差吃,定是身毁人亡,所幸,成功了。

    只听一声响,流星锤满天开花,但没有碎物坠落,正在奇怪,那个灰头土脸的将军凭空消失了。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幻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