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到洞口,雾气弥漫,看不清上面的情况,要是贸然出去,定是又遭暗算,不过,不出去不行,必须的。

    头可断,血可流,绝不可以苟且偷生。

    瞬间一跃,穿过厚厚的白雾,跨过圆形物体稳落地上。

    绿凤本无精打采,见到白衣郎君的出现眼睛一亮很惊喜,擦了一把泪眼,猛的起身说到:“白大哥,我就知道你会没事的,真棒。”

    无己老人一伙也是欣慰,脸带微笑的表情,欢喜鼓舞。

    而独孤剑一伙神色巨变,大失所望,这是怎么回事,有些不可思议但事实如此,不得不承认,他们低估了对手失算了。

    唯有陈将军鹿会空,另有想法,此表情和善,他人都是气急败坏,心烦意乱的面孔。

    逍遥一郎的心终于不再疼痛,心里为白衣郎君加油,这种心态,丝毫没法表现在脸面上,脸色依然木然。此种心态,不知怎么来的,自己也无法得知。

    黑虎使着一伙惊慌失措,一时乱了方寸,哑口无言。

    白衣郎君知道,自己的复活,让他们失去了自信心,如意算盘怎么就这样被破坏,所以无言以对,既然如此,不妨自己开口,探探他们的意向,若是他们还要联手图谋不轨也只能拼死一搏唯有此路。

    说到:“大家不必惊讶,生死轮回隧道,我只是走了一通,只不过阎王爷不肯收我罢了,不然,你们不会失望的,因此,不必沮丧。要是阎王爷顺了你们意,我想,你们定会大鱼大肉好酒美女尽情的享受,只是他老人家不会索命正道人士的,所以,我只好回来了。”

    白衣郎君玩笑着。

    公孙雯气不过:“一派胡言。”

    对于白衣郎君好好活着,并无半点伤害,这样的结局,这群人里面,最不能接受的只有公孙雯,她气急败坏的叫到:“还我父母亲的命来。”嘴里叫着,人已施展她那毒功怪模怪样的临空而来。白衣郎君对公孙雯的冲动能理解,但不能就这样让她为所欲为的耗费功力,否则害人害己,即刻决定先将她擒获控制,以待治愈。

    公孙雯的招式简单,控制她易如反掌,但她的内力强劲,想轻易将她拿下,可能是想入非非。

    还得与她过招,寻找时机。

    公孙雯招招攻略头部,白衣郎君不得不用手掌相对,这样,绿魔大法功碰着中毒的神话就此打破了。

    公孙雯不可思议,这是为何?老天对自己太不公平了,怎么让一个恶贯满盈无恶不做的家伙活与于世。

    心中愤怒,招招狠毒,速度是绿凤无法看清。

    几十招一过,白衣郎君感觉到公孙雯的内力有所减弱,这样的效果是自己所要的,目的已达到,看来,擒获她就在片刻之间。趁着公孙雯速度的迟缓,漏洞一出,瞅中机会,一招点穴手,直奔公孙雯的肩颈穴。要是成功,公孙雯即刻住手,就此被擒。

    义泉看着白衣郎君的招式处处让步,根本不想置公孙雯与死地,这样的对决已是好几次,他所做的目的何在?直到白衣郎君点穴手出现才知目的,原来如此,但绝不能让他得逞。瞬间,眼睛发绿,一道绿光直出,击向白衣郎君的脑袋。

    有了前车之鉴,不会重蹈覆辙。一边在战,一边观察他人的举动,果不其然,暗潮涌动,出手概率最高的当属义泉,自己的设定完全正确。一个燕子斜飞丛空,到了公孙雯的头顶,躲过一击,借机又来一招,天门点兵。

    此招,是在脑门部位,要是成功,对方自然是稳立不动,总之,想法将她控制就是事半功倍。

    但是,义泉岂能罢手,让自己的计划完美无暇。

    义泉翻滚腾空,似燕子直插而来,双掌打出。

    白衣郎君再次失手,今日想摆平公孙雯比登天都难。罢了,看来时机不对,于是撤手退到无己老人一伙人身边了。

    大家伙见到活蹦乱跳的白衣郎君,盛是欢喜,心中不知有多激动。

    王秀红流下了热泪,不知如何说,才算是得当,不过,说出自己心中所想就好。“此举足以证明,正道永远不会倒下。”

    所有人也是此意,只是精力有限,勉强附议。

    公孙雯心有不甘,扑着往前与白衣郎君一绝生死,但被义泉极力拦着。

    独孤剑一伙其实一直是虎视眈眈,就想着伙同义泉将白衣郎君灭了,就在蠢蠢欲动时刻,陈将军出语阻止了。

    在见到白衣郎君的时候,起初不喜欢,因为他是独孤剑的死对头,经过除斩害虫一事,从新对白衣郎君有了定论,故而有了新生意见,看好的势头。此人年轻有为,要是为我所用,定是锦上添花如虎添翼,此示意不可。

    独孤剑也知道,白衣郎君坚决留不得,将来定是心腹大患。别的不说,就连绿魔大法功,现在对于他而言有恃无恐,照这样下去,将来如何收拾?不过,有绿凤丫头在,他也不会把老夫怎的,不妨赌一把。

    由此想法,独孤剑才让属下按兵不动静观其变。

    义泉何尝不杀了白衣郎君,但独孤剑的举动耐人寻味,一时了解不透,只好拦着公孙雯息事宁人。

    华玲玉奄奄一息,此刻昏晕了过去。王秀红用力推搡但无任何反应。

    大家都是着急但无计可施,只能看着。。。难受再难受。。。呆会,就是轮到自己了,此显得淡定。

    白衣郎君急忙俯身探之,瞬间,那个发光的东西掉了出了,照在大家脸上光彩夺目无法睁眼。

    一时,一种奇特的感觉让他们随即清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