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发光的球掉在地上,光亮让人无法睁眼,但一种清凉的感觉使他们的脑袋随即清醒,而不再是晕晕乎乎的,这种提气的感觉立刻在全身蔓延直至身体的每一个部件。这种感觉持续一阵子后,全身疲惫无力的感觉消失了,迎来的是浑身充满了无穷无尽的能量,瞬间精神百倍站了起来。

    而昏迷不醒的华玲玉,也奇迹般的醒了,气质焕然一新,姿态就是美美的睡了一觉醒来的那个样子,特清醒。或许是之前的状态不佳迷迷糊糊,所记之事朦朦胧胧不清不楚,不过好的一点是,没有失忆,值得庆幸。

    说到:“白公子,你可不能有事,我们都指望你呢。”

    这种心态还是处在前一阶段,大家没有哗然取笑,而是担心脑袋受损,不过从语言得出应该是后面的事情不记得了,这能理解。

    白衣郎君说到:“华前辈醒来,我就放宽心了,前辈,我不会有事的,你就放心吧。”说着话嘻嘻自信。

    对于这一奇特的反应,白衣郎君疑惑又惊喜,这是怎么回事,被这光一照都是精神焕发。好奇的拿起光球,想弄个明白,但是,只能看到发光却是不见外表,怎么,刚才的一切外表都消失了?哇噻,不可思议。。。

    想想自己被这光照后,整个人像是脱胎换骨,清新气爽,全身的不适感都不见了。看来,此东西能解百毒。

    意想不到,大家尽是绝处逢生,是多么好的一件事,没想到,因祸得福解了大家的毒,此球,定是件超级宝贝。

    子云子伸伸手臂,舒展筋骨,那种中毒的征兆,有气无力要死不活的症状一去不复返了,而是清心寡欲精神倍儿爽。

    说到:“白公子,这是什么宝贝?你小子竞走狗屎运,总在危险逆境中,给人意外的惊喜,收到惊人的效果,你这种因祸得福的运气让我羡慕不已呀,说说,是如何得到它的。”

    白衣郎君还未开口,方丈大师说到:“看你这话说的,难道,总是风雨后,才见阳光?老衲不赞同这种说法。”

    这样说,说的都是实话,无可厚非,或许是太过直板,意思表达露骨吧,大家才不附议而是另议。说到:“方丈大师不要急于拒理嘛,或许,我说的比较露骨吧,话不好听但真实。”

    方丈大师不再争辩,对白衣郎君下去走一遭的经过也是兴趣浓厚。说到:“白施主,对此问题,我想,大家都希望你说说,不知当不当讲?要是不妥就压口。”

    在下面的经历十分诡异,地理位置倒是简单,告不告诉,觉的没必要隐瞒,因为,呆会还的去走一遭。说到:“下面的情况很简单,没有任何的危险,虽是有一些障碍,不过,已被我清除掉了,大家可以无忧无虑的下去了。”

    子云子:“这太好了,说说,都遇到什么稀奇古怪的事了?”

    “等大家经历了,自然就领会了,在这,我也说不清楚,不过我提醒,一切还需小心。”

    白衣郎君没有说的详细,子云子听出了其中的意思,话中有话便不在追问,总之,还是危险风险高。

    公孙雯越想越气,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这个道理最恰当这种比喻了,明明报仇血恨就在瞬间一个动作,却是犹豫不决,致使让他如此起势真是气死人了,恨自己听了他们之言。

    义泉非常能读懂公孙雯的面部表情,安慰说到:“还有机会,稍安勿躁。”

    独孤剑对下面的情况倒是不感兴趣,这小子能在下面捞得一个宝贝,说明下面并不安全,相反危机四伏,但是下面不得不走一趟,否则,就会被困死在此。不过,自己身边的人多,把他们的性命全部压上,相信,总能顺着原路返回的。有此盘算,独孤剑不再打算下去,因为太危险,就算是下面堆着金山,再也不能冒险了,自己的命是金贵的,不能就此丢在这。

    陈将军见独孤剑犹豫,猜测,这家伙是不是有所顾虑。是呀,自己何尝不是顾虑,但这个任务是自己接的,事关重大,要是完不成,定会人头落地。每想到这一点,都是硬着头皮往上顶,虽死忧容。要是害怕不前,交不了差,也是一死,那时,轻如鸿毛。有此分析,鼓励独孤剑说到:“独孤宫主不必焦虑,既然白公子替我们开了路扫了一切障碍,我们没有理由在此顾虑吧。”

    独孤剑是个好面子的人,堂堂逍遥宫宫主,武林第一门派当家的,怎能在此退缩,传扬出去岂不让天下人笑掉大牙。说到:“陈将军言重了,我只是考虑如何下去。”

    “呵呵,这好办,跳下去就好了。”

    有些意外,他会这样给自己挖一个坑,原本应付一下就会完事,没想到,玩大了。既是要跳,也得摸清下面的情况,不然,万一下面不是白衣郎君所说的那样呢?岂不白白损失。

    瞟了白衣郎君一眼,有心开口却是拉不下脸面,左右为难,最后,让尹馨刀客想法下去探个虚实。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