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馨刀客不在乎自己下去,有了白衣郎君下去,不但没死反而因祸得福,羡慕的要命,还不曾自告奋勇下去,独孤剑便是有了命令。说到:“宫主放心,探路是我的强项,就等好消息吧。”说着走向了物体旁。

    低头一瞧,白雾茫茫不见底,此刻,胆战心惊,担心起来,害怕的退了几步。说到:“宫主,此处不见底。”

    独孤剑也没意思往下走,就不在勉强说到:“既如此,还请白公子指教一二了。”

    白衣郎君想说,没有什么的,只不过是一层雾而已。

    子云子急言拦阻说到:“别告诉他们。”

    此刻,子云子的心情很激动,面对仇人却是无计可施,不像公孙雯那样不管不顾一切要报仇,幸的对手是白公子,自然是无危险存在,自己要是动手定会引起大战,后果难料,于是忍气吞声。

    独孤剑冷哼一声:“没有这么小气吧,亏你还是一派掌门,心胸如此狭窄。”

    “你。。。。”子云子很想开口破骂,但这种做法不是君子所为,有失风德。“心胸狭窄怎么了,总比一些人衣冠禽兽强的多。”

    独孤剑后悔,没在刚才将他们一一赶尽杀绝,致使现在的局面不可收拾,想动手却是为时已晚,此刻的局势,看来,谁动谁吃亏,动手愚蠢。脸色深沉,一副老谋深算的样子没开口。

    顿时,双方成了僵持状态。

    陈将军看到气氛紧张,对寻的宝藏极为不利,应该缓和气氛,让他们和平相处,要是风云变换,也不能在此时。说到:“各位各位,不要紧张,眼前,大家都处在危险之地,应该齐心协力的闯过难关,要是现在起冲突,岂不危险加价。”

    黑虎使着不爱听此话,说到:“那又如何?”

    陈将军看了一眼黑虎使着没有搭理,意思是你还没资格与我说话,似乎,太不懂规矩了。

    独孤剑也知,与他们不合作,不利于寻得宝藏,搞不好,还会两败俱伤,要是再来个怪物什么的,岂不命散黄泉。说到:“陈将军言之有理,我独孤剑绝不在此处动手,有什么事,咱们上面解决。”

    陈将军叫一声好,面向白衣郎君说到:“白公子,独孤宮主已表态,不知你意下如何?”

    白衣郎君怎么回答,要是答应陈将军,无疑是在帮他们寻找宝藏,可是在现在的环境下,又不能拒绝他。如今,上有毒虫堵截,下面又是危险重重,现在的局面就如一潭死水,唯有的出路,只能是继续前行,置于后来之事谁都无法预料,不过自己相信定会有出路的。这是自己的看法,不知各位大师如何看,扭头看了大家,大家都期盼他的答案,心里说,他们是何心意?

    说到:“各位大师,你们的意思呢?”

    无己老人不加思索的说:“按你的思路就好,我们相信你。”

    其余大家也附议。

    “我的意思,自然是安全离开就好。”

    陈将军拍手叫好,本意要的就是这种态度,直截了当的说到:“既有此意,那就请白公子先行一步。”

    没想到陈将军这样咄咄逼人,搞的自己无法还口。不知是他早有掐算好了就等自己的这句话,还是快人快语,总之,感觉掉进了他的陷阱。

    说到:“好吧,我先跳,你们随后。”

    白衣郎君知道,下面定是安全的。

    有了白大哥的行动,绿凤喊着,我和你一起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