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郎君自从上来,一直在瞬间注视着乌金剑的下落,自己确实不习惯没有乌金剑。(书^屋*小}说+网)看到乌金剑丢在地上,明白了他们都没有领略到它的特性,要不然,不会丢置与地不理不睬,这样也好,给了自己方便取回它。瞬间,右手一伸,启动乾坤神掌吸功,乌金剑迅速的像泥鳅一样,嗖的到了手里。

    其他人都在议论,白衣郎君是否真跳,除了公孙雯,注意到了白衣郎君的举动,不过不知所为,待明白后,为时已晚,乌金剑已被拿走了。

    乌金剑对他来说就是如虎添翼,绝不能让他拿走,可是,没有办法拦之,只有心急如焚,这样,便无机会在杀他了。不由的泪水夺目热泪滚滚。。。

    白衣郎君拿走乌金剑,这是自己的疏忽,留着它也是没用,但是不应该再让他得手,如今,他已得手只能是无话可说。安慰公孙雯说到:“别急,我自有办法。”

    “你能有什么办法,要有办法就不会是现在这个局面了。都是你,优柔寡断,错失了良机。”

    公孙雯很激动,责怪不已。

    义泉知道,此刻不是论此事的时候,更不是吵嘴的时候,顾及到颜面,理应给公孙雯严言喝止,不过她焦灼的心情能理解的,说到:“我答应你,觉不让他活着见到太阳。”

    公孙雯再没有责怪,抹一把泪水:“这可是你说的。”

    “嗯嗯,好了,别再哭了。”

    他们窃窃私语,抱头交流,除了独孤剑,他人无从得知。

    无己老人一伙自始至终都是相信白衣郎君的所作所为,丝毫不带犹豫,坚定地跳了下去。

    公孙雯怕白衣郎君趁机溜走,也跳了下去。

    大家对面前的环境十分诧异,完完全全就是一个天然形成的地下隧道。

    在白衣郎君遭遇蜘蛛时的地方,一道五彩缤纷的墙挡住了去路。

    这是什么?

    大家好奇,都要用手抚摸。

    奇怪,就是刚才的瞬间功夫,就出现这么一个东西,太不可思议了。

    是什么东西,能在短短时间里造出这么个东西?仔细观察后,虽是颜色耀眼,却是丝丝纷扰丝头乱飘,明白了,定是那只死蜘蛛在作怪。叫到:“各位大师,切莫用手抚摸,否则无法脱手。”

    他的话显然已迟,就在他说出此话时,子云子已经把个蜘蛛网缠绕了一手,瞬间,就像被什么东西吸住了,极力的整个身躯只剩一只脚。白衣郎君眼疾手快,抓住子云子使劲的拽,千万不能让他过去,否则便被蜘蛛吞了。

    就他一个人的力气,无法将子云子虎口脱险,大家齐心协力,这才安全的解围了。

    此刻,对面怪叫一声发出,此声音怪异,没有人听过,分析不出是何东西。不过,白衣郎君知道,就是那只死蜘蛛。要想见真章,就的毁了这道蜘蛛丝墙。

    子云子说到:“妈呀,这是个什么怪物,还袭人。”

    白衣郎君说到:“是蜘蛛。”

    “是什么样的蜘蛛能造出这么大的网墙,这也太夸张了吧。”子云子疑惑的说。

    白衣郎君微笑了一下说:“不错,它很大,可惜,就是没有把它打死。”

    “听你话,你和它遭遇过?”

    “是呀。”

    “有多大?”

    “有你两个大。”

    “这不可能吧,哇噻,这么大个,平身还是头一次。”

    “谁说不是呢。”王秀红说:“但这里怪兽异常的出奇,想想又不奇怪了。”

    大蜘蛛?独孤剑一伙好奇连连,都想见识一番,见到它,就的把眼前的这道蜘蛛丝墙搞掉,否则休想一饱眼福,但都不愿意冒这个险。

    要说是只大蜘蛛,白衣郎君定是见识过,但是他没事,看来,蜘蛛并不是害怕。既如此,那就打开这个网子,让大家一饱眼福。自己虽是有心,但是功力不够,无能为力。有心让独孤剑出手,他可是心机很深,顾虑太多,防着白衣郎君,这种心情自然是理解,并且支持,那么,打破此墙的重任理所应当的就落在白衣郎君的肩上了,可是如何开口?有些不好意思。但这道墙必须的打开,否则,探的宝藏之路就此打住了。陈将军琢磨着说到:“白公子,听你意思,你对这只大蜘蛛颇有眼缘,并且逢凶化吉,但不知,此墙之前有吗?”

    白衣郎君诚实的回答说道:“没有,刚刚制造的。”

    “这么说,前面的环境你是最了解的,能与大蜘蛛遭遇,而且脱离虎口,说明白公子有过人之处,自然,这道墙对你来说就是小菜一碟。”

    白衣郎君意识到,陈将军这个老狐狸又给自己设套,不过,打开此网,是必须的,势在必得,就算他不言语,自己也会想法将它破坏,因为,出路就在前方。如今,陈将军即已开口,推脱就显得阴谋了,不过,他的话意只是暗示,要是自己擅自行动,又显得自己逞能,好大喜功,怎么地,也要让他把话说明,这样,也好有退路。说道:“陈将军如此言语,不知是何意思?”

    陈将军微微嗯了一声,和颜悦色的说道:“咱们都是明白人,就不说暗话了。是这样的,我想请白公子将此墙打破,这样,大家都有出路。,,,,,当然,这样的要求是有些强求,不过,暂时的最佳人选只能属于你。要说独孤宫主,他也是最佳人选,不过,鉴于眼见为实这条规则,白公子更适合当担。”

    白衣郎君想说说道理,为何是自己,但是,陈将军把自己想说的话全部堵了回来,让自己不能找出理由,明知是强词夺理,自己却是无话可说。罢了,打开此墙,最终的目的,是为了找寻出路,也就不再多说什么了。说道:“仅凭我一人之力,恐怕很能完成此项任务,以致失去最佳时机,到时,陈将军可不要埋怨。”

    “如需帮忙,我们定会全力以赴的。”

    公孙雯对义泉嘀咕说道:“趁他发功之时,趁机给他个措手不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