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白衣郎君出招打破此墙,自己的机会再一次到来了,这次,决不能让他侥幸。对义泉嘀咕说道:“夫君,我们的机会来了。”

    义泉点点头阴险的说到:“见机行事。”

    白衣郎君观察了蜘蛛网,无从下手,知道,大蜘蛛就在对面,不然,子云子不会无辜的被吸住。要是按子云子被袭击的位置出手,同时还会打到那只死蜘蛛,不过,蜘蛛的本性喜欢移动,在同一个地方绝对不会停留。现在,要是一个硬物,轻易击碎它很有可能,只是这东西柔软性弹,恐怕不已破碎。如何做,才是有效性的?一时不好抉择,无从下手,但犹豫不决会导致最终失去信心,为了不影响心情决定速战速决,提气用功,双掌打了出去。掌力威猛,在那道墙轻微的晃动几下后,一对掌形留在了网墙上,而墙,其余的地方完好无损。

    这样的结果,并没有带来怪兽出现,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是在心里消除了担心,于是不再恐慌。蜘蛛网丝墙,本是粘性,只有拉长扩伸,它倒好,干脆利落,出现一个洞。行家一看,就知出手之人功力了得,掌力斩丝,闻风而断,这等掌速,自己不能相抵。

    假如功力不足,怎能这般地步。

    有此分析,独孤剑看在眼里知在心里,当初了解了白衣郎君的情况,现在,彻底要改变,不变不行,他的变化太快了,感觉到有些力不从心了,说他是自己的克星一点不假。有心出招以证厉害,但觉无意义,这样做,无疑是在给他帮忙,自己几斤几两不必显露。

    白衣郎君又是连击几掌,无己老人一伙自然是向着白衣郎君,都是出手,各种掌法齐显,几下,蜘蛛网墙被打的大小窟窿似花纹。

    此刻,独孤剑迷惑了,为什么每个人都会将蜘蛛丝切断?难道,他们经过生死后,功力自然生长了?

    细想后,答案是不会。即是如此,就是蜘蛛网墙有蹊跷。

    为了证实自己的猜测,想亲身经历。说到:“大家这番动作必是劳苦,你们歇息一下,我来几招。”

    话落,几掌打出,几个洞瞬间开了。此刻,明白了,原来,这道网属性属翠。说到:“原来如此。”

    还以为他们的武功卓绝,吓我一跳,不过是弄虚作假。可是细想,真是奇怪,难道,姓白的,还与蜘蛛同谋?作秀?想想,怎么可能。

    就在他思索之时,墙忽闪不停,突然破了,接着数十只蜘蛛冲破网墙咆哮而来。

    大家顿时紧张起来,各个做好了应对之策。

    黑虎使着:“宫主,这些家伙早有准备,我看,撤走为宜。”

    独孤剑说到:“此地是它的领地,自然是护卫它的权利,此做法,和乎情理。但是,我们绝不害怕它。”

    尹馨刀客:“宫主,它们来势汹汹,不可大意呀。”

    “没事,斗不了,还跑不及嘛。”

    独孤剑没有一点底气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