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力强劲,却是对付不了柔软的蜘蛛丝,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以柔克刚的道理它们懂的?即如此,开始那会怎么不用这招。

    都嫌的蜘蛛愚笨,开始把丝搞那么脆。

    公孙雯看着白衣郎君无暇再顾忌周围对他的危害,觉得时机成熟,动手的机会来了。于是很快的提气,偷袭,一招毙命。

    义泉也是,没有真正的对付蜘蛛,而是装腔作势,意欲一举拿下白衣郎君。

    就在他们准备妥当动手之际,独孤剑阻止了他们说道:“现在动手,等于自掘坟墓,还是齐心协力杀了这东西才是上上策。”

    他们的动机,独孤剑怎能不知,自然是大力支持,只是现在情况危急,正是需要像白衣郎君这样的高手,虽是敌手,不过现在是合作时期,理应和睦相处同心协力一致对外挡去一切危害,要是现在将他致死,岂不是自食恶果,后果不可设想,此拦阻了他们的行动。

    义泉当然知道,杀害白衣郎君造成的后果,但是,此人是自己将来的死敌,不得不除。再加他的武功独居一面,让自己的神功都对他无懈可击,因此力量不可小觑,如果此时不能将他处理,恐怕,再无机会了,而此刻动手,是绝对的最佳时机。相反,要是错过此时,定是再无良机,这就等于自杀了。

    而公孙雯不闻不顾岂能罢手,大好时机,绝对不能错过,于是,临空发掌,。击向白衣郎君的后背。

    她的举动,王秀红华玲玉,还有子云子,都是看在眼里。

    其实,在她第一次攻击白衣郎君那时起,大家就对她格外注意,现在动手了,自然是阻止她。于是发功,也是跃空,三人齐向公孙雯发功。当然,是不会伤害她的,但要做到阻止。

    不错,效果很好,公孙雯只好躲避,无奈的落回原处,说道:“没你们事,最好是乖乖呆着。”

    “只要你对白公子图谋不轨,就关我们事。”子云子说道:“我就搞不懂了,你三番两次,一而再,再而三的,有完没完。我告诉你,不要做伤风败德的事情,太无耻了。”

    “无耻?杀我全家三十多口时,怎么不说无耻,简直畜牲不如,我所做的,都是天经地义的,无可厚非。”公孙雯面目狰狞很激动,真想和他们大吵一架。

    子云子很生气,口口声声说,是白衣郎君杀了她的全家,那么,真凭实据在何方?说道:“你这种武断的性格,再加一意孤行的决断,偏执到家了。为什么不听我们所说的?你说是白衣郎君杀了你全家,可有证据?空口无凭,这不是凭空捏造事实吗?真幼稚。”

    “谁说我没有证据,当初,要不是我夫君及时赶到,我也会被杀害的。”公孙雯信誓旦旦的说着。

    “这么说来,你是亲眼所见了?”子云子改变了态度,语气变得不再那么重。

    提到这个问题,公孙雯一丝记忆都没有,自己的一切记忆,都是夫君给自己灌输的,要说亲眼所见,真是迷茫,不过,夫君告诉我说,自全家被毁,自己得了一场重病,自此,记忆全无,整天的迷迷糊糊,意识不清。为了让自己尽快恢复记忆,所以,夫君每天讲些往事,有助记忆恢复。说道:“我对此事已经是模糊不清了,幸亏夫君在场,将这一切经过原原本本的都告诉我了。”

    “原来是道听途说,这就对了。”

    “你什么意思?”公孙雯怒问。

    “这样的一个迷天大慌你也相信?”

    “你再胡说八道,对你不客气。”公孙雯根本不相信子云子。

    “不错,对于他们之言,纯属挑拨离间,好让我们夫妻之间产生隔阂。我告诉你,别枉费心机了,没用。瞧,我们夫妇俩情投意合,恩恩爱爱,是不会让你们一些闲言碎语所击败的。”义泉得意洋洋的说着,笑着,无比幸福。

    要是这样的态度,要想拿言语将公孙雯说服看来比登天还难。子云子无奈的摇摇头无话可说。

    看到公孙雯处处依赖义泉,王秀红觉的不可思议。他使了什么法术,让公孙雯彻底的深信不疑。说到:“义泉,你的本事真大,只是可惜用错了地方。”

    义泉不甘示弱,自然明白话中有话,奥了一声说到:“谢谢夸奖,我觉的这样做,值。”

    “真是脸皮厚。”王秀红气道:“我们都处在危险状态,你们倒好,不除怪兽,倒来暗袭,真想不通。”

    义泉嘻嘻哈哈的说到:“有仇不报妄为君子,这句名言,我想大家应该清楚。”

    “你们别再那讲大道理了,快来帮忙。”独孤剑叫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