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泉怕事情败漏,担心公孙雯会被他们说服,思维有了改变,不知如何切换主题,正在思索,就听公孙雯破口大骂子云子,这下,担心是多余了,有好戏看了,于是得意洋洋,总算没有白费一番功夫。就在说的起劲时,独孤剑见情况危机,再不出手,他们无法坚持,最终,他们亡,自己也定是葬身于此,为了个人利益,于是大喊所有闲置人员动手。

    有了独孤剑的呼喊,都意识到靠近了危险的边缘,恍然大悟,不再相互猜疑,而是齐心协力众志成城。

    怪兽已经占据上风,要是稍有迟疑,定是失去最佳补救时刻。

    独孤剑义泉再度联手,公孙雯也是豪不示弱,大打出手。

    王秀红华玲玉子云子,自被那光,射照后,内力强劲浑厚,全身精气神倍儿棒。招法奇特又稀奇古怪,打向大蜘蛛。

    人多力量大,小蜘蛛无力阻挡攻击,各个被打的趴在地上喘气吹土。由此,大蜘蛛失去保护,又在与强劲的对手,白衣郎君绿凤所持的乌金剑做斗争,无法顾及安危,此,被攻击到了。几掌打在身上如雷击,由此,身体失去平衡,抵抗力下降。

    乌金剑剑气恢宏,只要对方稍有差吃,乌金剑剑气绝不会松懈,而是借势而为,趁胜追击,目的,是彻底的摧毁对手。

    这就是乌金剑一大优点,绝不给对方喘气的机会,一丝反击手段。

    只见剑气气势而下,大蜘蛛的几条退像折了一般,原本身体如在空中,此刻如大树倒塌一分为二。

    大家总算出了一口轻松气。

    大蜘蛛彻底死了,都拥了过去,想看看,这东西是怎么生成的。

    白衣郎君无心欣赏,对大家刚才的拼劲着实赞赏,说到:“前辈们,都累了吧,咱们歇会。”

    不错,都是累了,但是这只大蜘蛛特吸引人,也就顾不得累了。听到白衣郎君的招呼,都找了一地坐了下来休息片刻。

    尹馨刀客几人怎能放过这等机会,因为,大蜘蛛的眼睛里闪耀着光芒,五彩缤纷,或许,那道五彩丝就是这原因造成的,说不定,它的身体内部都是五彩的,或许,还有珍珠一类的。

    见到无己老人一伙停止不前,心中有所顾及,看来必有隐情,不过,看他们样,像是累了,不会隐藏秘密。罢了,不去思索这些,前面的五彩光芒还待自己验证呢。尹馨刀客心里琢磨着。

    那只眼睛比他们大,要想摸到那只眼球,就得登鼻子上脸方可。黑虎使着说到:“这家伙的鼻孔可以当地下通道了,不知能不能到达眼球。”长枪鲁一手说到:“人的器官构造和这个家伙一模一样,应该是气息想通的,只是,能不能进去。”尹馨刀客不耐烦的说:“别扯那些没用的,我们跃上去便可。”

    就在他们落脚不稳,蜘蛛的大眼睛突然闭上了,然后又睁开了,但是,眼球变颜色了,煞白煞白的。他们还在奇怪,一道白色气体从眼睛里面冒了出来。

    气体味道及其难闻,接着,各个脑袋晕乎站立不稳。趁着有些意识,尹馨刀客说到:“不好,有毒,快离开。”

    但是,腿脚疲软无法移步,接着,全部被粘住了。

    这是怎么回事,独孤剑很疑惑,顿时明白了,是蜘蛛身上特有的皮肤护液,把他们几个人的双脚粘住了。单单是粘住好说,重要的是此液有毒,而且腐蚀性极强,要是不及时脱开,瞬间,鞋子被化,双脚化为乌有。想此,果断的出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