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面虎对白衣郎君绿凤的接触极为反感,甚至诅咒绿凤。

    独孤剑甚是担心,绿凤的安危,不过,有了王秀红的诊断,放心多了。

    现在,可以说是,平安无事。陈将军心急,尽快得到宝藏的下落,对着白衣郎君说到:“既然绿凤姑娘无碍,我们是不是该行路了?”

    此口气,就如命令,但是,前行似乎刻不容缓。因为,还的寻找出路。白衣郎君说到:“那是当然。”

    声落,看了无己老人一伙,似乎在征求他们的意间。但是没有人反对自己的决意,看来,是正确的。

    越往前方,空气越是稀薄,还带有粘稠的感觉,似乎窒息,总之,呼吸困难。

    除了绿凤白衣郎君,这种情况他们没有明显感觉,其他人都是连连叫苦。

    无己老人说到:“白公子,我们无法前行了,这空气质量太差了。”

    说着止步了。

    这种情况,自己丝毫没有察觉,是什么原因,让自己对空气失去判断能力?难道,是自己嗅觉出了问题?不会的。说着话,看了绿凤,她也是神情清醒,这就奇怪了,怎么只有我们两人没有受到影响。既然空气质量差,那就用珠子解决吧。有了珠子,空气好像被过滤了一番,顿时不再有浑浊感,大家神情恢复了以往继续走。不出十步,光区突然出现在眼前,威力强大,耀目,不能看清一切,就像一道笼子横空出世,把他们全部带到了另一个世界。

    光区瞬间消失,面前的环境如此熟悉,仔细打量,原来是自己来过的地方,山峰,浮桥。

    大家赞叹不已,都说进了神话世界,尤其见到金光耀眼的大门,更是激动不已。

    陈将军感慨的说到:“终于找到宝藏了。”

    尹馨刀客一伙四人迫不及待的冲向了大门,陈将军鹿会空鹿成也随之而去,只有义泉公孙雯还有独孤剑注视着白衣郎君的一举一动,他若前行,说明,他来过此处,相反,若是不知情况,定是顾头顾尾,安全第一。即使是前方一座金山,此人也不会首当其冲。虽然说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但是,有些人不会做赔本的买卖,这句话,用在白衣郎君的身上最是恰当不过了。

    独孤剑一个劲的猜测,希望不是一厢情愿瞎球想。

    公孙雯和义泉不动的真正原因,不是顾及个人安危,而是,没有除去心中隐患终不能踏实。他们所观察,在瞅一个机会,但是,一路至此都没有时机下手,现在,宝藏已经找到,应该是时候了。

    对独孤剑低声说到:“独孤宫主,现在再不用有所顾及了吧?”

    义泉之意,独孤剑明白话中有话,想了想前因后果,算是安全了,但是,真的安全了吗?觉的不妥,现在动手为时擅早。说到:“还不是时候。”

    义泉急切的问:“为什么?”

    “谁也不知大门里面是什么。”独孤剑直截了当又明了的说。

    总是这个那个的一大堆理由,什么时候才能报仇雪恨,把公孙雯急的热锅上的蚂蚁,暴躁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