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孙雯怒到:“你们蛇鼠一窝,狼狈为奸,要是再胡说八道,担心命不保夕。”

    “呵,昔日的温柔善良都去哪了,想必是装出来的。瞧瞧你,逮住谁咬谁,跟只疯狗有何区别。”华玲玉早看不下去了。

    “你,,,,,”气的大煞,但未动手。因为,冤有头债有主。纵是一伙的,也不能滥杀无辜。

    心情缓然。

    听她的话,好像认识我,可是,自己一点印象都没有。问道:“你认识我?”

    “我不但认识你,还很了解你。”华玲玉没好气的说。

    公孙雯半信半疑,不知所措,迷惑了起了。

    公孙雯的怀疑,义泉清楚,要是再让她们对话下去,事情必是漏败,那么,自己辛辛苦苦费尽心血培养的美人杀手就此被夭折,付出的一切将付之东流,最终功亏一窥。后果严重,忙打断公孙雯的疑虑说到:“夫人,别听她胡言乱语,她所说的都是凭空捏造,毫无事实依据,不必理会。”

    公孙雯再度把大家所说的每一点帮自己恢复记忆的事情无所谓的丢之脑后了,说到:“你们这意思,你敢说不是围魏救赵?但是,这招在我这不好使,还是省省力气吧。”

    听起来用词不当,可意思十分恰当。有了别的意图拉开公孙雯对白衣郎君的仇视,不算用词不当而是恰到好处。王秀红思索着,只是可惜刚刚有了沟通的机会又被石沉大海了。看来,要想帮她恢复记忆,的的确确得想法,把她与义泉分开,否则妄想。在这种态势下,不可能做到,还是想法让她稍安勿躁,不要影响白公子的正常思维。说到:“白公子,狮子的毒雾已解,是不是可以进的门内了?”

    白衣郎君对公孙雯偏执的态度大为震惊,不知她吃了什么迷魂药让自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甚至污言秽语脱口而出,真是判若两人。是心疼是责备心情矛盾。她这个样子不但折磨自己还折磨所有关心她的人群,难过万分呀。不过心里清楚,这都是义泉的功劳,可是自己无法下手解得迷雾。要想让公孙雯恢复,唯一的办法就是,解铃还需系铃人,但这种想法想都别想,没戏。。。。。

    王秀红的问话打开了他的思索说到:“可以了。”

    嘴上这么说,但在心里不踏实,既然它能吐雾,说明还有机关。还不等他出话,尹馨刀客一伙四人便将冲了过去。

    他们就等这句话了,他们已经做好了准备,整装待发,就等白衣郎君确定了。话出,心急火燎的过去了,害怕白衣郎君一伙入先。刚刚靠近狮子两步距离时,一股极大的火焰喷了过来。

    火头细,火焰成蓝色,力道很大,噗一声,火苗如枪,直插而来。

    他们四人成横线一字形,左边是尹馨刀客长枪鲁一手黑虎使着最右头是笑面虎,一字排开。火焰袭来就是右边,由于没有防范,被火焰袭击到了,疼的笑面虎哭爹喊娘。

    虽是被火攻击,衣服却是完好无损,那么,伤势不会严重的。

    幸好被笑面虎挡去了攻击,不然的话,后果难料。尹馨刀客心里嘀咕着,真是大意了。

    几人慌里慌张的忙将笑面虎拉到一边,以防再次被攻击。

    被火焰攻击到的伤口是肩膀,笑面虎一个劲的叫着疼痛无比。尹馨刀客无奈只好扒下他的衣服看个清楚。

    在尹馨刀客的心里,笑面虎是小题大做了,看外表,并无大碍。

    打开衣服一瞧,果不其然,肌肤也没咋的,没有变色,更没有烧焯痕迹。说到:“没事,肌肤没有变色。”

    但笑面虎一个劲儿的喊着疼无法忍受。

    黑虎使着不耐烦的说到:“你烦不烦,什么伤痕都没有,别在那大惊小怪装逼了。”

    长枪鲁一手附言说到:“是呀,你这样,太让人闹心了。让我们安稳些。”

    笑面虎疼的是冷汗直出,可是他们不理解也就罢了,还这样恶意攻击,真是气死人不偿命。他们的做法,不妨可以理解为落井下石。颤抖的说到:“你们还是不是,,,,兄弟,,,,,,”

    黑虎使着:“这不废话吗。”

    “既是兄弟,为何不信我?”话后晕了过去。

    笑面虎的昏厥,几人惊恐不安。

    黑虎使着叫到:“宫主,不好了,笑面虎晕了。”

    独孤剑正与陈将军密谋着,找到宝藏如何解决白衣郎君一伙,这些人的势力非凡不得不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