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黑虎使着的呼叫,他们惊慌失措,不是好好的嘛,怎么突然如此了。

    原来,尹馨刀客刚才的一切,他们并没有注意,发生了什么根本不知。笑面虎再度晕厥让他们不可思议,甚至感到莫名其妙,这又是为什么?不由一怔。

    来到笑面虎跟前,问了缘由才知是被狮子攻击了。

    看了伤口并无异样,心脉正常,呼吸均匀,这是一个健康的信号。但是,他就是不醒,看来,必有蹊跷。说到:“为何行事老是这样,慌里慌张的,看你们干的好事。”

    黑虎使着:“宫主,不是我们鲁莽,而是姓白的说没事了,所以,,,,,奥,我懂了,他是给我们下了个套,真阴险。”

    长枪鲁一手:“你的意思是说,他是故意的?”

    “不错,就是诚心的。”

    长枪鲁一手转身吼到:“姓白的,你可真行,枉费我们这么信任你,没想到,你是一个人面兽心的小人,卑鄙到家了。”

    “不错,嘴里口口声声满口的仁义道德,其实就是一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口如蜜饯心如蛇蝎。求求你,不要这么下流无耻了好不好。”黑虎使着愤愤不平的吼着。

    白衣郎君正在思索如何解决狮子问题,不想被他们当头一棒打的不知东南西北。不错,你们受到攻击,的确是自己说安全了,可是,你们也不能不管不顾一切啊。看了笑面虎失去知觉昏迷不醒,应该是受伤不轻。不顾他们的辱骂走到笑面虎跟前说到:“独孤宫主,你可看出伤势如何?”

    尹馨刀客,长枪鲁一手,黑虎使着已经做好了动手准备,就等独孤剑一句话。

    独孤剑没有任何指示,在当下,还需他们一伙人的精湛医术,与自己仔细研究才能得出此病症如何治疗,因此,绝不能妄自诳语,否则,笑面虎或许就此再不会醒来了。说到:“伤口没有一丝改变,皮肤依旧,看不出什么。”

    看来复杂了。

    记得义父说过,有一种阴火,伤了人,全身皮肤无异样,但在骨髓深处有所改变,病变速度快,所以十分疼痛。说到:“如果猜的不错,他是被阴火所伤。”

    “阴火?”独孤剑惊慌不已“这种火只是个传说呀,怎么可能。”

    “但这是事实,不可更改。”

    “那还请白公子拿出珠子给他医治吧。”独孤剑言语急切,想到珠子的威力,或许能抑制此火在体内蔓延。

    如果说,此珠能让阴火熄灭,他苏醒那是更好,但是义父说过,只要被此光射过的东西,必须毁掉,不然,会顺势蔓延,很快毁了全部。说到:“珠子不知好不好用,我没有把握,要是珠子不灵验,他必死无疑。所以,以防万一,有一点我必须说明,必要时,去了他的胳膊,减少身亡的概率。”

    听他话意,好像了解珠子,不管怎么说,试了才有结果。黑虎使着说到:“别在这危言耸听了,快拿出珠子医治。”

    珠子取出后没有发光,等了一时,就是不发光,奇了怪了。这是何道理?白衣郎君琢磨不透,只能认为,解毒是它的拿手好戏,至于烧伤,对它来说是外行,不吃。说到:“珠子也无能为力,看来,尽快的做决断,不然,来不及。”

    “你是不是故意的?珠子在你手,谁能保证你没做手脚。拿来。”长枪鲁一手怀疑说。

    珠子岂能给他。白衣郎君没有辩白,看着独孤剑他有什么反应。

    独孤剑十分冷静,冷静的出奇。他知道,白衣郎君没有动手脚,珠子真的对这伤势派不上用处,看来,唯有取了他的胳膊保全性命了。

    尹馨刀客急叫:“宫主,他的胳膊发黑了。”

    如此坏消息,正如白衣郎君所说,此刻,不容犹豫,刻不容缓。随即点了要穴,从肩膀骨骼神经连接处,用内功,双手各持一头,然后用力一拉,只听咯噔一声,骨骼声响后,脱臼了,接着伸手示意要刀。

    尹馨刀客早已准备好了,随即递了过去。

    独孤剑速度极快,一刀下去准确无误,一刀拉下,没有碰到骨骼,神经切断,算是手术成功,剩下的就是用皮肤将切开的部位缝合,这点小活只有尹馨刀客来完成。

    白衣郎君见过这样利索的手法,在心里称赞。如果不是敌对关系,想必自己定会拜他为师。可惜,志不同不相为谋。

    无辜丢失一条胳膊,独孤剑怀恨在心。本来是一员猛虎大将,现在却是失去左膀右臂一般,令人心痛。总之,事情不会就这么算了。可眼前,出了这档子事,说明,又不得不依赖与他,少了他,就如少了一双眼睛漆黑无光。阳奉阴违的说到:“多谢白公子的提示,不然,笑面虎定是遭遇不测了。”

    白衣郎君知道,损失一个实力,独孤剑不会对此事无所谓的,更不会轻描淡写,那么,他现在的态度就不会正常了。罢了,不去揣摩了,切行切看吧。

    “独孤宫主太客气了,这是我力所能及的,举手之劳。再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何乐而不为呢。”

    独孤剑微微略意,没有在说话,因为,无话可说。

    陈将军拍手叫绝:“不愧英雄气魄。说得好。”

    无己老人,清苦大师,方丈大师,还有王秀红以及华玲玉绿凤,都是赞成白衣郎君的做法,因为,心胸宽阔。但是,这样做的后过很严重,无疑,给自己增加敌人。不过,既然敢这样做,就不怕他。虽是农夫与蛇的关系,但农夫永远会制服蛇。

    大家都支持,唯有子云子反对。说到:“怎么没有再掉一条腿呢?真不过瘾。”

    独孤剑终于按耐不住了,声音严厉的说到:“不要得寸进尺。”

    “那又怎么样?像这般凶残无德之人,救活只能是祸害武林,祸害别人,还有浪费粮食的混蛋,真不该啊。”子云子叫嚣了起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