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云子的话,谩骂成性。尹馨刀客不依不饶起来,说到:“你就是欠揍。”

    陈将军忙阻拦,说到:“冤家易结不易解,各位,再不要滋生事端了,我求你们了。”

    为了大局着想,陈将军不得不语气低调的给大家一个台阶下,好让事情消声灭迹。

    见事情平息,白衣郎君说到:“为了安全起见,请大家不要随意去摸任何奇奇怪怪的东西。”声落往前行去。

    白衣郎君知道,只要不觉得这里的东西稀奇古怪,就不会触动暗置机关,至于防不胜防的攻击只能是随机应变。上次来的时候,并没有这么危险,追根揭底,都是好奇惹的祸,所以,摒心拧气克制欲望就能直达宫殿。进的宫殿,必是让他们惊讶万分,甚至尖叫。为了满足私欲,贪婪之心必不可少,就会不顾一切的捞这摸那,便会触动机关在所难免。想着这些后果,白衣郎君一步步慢了下来,不知道该不该进的宫殿?若是不进,必会大战在即,若是进了,必会危险重重,甚至十面埋伏,那时,只有两个结果,生与死。既是侥幸活了下来也免不了的扒层皮。

    叹口气,想那么多干嘛,但愿所有人不要为财而死。决定进去。

    门口有了变化,让白衣郎君止步了。上次,门口面前是金黄色,有三尺宽,三丈长,这次变得是白金色,说明,必有机关,于是抬臂挥手示意止步。说到:“容我查看一番。”

    如何查看,只能是以身犯险,别无其他法子,若是这意思,只有试探性的前行,于是迈出了一步。还不等脚落地,注意到门口忽出现一道,黄不黄,白不白,只有三十公分宽的一条变色迹象,看上去能落脚。

    为何它会有变化?难道,它是警告不要入内?还是说明什么。

    不过,既来之则安之,若是打退堂鼓岂不遗憾。

    实话说,自己真的很想搞清楚那个人怎么就无辜不见了。

    想此,还是踏上危险的一步赌一把。若是不幸踩中机关中得大奖,也能提醒大家警觉。

    脚抬起,不知落与何处,面前有两个选择。

    变色痕迹和不变色痕迹。

    咳,赌一把。

    把脚落在了变色痕迹上。

    在落脚时刻,心里思索,若是有异动,则可迅速撤离。

    脚终于落下了,在变色痕迹上,左右展望,没有任何变化,终于吐了一口轻松气。说到:“大家可以走了。千万记住,随着我的痕迹走。”

    无己老人一伙都是轻拿轻放,所以相当细心,没有将脚步遗漏在白金色上,自然是安全,而尹馨刀客一伙人,除了笑面虎,其他人都是一一照做,生怕出岔子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笑面虎丢失一只胳膊后,神情恍惚,他是被独孤剑逍遥一郎搀扶着走向门口,脚下不利索,不小心碰到了白金色面,瞬间,从门口上方射下两只冰箭插入了笑面虎的头颅之中,随即,笑面虎成了一个冰人站立不动。

    此刻,独孤剑逍遥一郎才意识到危险就在身边,惊慌失措。

    如何解救,独孤剑毫无办法,看着冰棍的笑面虎,独孤剑似乎很失望。刚从死亡线上拉回来,这次又遭遇不测,看来在劫难逃。于是迫切救人的心态瞬间变了,不再是惊慌失措而是无所无谓。

    尹馨刀客急说:“宫主,就这样不管了?”

    “怎么管?”长枪鲁一手说:“机关重重,无处不在。”

    黑虎使着:“也不能就这样看着他死去吧。”

    “那你有何高见?”长枪鲁一手说。

    “这简单,只要再踩踏白金面,相信,定会有奇迹。”说着不动脑筋的狠狠踩踏了一下。如此做,黑虎使着早有打算,自己已经进来了,就算有冰箭射出也射不到自己,或许,不是冰箭一类的冷东西,而是相生相克的火种呢?于是不计后果的踩下了那一脚。

    不错,的确有奇迹发生,但不是火而是冰箭。

    冰箭速现眼前,不知来自何方,它出现的路线图谁也没有看到。

    对于他们的议论,纯属无稽之谈,要是真照行那后果不堪设想,势必很危险。于是注视着他们的一举一动,看引来不必要的麻烦是什么。不过自己猜想,一定是冰箭,果不其然,如自己所料。看到冰箭出现的时刻,它已经在黑虎使着的面前了,不知是何原因停滞不前,这就有了机会将它消灭。

    想是这样想,就是不知能不能来得及将冰箭毁灭。脑袋里面是这样想,其实手已经握住了乌金剑。在这个时候,最有效的解救方式只能是利用乌金剑的剑气回旋绕道直击目标。挥动乌金剑,剑气似人脑般绕过人群,与冰箭相克。剑气霸道,一般暗器不能与它抗衡,所以,轻而易举的毁灭了冰箭。

    这一切行动,速度就在眨眼间功夫,还想法怎么样对付冰箭,一道剑气将它毁灭。剑气的颜色很熟悉,自然是白衣郎君的乌金剑。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