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前的冰箭突然而至,正在琢磨如何应对,还在思绪,一道剑气恢宏,锐不可挡,化去了冰箭,算是不幸中的万幸。自己被救,该是多么好的一件事,但是剑气如此熟悉,那份高兴劲霎时消失。因为剑气来自乌金剑,也就是说是姓白的救了自己。要是别人,原本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何况是救命之恩,更是感恩戴德,一辈子尊敬与他。没想到是姓白的,这种心态瞬间消失,连声谢字都没提,甚至头也没扭一下看一眼白衣郎君。

    白衣郎君并不在乎这个,自己是为了大局,不是为了救人而要一句谢意。危机解除,就的面对更危险的场面。说到:“大家记住,千万别进那个紫色的圈子,绕着它走。”

    虽是这么说,自己也没有把握。上次是自己进了圈内才有了幻觉,这次,躲开它应该没问题。

    眼前的环境就是一座宫殿,上下左右,前后定位都是相当准位。最为让他们注意的是最上位摆放的那口棺材。即为宫殿,又摆棺材实属不解。好奇归好奇,疑问归疑问,只能在脑海里有想,绝对不可以大摇大摆地没有秩序上前,否则,安全没有保障。

    绕过圈两尺距离走,应该万无一失。白衣郎君在心里笃定,但又在心里疑虑,它不会有什么变化吧?果不其然,就在大家全部进入中央地带,那道圈忽然变大,大家全部包围到里面了。担心什么就来什么,防不胜防。

    大家一下紧张了起来,神情好似有些恐惧。

    白衣郎君知道,莫须有的幻觉便将来临,只是不知是什么。说到:“大家不要慌,呆会发生了什么都要克制自己的思维,千万不可随意行事,否则很危险。”

    说着话,想尽快走出圈子,却不然,圈子移动到一定位置就不动了,眼看着圈子的界线就在脚下,可是无法抬起脚迈过去。

    绿凤说到:“白大哥,有什么办法?”

    要说办法哪有,一些事到了最后才有适当处理,要说眼前,只有随机应变。说到:“没有办法可想,只有随机应对之策了。小心点,此处太过诡异。”

    说着话又看了一眼公孙雯,她与义泉紧紧相随应该是安全的,心里那份担心减少了一半。

    瞬间,地动山摇后,一队人马凭空而出,摇旗呐喊气势恢宏,每个人的世界里都是有着千军万马杀向自己的实况,随着摇摇摆摆站立不稳步入了疆场。前面冲过来的军队密密麻麻,足有千号人,手持兵器,杀气腾腾。看他们头饰打扮,身着服饰,应该是东晋时代。不由得想到前厅墙壁上所写的词语,看来,自己进入了东晋时代。白衣郎君看看身边没有任何一人在,再度不由得担心起大家的安危来,也不知他们如何状态。大军压近,不得不战,于是挥剑,子爵剑法现出,杀的军队人数寥寥无几,眨眼间,忽又现,杀了一波又一波无穷无尽,根本杀不完,累的上气不接下气,几乎要失去战斗力,要是再这么没完没了的下去,定会活活累死,得想办法。

    既是虚度空间,就有破解方法。瞅瞅空间每一角落,希望有所发现。果然,左上角东南点有一亮点,虽是不太明显,但在自己眼里却是极为突出。

    边战边靠近那个点,目的是一举成功,待时机成熟,顺势一跃而起直冲而上。大批军队岂能让他如意,各个穷追不舍。军队人多,实力相当,要论速度它们绝对的落差。就在快接近那个亮点时,突然剑雨飞横阻止了前行。

    剑雨成天蓝色。剑柄则是灰蓝色,剑刃则是深蓝色,而剑尖成金蓝色。万把剑身形成剑雨,密密麻麻又整齐有素,一起特有灵性的涌向白衣郎君。

    再是万般阻碍,也得逆事而为。因为,它越是攻击的紧,说明其重要性。乌金剑挥动,剑气飞横,无所不能,既是剑雨凶猛袭击,也不能阻挡剑气将它们一路击破变得粉碎。此而,趁势而为,一剑刺中了一尺见方的亮点中央。哗,眼前迷雾散开,回到了原来的空间见到每个人姿势各一,表情显示,都是艰辛的苦苦挣扎着,想必,他们此时的所作所为和自己一模一样。接下来,就得替他们破了梦境,让他们恢复原态。但是,这样的构思似乎有些草率不成熟,但是,必须这没做,丝毫不可违背思路,否则,全部人将会魂归西山。但是,如何能做到,让他想的头都炸。

    左右寻看,能否找到特别不一致的地方,如亮点什么的。寻了一周,无发现,或许是心态着急没有仔细观察的缘故。于是长出一口气,平稳心态后再一次寻找。果然,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在上方空间的左一角处,光线与其它拐角处光线大致一样,仔细查看,却是大不一样。

    虽是微微有些改变,还是没能彻底的改变,所以,没能逃过白衣郎君明锐的眼睛。

    刻不容缓,即刻毁了它。

    看大家的处境并不乐观,所以,都处在生死犹关的地步。

    挥动乌金剑,直插目标。

    有了刚才的一幕,就是前车之鉴,再要是直去直来恐危险,便饶了一个弯的瞬间,攻向亮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