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准备,算是心有成竹,势在必得。但是,他的构想虽是完美无缺天衣无缝,也不能左右对方的攻击。

    一排排短小的金针如雨,密密麻麻的袭来。看似它们成排,其实,实则是金针墙,面积很大,整个空间,离地面只有六尺高,不然,地上之人无一幸免,全被袭击。

    意识到危险来临,自然是拼命,竭尽全力,生死存亡就在瞬间怎能不搏。不过有乌金剑灵剣在手,还怕它个鸟。瞬间挥动灵剣,七百六十度连续不断,形成一道剑墙,有多少金针撞在剑墙上,被夭折,被粉碎,凭空消失不见了。好在金针只有三层,不像剑雨层出不穷没完没了,霎间清理阻碍一剑插了进去光区里,光区如灯灭暗了下来。随着光线暗淡,大家原有的痛苦姿势瞬间不见,而是唉声叹气苦不堪言。

    看到大家恢复神智,白衣郎君终于放心了,因为,公孙雯逍遥一郎都平安。

    再看无己老人一伙也是安然无恙,感到欣慰。

    终于,虚幻空间被战胜了。

    陈将军也是劳累,晕头转向,想必被搞的不轻。自语说到:“这是怎么了,一队骑兵猛将把我整的好惨,我无助时刻,那些战斧齐刷刷的横扫过来,千均一刻之际,忽然消失不见,幸亏他们不见了,要不然,我的头就不见了。真险。这是怎么一回事?”

    有了陈将军的问话,大家都是附议,自己也是如此,危机时刻,他们都不见了。

    原来,都是一个梦境,只不过对方的战斗力有些区别。

    绿凤见白衣郎君的神态与别人不一样,似乎感觉到,他没有入梦境一般。好奇的说到:“白大哥,看你精神,应该没被带入梦境虚幻世界吧?不然,你也不会精神焕发的。”

    白衣郎君实话实说:“和你们一样,我找到了机关破了它就出来了。”

    “机关?”绿凤在心里意识到,大家能从梦境内脱颖而出,是因为白大哥帮所有人解了机关。那么,他是如何做到的?厉害。想知经过,此刻不是时候,说到:“白大哥,这虚空风暴太邪门了,要是再不走出这圈,恐怕危险再次来袭。”

    无己老人:“不错,此处就是机关的入口,若想安全就得后退。”

    “不可。”陈将军急言,要是不拦阻,白衣郎君定会被他们唆使退出,这样的话,计划岂不泡汤,落得鸡飞蛋打的地步。“万万不可退出,否则,前功尽弃,难道,你们不会终身遗憾?。”

    要说这个道理,每个人都会有所感,但是,在生死存亡之际,定不会为了一句遗憾而冒险。

    白衣郎君没有这种想法,因为,不能退出。

    在看了周围的地形后,发现没有退路,就是想退出,此刻也是无路可退。说到:“陈将军放心,此时此刻,我们只有前进的份没有退出的权利了。”

    “你的意思是说?,,,,,”陈将军高兴又犯愁。

    “是的,退路比进路更危险。”

    “这怎么可能,一路机关破除,理因平平安安才是。”陈将军很疑惑。

    白衣郎君解释道:“话虽如此,其道理也如此,可是,这是个不规则的虚度空间,自然就有它的倒行逆施一法则存在,这点,我们无法更改,自然,就得遵循它的道迹慢慢破除。虽然说,前进危险重重,但总的来说,前进与后退一样的危机四伏。在这种情况下,请问,你何选?”

    “自然是前进了。”

    绿凤质问说到:“怎么进?现在退无可退,进无明路。”

    “是的。”白衣郎君明确的告诉绿凤说“为今之际,只能是顶着风雪前进了。”

    为了大业,陈将军很赞成白衣郎君的决定,鼓励的说到:“白公子英明神武,真不愧是干大事的人。佩服。对了,有一件事我一直不明白,还请白公子解答。”

    “请说。”

    ”我在虚空里,在危险时刻,那些家伙突然消失,是不是也与你有关?比如说,是你解开了机关。要是这样,难道,你没有被带入虚空?”

    白衣郎君微笑了一下说到:“要说没带到幻境那是假的,只不过我找到了机关,有了这一点,对破开总机关就有了帮助,所以,显得很轻松,你们得救了。”

    大家算是明白了。

    尹馨刀客说到:“既是如此,为何笑面虎还没有走出冰封。”说着话转头看去,什么也没有了,消失殆尽。“他去哪了?”

    独孤剑说到:“别找了,他已被冻苏成酱了,随着机关被破,温度升起,自然如流水消失了。”

    黑虎使着不解,为何没有痕迹说到:“流水也的有痕迹呀。”

    独孤剑气煞的说到:“哪来的痕迹,凭空消失。”

    “既是如此,就不去论他了。”说着话,看着眼前的一切,让陈将军迫不及待。金灿灿的皇帝宝座,金灿灿的御笔,金灿灿的圣旨备案,让他眼花缭乱。要是坐到宝座上面将笔拿在手,再下一道御旨,过把瘾,那种滋味别提多美了。一番幻想后,迫切想实现,说到:“白公子,既是退无可退,那我们前行吧。”

    前行,自然势在必行,但如何行,怎么行,才能到达彼岸。

    眼前,咫尺天涯,但是很难迈出第一步。

    要说近,的确近,只有十步之遥。要说远,太远,望梅止渴,又望穿秋水,不可能到达的地方。

    面对如此境界,无计可施,几乎举步维艰。

    就是一个圈,可大可小,随着他们的走动瞬间变化,到了台阶处,偶有一道光就地而起。谁都明白,那是杀人不见血的刀子,足以让人瞬间粉碎不留尸骨。既是如此,谁又敢以身犯险,因此,都是小心为上,绝不轻举妄动丢了性命。

    无己老人一伙自然是相信白衣郎君,每走一步都是小心翼翼,在心里,不是说依赖,而是绝对的信任。

    无己老人心无旁骛,好像没有发生什么事一样的冷静,说到:“此光墙幽暗不明,若是强行,必性命之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