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己老人打量圈线光墙后,忧虑的说光墙暗淡,甚至隐蔽,说明杀机很重,切不可大意。

    白衣郎君怎能不知它的特性,心中有数。既然是暗置机关自然是危险,怕它就是死路一条,那怕再是艰难险阻必闯不可。说到:“无己老人不必忧虑,只要我们齐心协力,相信,没有搞不定的事。”

    “对,此话道理深远,言之有理啊。”陈将军又是赞扬,其目的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朗。相反,他是不会参与其中的,只是吆喝声响亮罢了,不过,就是他的这股嘴上功夫,让大家融入到了一起。

    真是:一句好话如夏季暖人心,良言君道。一句恶言如寒冬日冷锋相对,撇之千里。

    虽是目的不纯,但大家也会心甘情愿的去随和,因为,符合自己的切身利益。陈将军就抓住了每个人的心理,如若不然,各个牛逼哄哄的,谁会搭理他。

    而白衣郎君深知陈将军的心思,但为了更多人的安危,只能照他的意思办,更多的理由,是让事实迫于无奈必做。

    打量一番后,只有靠乌金剑来破解玄机了。临空挥剑,剑指光墙劈了下去,随即,一道金黄色光线如烈焰突起顶住了剑气相持着。光墙威力就是厉害,剑气无法支持下去,一声响后,就像被什么东西膨胀,嘭,顶的白衣郎君只好撒手,不然,必会伤身。跌跌撞撞落地不稳,连退七八步。要是没有绿凤在后面搀扶,定会被强大的气波冲之门外。这一举动,知道了光墙有着巨大的威力,不可小觑,好在没有其别的事件发生,看来,它的作用只是起到阻挡,并未有攻击性能,故原状未改。

    众人原有的信心顿时削去了大半,各个唉声叹气。只有高手清楚,仅凭一人之力做到这点,又不受其害已经不易,说明,此人之力,着实不凡。由此可见,若是众人联手,定能胜它。

    独孤剑思绪一时,看出光墙必破的要点说到:“白公子武艺非凡,能安全着地,这是预料中的事。有此分析,要是我们强强联手,你看,有几成把握?”

    刚才接触到光墙后,一种强大的气道就像炸药包爆炸后喷出的力道推着自己,若是不及时躲开,后果难料。说到:“按我刚才的接触,我的力量对于它而言微不足道,就像小鸟撞在墙上一样毫无抵抗力。若是大家联手,我信,一定有把握。”

    “那就事不宜迟,我们动手。”陈将军又在推波助澜。“有了集体出动,还怕它不破。”

    众人用足了力气,准备一力克敌,就在他们发功之时,右边的墙壁有了变化,它的颜色有原来的白金色变得墨绿色。

    它的变化,在白衣郎君的心里一直期待着,要是没有改变那才奇怪。记的,上次改变时,自己速速离去了,现在,看看它们又出什么幺蛾子。

    大家一本正经的准备应战,听到白衣郎君说到:“大家小心,右边墙壁有攻击。”

    众人一度紧张,几乎惊慌失措,都感大事其妙,机关还真多。抬头仰望,它的攻击已经开始。

    只见一条条墨绿色植物花飘来,足有十余支。形状头大圆,就像一根根刺整齐的排列,不时,又一根根有数的掉落。顿时,空间花香肆意,原有的清新空气不在,变的浑浊,入鼻质量特差,就要呛着。

    如此清雅的香味,绿凤赞不绝口,太美妙了,是这辈子闻到的最好的花香了。说到:“白大哥,这是什么花?”

    对于此花,大致就像蒲公英,从它的外体形状可以确定。但是它的气香让人不可思议,说明必有蹊跷。说到:“这花好似蒲公英,但它的味觉让人难以接受,小心有毒。”

    “怎么可能,白大哥你谨慎了。”绿凤闻着香味毫无防备的说着。

    看到大家都是一样的动作,自己觉的是不是小题大做了,可是,这些花来的诡异,怎么可能没有问题呢?

    要想解开谜底还需进一步观察。

    大家都是如此,自管闻着香味,不管不顾一切,就连绿凤此刻,对自己也是不理不睬,一阵子痴笑,一阵子兴高采烈就要蹦起,一阵子大哭不止。

    这是什么情况?白衣郎君研究着每一个人的动作。

    奇怪,他们都如此,自己为何没有与他们同样?这是什么缘由?

    再看看,有什么异常。

    过了一会功夫,果然,众人似失去意识没有了精神支柱慢慢的倒下了,还有好些人内力不羁嘴角还有鲜血流出,白衣郎君焕然大悟,原来他们真的中毒了。事不宜迟,紧急的拿出珠子,光涂四壁,布满整个空间。光的作用极大,那花渐渐地枯萎了,香气自然消失了。光照的空间的香味消失殆尽后才收起了珠子,可是大家还是不能清醒,但气色有所好转恢复了原态。

    绿凤醒来早些,她没有脸色骤变,也没有嘴角流血,看来,中毒较轻。有些疑惑,什么原因让她这样?细想,有了答案,原来是因为有乌金剑。既是乌金剑,自己也有啊,但自己的情况与她完全不同,这又是什么原因?

    这一点,自己无法知晓不得其解。

    绿凤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脑袋晕晕乎乎的,眼前任何摆设都在幻动,有的还在说话,还在嘲笑自己没用。。。。。。使劲的摇晃了脑袋后,眼睛算是看清了物体,但脑袋疼了起来,而且疼痛难忍,快要尖叫了。

    白衣郎君走到跟前说到:“绿凤姑娘,你怎么了?这么痛苦。”

    绿凤忍痛艰难的说到:“头,,,,好,,,,,,痛。。。。。。。还有幻觉,它们都在大笑,不过,让我制服了。哈哈,,,”

    眼前的一切完好如初,根本没有一样东西在动,她这么说,看来,又是幻觉,并且,神经已被抑制了。要不是珠子,后果真的严重。

    此刻,大家陆续醒来,都是绿凤刚才的症状一模一样没有丝毫的改变,难道,他们的幻觉还没有消除?要是如此,看来,中毒不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