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他们情况,中毒不浅,得想办法给他们解毒才是。

    看了公孙雯和逍遥一郎,他们都是沉睡不醒,有心过去唤醒他们,又觉不妥,那么,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快替他们解毒。

    其他人都已醒,为何他们如此?

    莫不是有其他原因?

    那么,是什么原因?

    仔细想想,有了答案,与他们失去记忆有关。

    失去记忆,只能是神经受到了强制性的刺激,也就是说,某种枝叶或某种动物的毒液输入了他们的体内,本已中毒了。

    所以,他们的性情突变,而且成了完全的陌生人,为人处事也是判若两人。意识被篡改,神经被抑制,原本有了伤害,这次又再度毒气入侵,自然是伤口撒盐伤势再度严重。

    迟迟不醒来,不知结果如何,是好是坏心里没底。不管怎么说,大家他两中毒太深,为他们解毒是目前最重要的事情。只要解得毒,还怕公孙雯逍遥一郎不醒。

    不过如何解,毫无心计。

    独孤剑,义泉,醒的较早,但是,他们头痛,眯着眼缝,见到白衣郎君在看大家的伤势,装作痛苦的样子,不肯起身,一直观察,,,,,,一直观察,看他有何动作。

    而无己老人一伙,由于原本就有伤害,再加这次毒气入体无法用内功顶抗,所以毒气布满了周身,虽是醒来却是精神恍惚,脑袋发胀,更是意识模糊。

    如何结束这一切,白衣郎君束手无策。

    按理说,珠子的光亮让空气完全彻底的过滤了,不再会有毒气存在,可是他们的症状极其糟糕。唯有的解释,那就是,毒气已入骨髓,很难迅速的清除余毒,接下来,只有时间说明一切了。一个字,等。

    又看了公孙雯逍遥一郎,他们还未有苏醒的迹象,着急也是干着急,不如慢慢期待他们的苏醒,但愿一切正常。

    又看了周围的环境,还是无法一个人突破。

    那道光墙烈焰时不时冒出,好似在提醒自己,不要轻举妄动。

    看着白衣郎君为难的样子,绿凤挣扎着站了起来,声音脆弱的说到:“白大哥,有没有发现突破口?需不需要我的帮忙?”

    此刻的绿凤,意识算是清晰,但行动还是不能如意,迟缓。勉强站起,算是最大的胜利了。

    站直一会,感觉良好,好似精神慢慢的强大了起来,说明身体内的毒已经被克制,正在一点点的被身体内的抗体慢慢的消化着。如此计算,无己老人一伙,相信,不用多时,也会安然无恙的。说到:“环境看起来很简单,就是没有突破口。你想帮忙都帮不到。”

    没有突破口,绿凤没有失色显得冷静,不焦躁说到:“那只能是闯了。白大哥,我帮你。”

    要说绿凤出手,根本无济于事,不过,有了乌金剑在手,相信,可以一试。但她的身体刚刚遭受了攻击,恐怕此刻,已是有心而无力。担心的说到:“绿凤姑娘,你身体怎么样?要是不适,就不要勉强了,以免身体吃不消,引起再度昏溃。”

    为了表示自己并无大碍,绿凤特意的伸伸手脚,信心百倍的说到:“瞧,一切如就。”

    白衣郎君怎能不知绿凤的身体情况,他人都是浑浑噩噩,甚至“强弩之末,”她这样做,无非是想帮助自己,但是,仅借两人之力纯碎是以卵击石,没有一点胜算,自然,信心不足。要是直言不讳,恐怕,绿凤姑娘会难过。犹豫一下说到:“即是如此,我们就试试吧,不过,说好了,千万别硬撑。”

    绿凤点点头,同意这个观点。

    无己老人几人都是忍痛坐立,虽是没有起身,可是一直关注着白衣郎君,希望他不要在着急的情况下做出破格的事来。

    子云子说到:“你一人之力微不足道,就算绿凤姑娘和你联手,只能应付光墙威力的五分之一都不到,你们这样做,岂不危险?”

    子云子劝说白衣郎君不要做没把握的事,害人害己。

    白衣郎君安慰子云子说到:“大师莫担心,我们先试试。稍有不适,立刻退下。”

    清苦大师说到:“试试无妨。白公子百毒不侵,再加功夫相当,定会没事的。我们相信你们,加油。”

    众人都是打气助威,此阵势,让白衣郎君信心满满。

    除了无己老人一伙人摇旗呐喊,独孤剑一伙人却是装聋作哑。不过他们的心里都是希望白衣郎君此举成功,然后,顺利的蹲守宝藏。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