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私自利的独孤剑一伙人,只顾自个的安危,哪还管其他事情。看着白衣郎君和绿凤就要冒险,他们却是不闻不问,若无其事一般。

    正在为自己与众不同的事情疑惑,清苦大师就点破了这层纸。百毒不侵?让自己不由疑惑起来,我有这么牛逼吗?不过,经过种种迹象表明,确实,自己在任何情况下,都是头不晕,心不慌的症状,难道,自己真是百毒不侵?答案,是。即是如此,在山洞所发生的一切都有了合理的解答,原来如此。

    还想问几句不明白的问题,绿凤说到:“白大哥,准备好了吗?”

    白衣郎君打住思绪说到:“好了,我们来吧。”

    这次,白衣郎君没有跃空,而是采取安全措施就地攻击。

    这种方式,绿凤有些迟疑,故行动迟缓。细想后,便知原因,不再问。

    就这么稍稍一丝动作,让白衣郎君看出了一丝端倪,解释说到:“绿凤姑娘不要多想,这样做安全。”

    绿凤微笑了一下点头说到:“晓得。”

    两人不约而同的挥剑,将双剑交叉,也就是剑尖相搭。瞬间,两道不同的剑气如闪电般凭空而出。乌金剑双剑合并威力无比,剑气更是气势恢宏,霸道无比。有了双剑交合,威力胜出单剑,瞅中目标,一力而下,劈向了光墙。光墙灵验早有反应,在半空中,已经与剑气接触。这次的接触,比自己料想的结果好上百倍。因为,没有那种被震的感觉了,而是很柔软的感觉,因此,光墙好似下降。但是,这是自己最大力量的对抗了,死死坚持着。

    多么希望再有一点力量。。。。。可是,没有他人再会出手了,看得出,他人坐起已经是不容易了。

    白衣郎君,还有绿凤对抗光墙的结果,有了明显的信号,无己老人一伙看在眼里喜在心里,都知道,若是再助他们一把力,光墙就会彻底垮掉。相反,若是助力迟疑,光墙被会反噬他们。

    无己老人说到:“现在,该是我们出手的时候了。”

    “对,就差我们一把力了。”子云子说着就要起来,但是,很艰难很吃力,神经麻痹,身体不听使唤,坚持了几次都以失败告终。说到:“各位,我站不起来了,谁能帮帮我?”

    “我来。”方丈大师说着话就要起身,但感觉与子云子相同,全身瘫痪。不解的动动手臂,还是挺灵活的,为何站不起来呢?“各位,我的症状也是如此呀,抱歉,我不能帮你了。”

    王秀红大为不解,奇怪,刚才醒来,腿脚利落,并没感到有任何不适,这是怎么了?想着这点事儿,自己试着起身,不行。“我也是一样的感觉,看来,我们中毒不浅那,毒雾把我们的神经麻痹了。”

    华玲玉不解问道:“秀红,你对毒质了解颇深,可否晓得,我们被毒质侵害到了哪里?当然,我知道脑部必受其害,我是问,是什么部位直接导致我们如此的?”

    毒气侵身,第一关受到刺激伤害的是神经,要说,是什么部位导致如此,那就是呼吸器官了。刚才,咽干舌糙,就是很明显的症状。思索一时说到:“空气质量较差,对我们的咽喉危害很大。此毒利用肺活量,随着气流灌注全身,致使全身经脉受到冲击,细胞毁坏严重。要是没有白公子及时解去毒雾,现在,我们就不可能在这说话了。”

    听到王秀红细致的分析,大家都是焕然大悟。

    无法起身,意味着不能帮到他们了,总的想法,总不能看着他们坚持不住,最终功败垂成前功尽弃。无己老人说到:“谁能起身,帮我们一把。”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