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己老人着急,希望有能力站起的人帮自己一把,可是,周围没有一个人吭气。

    当然,是指独孤剑一伙人。

    独孤剑靠着强大的内力抵抗,吸入的毒雾自然就少。听到无己老人一伙的症状心里犯嘀咕,自己是不是也是如此?于是动动手脚,都很灵便,心里那份担心自然消失了,继续装睡。

    无己老人在心里盘算着,能有能力站起来的,只有独孤剑,所以一直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发现他的动静后,看出了端倪,原来这家伙早就行啦,要不是大家这样的症状吸引他,看来,他会一直装睡下去的。说到:“独孤宫主,不要再装了,要是再不出一把力,大家都会葬身于此的。”

    独孤剑怎能不知这个道理,可是,仅凭自己的力量怎么能行。说到:“光墙威力强大,非人力而为之。他们如此做,真是自不量力。”

    无己老人烦道:“你别说那些没用的,快起来帮我一把。”

    “如何帮?”

    “睡着能帮到我吗?”无己老人实在是着急有些烦恼。

    独孤剑明白,要是此举成功,何尝不是一件大快人心的事情。想着,慢慢的站了起来。悄声带点牢骚的说求人还有理。不过在这钟情况下,事态紧急,可以理解。来到无己老人面前,迅速的出手,拉起无己老人的右手,就像拎物品,轻飘飘把无己老人提起四尺高,脚底离面,又轻轻的放下一点,这样,算是整个人被扶起。

    无己老人的脚落地的那一瞬间,没有任何反应,挺了一会功夫后,感觉到有了麻木的知觉,麻中带疼,两条腿相当难受,就像被刀刺进神经一样,不说是很疼,可那种感觉难受。

    这些感觉,便是神经严重受损后慢慢复苏回到原点的症状,无己老人很清楚这些。

    独孤剑提着无己老人有些不耐烦,但心里清楚此时此刻他的症状。说到:“怎么样了?”

    这是与他近距离接触还是第一次,看着无己老人被自己拎着,随即那种害人心萌生。不过这是非常时期,再是仇怨深刻,此时都不易大动干戈。不错,现在是好时机,千载难逢,不容错过,但是,有利必有鄙,杀了他就等于杀了自己杀了这里的每一个人。这样做值得吗?得到的答案想而已见,不值。于是这种心态埋进了心底。

    “再等一会,马上就好。”稍停又说:“怎么,你坚持不住了?”

    “哪里是这原因。我担心,他们的情况很危险。”说着话,看着绿凤。

    “这还像句话。”无己老人微笑着。

    “我哪时言过其实了?让你这般评价。”独孤剑不愿意的责问。

    不经意的一句玩笑话,让他发急,是自己没有注意到对方是谁,是自己失误。要是与他争锋相对下去,必会不愉快,还会坏了大事。为了顾全大局,务必与他道歉,否则,他会没完没了。双手一报,算是见礼说到:“对不起独孤宫主,是我玩笑了,还请不要见怪才是。目前,白衣郎君,绿凤姑娘为了大伙,不顾自身安危,已是危在旦息,还请独孤宫主出手相助才是。”

    独孤剑怎能不着急,他是不会看着绿凤就此遭遇不测的。看着无己老人站立不稳,站起来的悬念大,心急如焚问无己老人可否安全站起,因此别有一番打算。

    盘算着,要是他们如愿站起,就能助他们一臂之力,自己就不会出手了,除非危机时刻。说到:“有了你们相助,足矣。我相信你们。”

    不到一刻时分,那种痛苦的感觉渐渐地消失了,有了知觉。动动腿脚,果然,有反应。腿可以伸缩自如,脚可以上下左右来回转动。有此动作,无己老人高兴说到:“我完全恢复了,多谢独孤宫主帮忙。”

    说着,又去扶起子云子,待他恢复后,此刻多了人手,以此类推,清苦大师,方丈大师,王秀红,华玲玉,各个很快恢复了过来,内力也是恢复了。事不宜迟,刻不容缓,大家万众一心,一字摆开,前后相搭,双掌紧接双肩,给对方输入内力,最后到了无己老人身上一并发出,借助到白衣郎君那里。

    有了众人之力,白衣郎君轻松多了。要是助力再迟一会功夫,定会被光墙反噬。原本已经占居有利位置的光墙,随着大家的助力,顷刻间,高高在上的光墙瞬间下降,一降再降,直指一道光线像开花溅开,发出一声后消失不见了。此声音怪异,像是召唤同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