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墙崩溃,代表着胜利永恒,毕竟,邪不胜正。(书屋 shu05.com)

    大家欢呼,兴奋,相互举起拳头使劲儿的一攥,代表兴致高涨,用这种心态庆祝一番。

    随着光墙的倒台,每个人都像没遭遇过此事一般,精神倍儿爽。

    再看公孙雯,逍遥一郎,他们也醒了过来。他们摸摸脑袋,动动手脚,看样子也是头疼万分。只要是醒来,说明危机已除。

    此刻,白衣郎君满意了。付出总有回报,总算,功夫不负有心人。可是,独孤剑一伙人谁也没有说什么,只知道看看自己全身是否坏了哪一块,然后,眼盯着前面,如狼见了羊,脚下生风,速度极快,还不等有人说话,尹馨刀客,黑虎使着,长枪鲁一手看了独孤剑一眼,不顾安危,向前冲去。

    独孤剑知道他们的意思,没有拦阻。自己也知道,前面必是危险重重,但未可知,说不定危机已除平平安安了,所以,在现在这种时候,不能再畏首畏尾,否则,定会被人抢先坏了大事。

    他们的前冲,陈将军不高兴了。找到宝藏是自己领的任务,可是立了军令状的。如今,他们这般,定会把宝藏糟蹋个乱七八糟。想阻止他们的肆意妄为,能力有限,是不可能的。话说回来,要是没有独孤剑点头,尹馨刀客一伙不会擅自行动的,因此,自己出面阻止,定不会理睬自己的。怎么办,才能让他们止步,但在这种情况下无可奈何。陈将军气恨自己,身边没有士兵,只好由他们而去,总之,他们不会拿光宝藏的。无奈的看着独孤剑。

    白衣郎君没有注意尹馨刀客一伙的行事,而是在观察前面是否安全,还未有眉目,他们三已经冲上台阶占据了宝座,桌椅,以及棺材,好的一点,没有摸东摸西寻找宝藏算是识大体没有轻举妄动。或许他们知道,此处机关重重,危机无处不在。或许是在等待独孤剑的命令。

    陈将军说到:“独孤宫主,你这是何意?未免有些冲动了。”

    独孤剑微笑一下说到:“陈将军误会了,我只是让他们探探路而已。”

    陈将军奥一声再没说话。他这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罢了,随他们去吧。前方未明,宝藏不一定就在此。

    白衣郎君注视着每一个地方的变化,好在没有任何反应,看来,危机真的解除了。

    绿凤说到:“白大哥,你在看什么?”

    “我有些不放心,观察一下。对了,你的脑袋还疼吗?”白衣郎君很关心。

    “不疼了,不过,总觉瘟瘟响,很不舒服。”绿凤用手指敲敲自己的脑袋。“不过也没什么。”

    “脑袋响?可不是什么好事。要不我给你输点内力压压?”

    “不了,白大哥不必担心。”说着,脸带微笑摇摇头“瞧,没事了。”

    “这就好。”

    黑虎使着看着眼前的金笔,感觉它在动而且还在写字,好奇,便要拿起它。手慢慢的,而且小心翼翼的接触金笔,还不等他的手摸到笔,金笔已经立起,飞到了黑虎使着的手里。

    拿着笔,黑虎使着受宠若惊,看来,金笔与他有缘,激动不已。说到:“你们看,它注定就是我的。哈哈哈,,,”笑的得意忘形。

    有了黑虎使着的举动,独孤剑悬着的一颗心算是落地了,看来,前方无危险。说到:“陈将军,咱们是不是该前去了?”

    不错,是该前去了。此刻,宝藏在前方是无疑了,但是现在,有三方势力存在,得想法除去另外两股势力,不然,宝藏难以平安到手。独孤剑野心勃勃,必是势在必得,而白衣郎君一伙人虽是对宝藏不太感兴趣,但是,谁见了金银财宝不眼红。两方实力,必有一方与自己所用,不然,无法除去这两方势力。与谁结盟?陈将军拿不定注意。除去另一方正确的选择至关重要,陈将军衡量着眼前的两方势力。

    要说阴险狡诈,独孤剑必是独占鳌头,搞不好,会被他利用。

    要说诚信可靠自然是白衣郎君。但这个人正气凛然,很难融入自己的体系,不过,这样的人就得用些计谋,否则,言语都无法搭。

    思前想后,觉得与自己合作可能性大的还是独孤剑。本与他是合作者,想法自然是心投意和,除去白衣郎君一伙便是不再商议。但除去白衣郎君一伙后,该如何应对此人?此人心狠手辣,与自己除掉白衣郎君,也是他所求。那么,除去白衣郎君后,他是不是也在盘算该如何对付我。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