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后左右上下看了一通没有发现任何怀疑点。(书屋 shu05.com)现在,目标只能是眼前了摆设了。金笔已除,剩下的就是圣旨卷,再无其他。要说圣旨卷附魂可能性很小,于是排除了。再看棺材,两条紫凤围绕周围,盖上则是大红颜色,看来是个女性。

    这般气派的棺材,可想而知,只能是皇后拥有的权限,那么,是那朝那代的皇后?自问后想起刚进门两侧写的简要告知。要是按告知解析,毫无疑问,此棺内定是司马昭之妻。要说诡异东西,看来与这棺材内的主人大有关系。

    刚想起步往前,查看棺材里面到底是什么,又觉不妥。既然有了猜测答案,没必要冒险了,百分百,就是司马昭之妻。

    此刻,绿凤拿着金笔说到:“白大哥,你瞧这笔,太诡异了。原本它就是一种武器。”

    武器?白衣郎君一惊,难道,是自己的判断失误?还是这东西原本就是一种武器?

    一系列的疑问让他焦头烂额。

    思绪一时,总觉此事蹊跷。要是记得不错,它就是一支笔,而且质量相当。那么,是什么原因让它变成这样,难道,那个附体的东西并没有离开?

    看了看尹馨刀客三人,他们的异常让自己有了答案。

    想了想,确定了答案,那东西没有离开。若是离开,他们三个就不会如此了。

    见到自己的属下痴呆不动,定是没有消去魔气,还在被控制。独孤剑着急,急步走了过来向白衣郎君双手抱握算是见礼说到:“白公子,魔障已除,小徒为何还不清醒?难不成,是中毒太深?”

    有了独孤剑的问话,白衣郎君这才结束了思绪,听到提问,已有了答案,说到:“独孤宫主有所不知呀。实不相瞒,金笔虽然掉落,但它的灵魂依旧存在。也就是说,它并没有真正死亡。”

    这样的答案,让独孤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糊里糊涂,就像听神话。脸色疑惑的说到:“你的意思是说,这家伙并非是无魂魄的金笔?而是附有生命的玩意?”

    白衣郎君点点头:“是的。”

    独孤剑不敢相信:“这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子云子到了白衣郎君面前应声说到:“世上之事千奇百态,什么事都是有可能的。我说独孤剑,不要那么幼稚好不好?都这么大岁数了,还像个孩子。”

    独孤剑真想把他好好教训一番,美美的出一口气,活这么大岁数了,这还是头一次被人羞恶。但现在,有求于白衣郎君,无奈,只好忍气吞声不吭声。

    独孤剑没有追究,说明他不与子云子前辈计较,这样也好。不管他出于什么目的,总之,大家会暂时的相安无事。白衣郎君又说:“其实,金笔本身是只笔,没有生命力的,只不过,有东西附在了它身。”

    这个观点让独孤剑更是疑惑,完完全全的听不懂,就像听神话。不明白的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到:“白公子,麻烦你说明白一些,我这反应慢了。”

    还不等白衣郎君开口,子云子打断他们的对话,目的是不让他知道的太多。实话说,自己也不敢相信此等说法,但此话有白衣郎君口出,也就不在怀疑它的真实度了。可独孤剑他想知道,就不让他知道此事。说到:“白公子说的已经够清楚了,若是一个植物人不明白我信。。。。”

    变着方骂人,独孤剑忍无可忍,真想一个巴掌甩过去。但为了徒儿的安危只能是一忍再忍。语气僵硬的说到:“我现在不想与你争吵,因为日后有的是时间,那时,我尽情的陪你玩。”

    子云子吆喝一声“有本事现在就来呀,何必浪费这美好的时间呢?”

    此番话,就是激起独孤剑与自己动手,这样,就可以无形中杀了那三个恶惯满盈的东西。

    你。。。。。。独孤剑攥紧了拳头,骨节绷的咯咯响。真想一拳打过去要了他的命,但此刻,三条人命捏在白衣郎君的手里,要是动手,岂不是自己杀了他们三。想想子云子的所作所为,依稀明白了他的用意,原来,他是要与我争斗是有目的的,如此一来,白衣郎君就会顾及不到他们三的安危了,最终,他们三命归西山。好狠那,子云子,这比帐算是记下了。预测到了子云子的用意,他的脸色变了,变的和颜悦色,老奸巨猾,一副求和的态度。说到:“子云子掌门,不要急嘛。跟你切磋武艺是迟早的,不过不是眼前。为今,大家的生命受到了严重的威胁,理应齐心协力一致对抗外敌入侵才是眼下重中之重的事情,所以,你我的较量不宜是这个时候吧?”

    独孤剑的质问,让子云子顿觉无话可说。丛是自己理由充足,也不能驳斥他的这个理由。丛是与他仇深似海,在大团结联盟面前也得忍。毕竟,大家处在危机时刻中。说到:“没想到你独孤剑也能说句人话。你说的不错,不无道理,那我就期待你的到来。”

    “好。”独孤剑声音延续很长,在心里叫着,真是不知死活的东西,我不找你麻烦算是你祖坟烧高香冒青烟了,你倒好,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闯进来,自寻死路。对付了子云子,现在,该是解救他们三了。说到:“白公子,刚才你所说的可是真的?”

    白衣郎君没有疑虑的回答是的。

    “要是如此,该如何破解?”

    破解之法没有头绪,只能是按自己的思路寻找,看来,是时候打开棺木了。但金笔还未变样,说明那东西还在。至于什么原因便不知了,自己分析,应该是受到乌金剑剑气的冲击受伤发晕了,不然,不会是这个样子。说到:“绿凤,把金笔放下,小心伤你。”

    绿凤恍然大悟,立刻放下金笔。问:“白大哥,你的意思是说,那东西还没离开?”

    “是的。不然,金笔怎会这样。”说着话看了金笔的毛尖,觉得,此东西就附于此处。于是当机立断,举起剑,对准金笔头劈了下去。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