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现情况,举剑劈下,这样,完全的将它制服并毁灭。

    剑气袭来,金笔有所感应,但是没有大的动作,只是本能的挣扎了一下,也就是金笔微微的上下动了一动。

    剑气凌利,狠狠地劈在了上面,位置刚好是在笔尖与笔身接触点,一声嘶嚎它们分开了。笔身向下弹去而笔尖向上飞去,便是棺木摆设的地方,于是从棺盖缝子入了棺木内。

    大家惊恐不已,在心里说着这下完了,没有除去那东西必是隐患。

    绿凤问道:“白大哥,下一步是不是该攻击棺木了?不能让它藏与棺木內。”

    由此动作,白衣郎君面带微笑乐了,自己的分析是正确的。说到:“绿凤姑娘言之有理,也是我想要的。不错,我们事不宜迟攻击它。”

    两人挥剑轻功跃起空中,依然,双剑合并,威力不可阻挡。剑气还未劈到棺木,棺木上面显出一层绿色的雾气将剑气阻止劈不到棺木。

    接触到雾气后,感觉到它的强大,两人竭尽全力死磕着。好在雾气的力道只是防御没有进攻性感觉轻松。

    绿凤说到:“白大哥,这样可不行,时间长了定会吃亏。”

    白衣郎君也清楚这一点,但是,两人用尽全身的力量也只能是这样的效果,要想有下一步的效果,必须得有人相助,否则败局已定。说到:“想摆脱这种困境,只有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绿凤着急。

    见绿凤着急,白衣郎君面带微笑安慰说到:“绿凤姑娘不必紧张,我说的办法,莫过于有人相助就好。”

    绿凤明白的点点头转头看了大家一眼,心里有数了。知道谁会出手。想喊一嗓子,有觉太俗气,所以,还是让他们自个出手吧。

    绿凤的一举一动让无己老人一伙懂的其中的含义。

    无己老人说到:“各位,该是我们出手了。你们看,他们快坚持不住了。”

    此刻的每一个人都注意到了这一点,除了无己老人一伙几人是关心白衣郎君和绿凤姑娘的安危,他人只是顾及自身的利益罢了。虽是对他俩的所作所为有敬意,不过,在危险时刻比兔子溜的还快,畏首畏尾躲在一方不吭出手。

    而义泉公孙雯则是幸灾乐祸。虽然没有在口里呼出,在心里别提有多高兴。公孙雯想到大仇未报,在心里终究是个事。此时正是天赐良机,要是此刻出手,定会将他除去。说到:“夫君,要不我们助他们一把?”

    此话一出,疑雾重重,她还是不是自己认识的公孙雯?判若两人呀,莫不是她恢复了记忆?义泉紧张起来。又仔细看了公孙雯的面相,不像是记忆恢复,那么,她说此话意欲何为?说到:“我没听错吧?你去帮他们?”

    “是呀,我是得帮他们,要不,他们怎么可能和阎王爷谈心。”

    义泉算是明白了,原来如此。不过这样做,是不是太危险了?毕竟,大家都处在生死存亡的时刻,要是一步错,就会步步错,那时,就来不及了。说到:“娘子切莫动手,真要是如此,无疑,就等于自杀。”

    义泉的话直接了当,公孙雯哪里不清楚这一点。可是仇人就在面前却是无能为力真是窝囊。要是现在杀了他,就算自掘坟墓也在所不惜。说到:“此刻正是我们杀他的良机,如果错过了,再寻机会可真比大海捞针还难。夫君,这次,我要自己做主。”

    义泉没法阻止只有依她。

    白衣郎君绿凤处在危险状态,无己老人一伙是心急如焚。

    方丈大师说到:“单个出手恐是无济于事,只有联手,才有可能打败它。”

    众人看的清楚,故附议同意联手。

    独孤剑看着绿凤白衣郎君配合的天衣无缝,由衷的有一丝欣赏心态,要是让自己出手帮忙,别想,门都没有。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