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孤剑看着白衣郎君和绿凤,他们的联手让自己触目惊心,真没想到这一路的危机竟是他俩合力破除的,由此态度有所转变。原有的那种在心底的恨变成了一丝欣慰。不知是这一路相随所发生的事情让自己看清了每个人,还是对白衣郎君与绿凤频频联手后出现的胜局有了看法,总之,不是那么稍稍恨了。但在现在的局面,自己不想出手,应该保存实力,应对不测。

    方丈大师分析的方案只能是齐上阵,不然无济于事。就在他们策划如何出手,公孙雯先行一步大打出手了。

    她的出手众人疑惑,不知是敌是友。难不成她的思路有所改变出手相助?

    不可能。那么,她的出手只有一种解释,图谋不轨,对白公子绝对不利。即是如此就的阻拦,但她的绿魔大法功非常厉害,一不小心就会中毒。

    绿魔大法功,其他人都晓得甚至领教过,唯独华玲玉不知,公孙雯会这般狠毒招式。故,公孙雯的到来不足为奇。

    方丈大师说到:“各位施主,我们先应付了她吧,不然,麻烦。而且,我们大家性命堪忧呀。”

    子云子:“还真是个麻烦。各位,可要小心她的毒掌呀。”

    “若是她一人,凭人手,也能制服她,但有义泉在此事就不好办了。”王秀红分析与公孙雯动手后的结果说到:“我们不能与她硬对,应该想法说服她方是最佳制止的手段。硬碰硬,只能是两败俱伤。”

    子云子听这话有些胆怯的成分,不愿意了说到:“无需担忧。我知你的意思,你是说义泉会出手。即便他出手,只是两人而已,而我们这么多人难道还干不过他们?”

    子云子的质问,是有道理的。不错,人多力量大,这是个硬道理,和他们斗,定是占上风,毫无悬念可议。可是现在不是与他们斗狠的时候,因为,白衣郎君和绿凤处在危机状态耗不起时间。王秀红说到:“你的话理由充足,我们联手定会对付他们,但,要跟他们决一高低那是要费时间的,时不我待,没有时间呀。”

    不知子云子注意到这一点没有,但听到王秀红说后,不再开言了,似乎觉的自己鲁莽冲动了。

    不错,的确如此。大家都清楚了这一点,与他们动手,就等于葬送了白衣郎君和绿凤姑娘。

    华玲玉思索一时王秀红的话,觉的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但又不知是哪一块。总之,定是有她的理由,便不再说什么。说到:“秀红姐,武的显然不切合实际,那么,文的有什么计划?”

    “实话说,刚才公孙雯与义泉的举动我观察了很久,这次动手义泉是不支持的,但公孙雯报仇心切,又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时机,她怎么能错过。虽然置白公子死地后,等待自己的结果会很糟,甚至是粉身碎骨的死亡,可她还是一意孤行了。因为这样做值,起码在临死前为父母报了血仇了。”

    这样解释,每个人似乎都同情公孙雯的所作所为,只是可惜找错了对象。

    华玲玉说到:“她的心情固然让人理解,但她的所作所为又让人不可谅解。虽是有情可原,但太自私自利了,就凭这一点,我绝不与她罢休。虽然你有指望义泉来说服她,依我看枉费心机。”说着跃起,一掌打向了驶来的公孙雯。

    面前的空间足有三十步长,二十步宽,十几步高。一个人若是跃空就如星空星星渺小。

    商议未果,华玲玉意识到再不出手,公孙雯就会得手,阴谋实现。

    华玲玉出招,王秀红感到危险重重,因为,华玲玉不知公孙雯会绿魔大法功。叫到:“小心,她的招式有毒,就是臭名昭著的绿魔大法功。”

    公孙雯轻功很好,在空中如走步。见到对面袭来一掌,顿时不由分说的出手,一掌打了出去。心里说,那个不长眼的敢拦我,真是活的不耐烦了。我本无心与你们为敌,但你们却是老与我过不去,既然找死,那我就成全你们。

    一掌推出,绿魔大法功之掌如一道墙,气势般砸向华玲玉。

    如此威力,闻所未闻,更是不曾见过。那道绿色掌气,在眼里清楚可见,这就是传说中的绿魔大法功。要不是王秀红刚才的呼喊提醒,自己便不知此功夫就是传遍江湖,杀人如麻的第一斜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