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泉得意忘形,夸耀自己聪明才智。但在一边的独孤剑陈将军等人却是好个反感,都在质疑,公孙雯有没有智商?

    公孙雯撤手,大家也收了功顺势落地调转方向,内力齐聚两点。一点有无己老人,清苦大师,方丈大师三人为一点,对准白衣郎君的肩下三寸的肩劲穴,将内力输入进去。另外一点有子云子,王秀红,华玲玉组成,方式相同,输入绿凤的身体里。得到众人的内力相助,瞬间,乌金剑剑气威力翻了几翻。气道颜色由暗淡无光变得鲜艳放彩。霎间,那层绿色隔层雾气受不住打压慢慢的降了下去,最后变的渺无踪影消失了。但剑气劈到棺材盖上面没有被伤的一点痕迹,完好无损。这样的结果让白衣郎君大失所望。原本预料到,只要战胜绿雾,就能顺势劈开棺材,没想到,大家合力也不能将它怎地。不肯放弃的坚持一时后,觉的没有能力打开,此而放弃了。

    白衣郎君说到:“各位大师,此棺诡异又神秘,既然打不开,就不要勉强了。”

    众人也有此意,毕竟,耗费了六七成的内力,累了,于是收手静待有什么变化。

    白衣郎君好奇,这里面是什么?这么大威力。想着问题不由得已经到了棺木跟前。想用手打开盖子,还不等手落棺木盖,闻听里面有骨骼响的声音发出,虽是微乎其微的声音,但在白衣郎君耳朵里就如天要下雨时先是雷声阵阵般清晰悦耳。心里叫到不好,定是僵尸复出。说到:“大家退后,危险。有僵尸。”

    他的话,除了无己老人一伙相信,其他人是不会相信的,就连考虑的动作也没有,更不要说受到惊吓一类的动作。他们为何如此,还不是觉的白衣郎君是在故弄玄虚好让他们离开,自己好独占宝藏之秘密。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直到棺材内有了大的动静后,各个才惊慌失措的躲避不及。

    棺材动了一时不动了,白衣郎君意识到僵尸快要出来了。

    对于僵尸这个词,听之害怕,更是闻风散胆。陈将军,鹿会空鹿成,就连天不怕地不怕的独孤剑也是忌惮万分。毕竟,只是闻听趣事,而今,却是果有其事,哪有不胆怯之态。

    而逍遥一郎则是呆若木鸡,什么僵尸,什么鬼怪,他都不放心上,因为,他跟本不知他们是什么。脑袋空空,对这些恐怖东西毫无担忧。不过,有些人和事,在眼睛里闪过后,他会稍稍不由自主的有所反应。

    陈将军闻听世间僵尸之事,只是把它当作笑料而已,而今,僵尸出现,害怕至极。想起对僵尸的那些各种各样的描述,那种凶残样子就让人胆战心惊,越想,就想找个老鼠洞钻进去,可是没有老鼠洞,不然,真真切切的钻了进去。既然没有地儿躲藏,就得想法制止,应该把它消灭在萌芽状态。有僵尸,是白衣郎君喊的,那么,他定是见过僵尸,不然,怎么这么肯定。想到此处,忽想起刚进山洞之时。现场勘乱,白骨乱丢,还以为是他们为了找寻宝藏就连尸骨也不的安宁,现在看来,是误会他们了,原来,是僵尸横行。紧张的说到:“白公子,既然有僵尸,何不把它消灭在棺材内?要是让它出来可不好收拾呀。”

    白衣郎君怎么不知这个道理,想除之也没法,它的法力太强了,要不然,刚才就会顺势而为。就算现在动手,也是无处下手。说到:“不瞒陈将军说,没有人能拦阻它出棺。”

    闻听此话,陈将军颤抖了起来说到:“那,,,那,,,,那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白衣郎君肯定的说到:“不错,只能等他出来随机应变了。”

    陈将军一头冷汗,甚至全身都已经湿透了。看了独孤剑,看了义泉再没有开口,但眼神告诉他们,好像在说你们快想办法呀。

    无己老人一伙都见过白衣郎君斗僵尸的场面,觉的此事不算事,在心里显得很轻松。但是他们哪里知道,这个僵尸已经成魔了。

    子云子见到陈将军那怂包样乐了,说到:“不就是一个僵尸而已,你至于那样吗?也不怕让人笑掉大牙。”

    陈将军明白子云子的意思,但是自己现在就是害怕。说到:“你说的轻巧,可别忘了,它可是死物打不死的。”

    子云子不在意的说到:“那又如何?还不是陪我们练练手脚而已。”

    好大的口气呀。要不是他们遭遇过僵尸,说话就不会这么底气十足了。说到:“听你意思,你们战过僵尸?”

    “那是当然了。”只要提起那僵尸,子云子就是言辞凿凿,就像竹筒倒豆子哗啦啦顺口。“你是没见过那家伙,那家伙凶面獠牙又有法器护体真难缠,不过,还是让我们的大英雄给消灭了。你说,我们还怕它个鸟。”

    陈将军好奇,他们这么多人,怎么说是白公子一人所为?其余人何为?疑惑的问:“大战僵尸,只有白公子一人而为,其余人没动手?”

    “那是当然了,我们怎么动手?都身中剧毒了。”

    原来如此。要是如此,也就不再害怕了,那份颤抖的心终于平静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