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郎君目不转睛的盯着棺木,看它有什么反应。

    众人话语,胡乱一通后才注视到白衣郎君的行举这才安静了下来。谁都清楚,定是有情况发生,不然,他不会如此。

    刚才,棺材一阵子动静后不再响,再有大家鸦雀无声,寂静的出奇,或许,这是大战前夕的症状。

    贪生怕死的陈将军忍不住担心还是打破了寂静说到:“白公子,你观察了许久有何发现?”

    棺内不动声色,说明内部的东西在等待时机,至于什么时候进攻,这要看时机对它有没有利。说到:“其别事情我不能确定,但里面定是有僵尸。”

    僵尸真有啊。陈将军已经冷汗泠身,点点头,表示知道了。结巴说到:“那如何应对呀?据子云子掌门说,你们之前已经干死了几个僵尸。这样的话,我想,这个僵尸也不会难倒白公子的。毕竟,我们现在人多嘛。”

    他的话意显而易见,分明,他悟索到前面遇到的僵尸了,而且是我一人所战的。不错,人多力量大,可要齐心呀,但愿每个人都能出一份力。说到:“只要大家齐心协力定能战胜恶魔的,毕竟,邪不胜正。”

    陈将军紧张的心情稍稍有些放松说到:“有了白公子的这些话,让我茅塞顿开。虽是人多势众,但也得万众一心,这一点,由我来监督完成,请白公子放心就是。”

    听他的意思,独孤剑一伙的参战由他去说服,看来,他真把自己当根葱了。不过,这一路都是他出面调和,想来,他会有这个本事的。罢了,不去想他们如何想法,把握好我们一伙就好,总之,绝不能让僵尸危害到每一个人。

    还在思绪万千,棺材盖子突然悬了起来,接着,速度极快的飞到右边落地靠墙站稳。那速度,嗖,一声如流星,不带眨眼功夫就不见了。再看棺木内,绿气

    依旧,突然,透过绿气飞出好多如豆子般的东西射向大家。豆子成红色,就像药片。

    看到好似药片的东西,不由得想起自己吃过的糖片。虽是很久很久的事了,心里但很清晰。义父说:“先传有一种像它的东西,是僵尸出棺前撒出的探路豆。此豆不但灵性,还有一种毒,毒性就是尸毒,闻者脑袋立刻昏晕,神经快速收缩,接着呆若木鸡,再接着,就是新的僵尸出现了”。幼小天真的白衣郎君问:“义父,这么说来你是见过?”义父笑笑:“傻孩子,这只是个传说,没有人见过的。”“那它怎么能说成为僵尸毒呢?奥,我明白了,无风不起浪,以讹传讹。义父,我说的对不对呀?”义父的脸色变的一本正经的说:我对此事存在疑虑,不过,就如你说,无风不起浪嘛。今后,真要是遇到此类事件也好有个心理准备。”“义父,我觉的你给我说的都是些稀奇古怪的事件,让我觉的在听天书,世间真有此事?”“我就是把这些传闻说给你听,说不定以后就会遇到。”没想到,义父说了些奇怪之事,不辞而别了。想到此事,明白了此豆的威力急说到:“大家屏住呼吸,千万别吸气,有毒。”

    听到此话,所有人大惊,听不听?但是宁可信其有,全部憋住了气。

    既是有毒就得解毒,于是拿出了珠子。珠子金光闪闪,颜色从清一色浅蓝变成了深蓝色,而且还在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