僵尸说话,这是闻所未闻之事,简直是天方夜谭,世间也没有此等传言。(书=-屋*0小-}说-+网)今日,算是大开眼界了。

    惊讶的没人敢回话。

    白衣郎君不是不敢说话,而是在琢磨,如何对付它。想把它消灭在萌芽状态。扫了周围环境,但很难做到,不如应着她的话看它有何意图,另着再寻时机除了它。说到:“我们是逃避追杀误入到此的,还请你不要发怒。”

    “误入?说的多轻松。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闯进来。这可是你们自寻死路,就怪不得我了。”

    听她口气,怎么的也不像是僵尸在言语,既然她能说话不妨问问清楚她是何方妖孽。说到:“自闯进这里的那一刻起,我就意识到离开这里岂非易事,不过,死也的死个明明白白吧,所以,还请你告知一二。。”

    声音停滞了许久,几乎半刻钟,于是大家有了猜疑,各种各样的想法应有尽有,只是想但不出口。

    “告诉你们也无妨,反正,你们也不会活着出去的。虽是天机不可泄露,但,鬼魂不会在世间开口的。自女娲娘娘造人后,就有了人种品质,而后,又产生了天庭。昊帝为了统一六界,将天下间的所有生灵封了封号。分别以,人,妖,魔,鬼,怪,巫代表。我本魔簇公主转世来到人间并助司马家开创了大晋,而今,已有千年了。”

    她的诉说,对众人来说就是胡说八道,没有一个人愿意细听。此,静的鸦雀无声。

    “听我说了这么多,也明白了我的身份,尔等为何还不跪?”

    她的话,听的让人直想笑,什么跟什么,太逗了。就是一个十足的疯子在演讲神话。什么女娲娘娘造人,什么昊帝封封,就跟听天书似的,真想仰天大笑。要不是面前不见其身影心里发慌,绝对的肆无忌惮的破口大笑。

    众人仪态让对方晓得了。“怎么,你们不信?也难怪,我都睡这么久了。不管你们信与不信,都无关紧要,最重要的是,你们都得陪着我。”话落,棺材回旋回到了原位,接着,一个三十多岁的面孔从棺材内徐徐而升。

    待她整个身体外露时,大家无不惊叹。

    头戴紫金凤冠,身披绣有紫凤缠身的披风,将整个身体裹得严严实实的,只露金丝绣鞋的鞋头在外面。

    如此这般打扮,不愧为一代妖后。

    这样的打扮完全看不出她是僵尸,由此一来,众人更是疑惑了,她是人还是妖?

    说到下跪,更是哭笑不得。

    跪与不跪着实难定。

    若是坚持到底不跪,她定会毫无疑问的攻击。若是跪了,说明默认了,认她为老大。

    白衣郎君一伙人思量着。

    在义泉心里,若是俯首称臣,凭借她的力量,定能将这里的一干人等全部消灭,最后,再送自己安全离开,这样,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说到:“我若跪了,就等于认你为老大。敢问,是不是这么个理?”

    “这是自然。”

    “老大,不瞒你说,我有一事相求。”

    “说。”

    “我们来此,真正的目的就是要杀了这伙忘恩负义的人。”说着话,手指指着白衣郎君一伙。

    妖后看了白衣郎君一伙问道:“你们跪不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