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后听了义泉的话并没有深想,只是问了白衣郎君一伙一句跪不跪。

    大家都知道,若是跪了就等于输了,输的彻彻底底,干干脆脆,接着任由它摆布。所以,跪与不跪,在这种情况下都是一个结果,死。众人眼神相互交替后都明白了其意。

    白衣郎君说到:“我们不会跪拜你的,就算死,也不会跪。”

    “好,有骨气。区区凡夫俗子,尽有这般豪志,算是不枉人间走一糟。不过,你的执迷不悟会让你付出沉痛的代价的。”声落,一种声音由妖后鼻孔里面发出。那声音就像一种乐器制造,美妙动听。

    大家没有去理它,而是拒绝的状态。因为,他们深知,在此刻,任何东西都是一种武器。不过,即使他们不予理睬,再是抵抗,但那声音却是灌入了他们的脑袋里嗡嗡直响。起初,脑袋里面只是耳鸣那种感觉,慢慢的,它的分贝越发提高,整个脑袋快要炸了。白衣郎君让大家速提内力压制,但无济于事。

    绿凤强忍着难受说到:“白大哥,我受不了了。快想想办法。”

    不错,自己也是如此,要是不再想法阻止定会毫无疑问的脑袋炸开。如何阻止,这又是个问题。

    此声音有妖后发出,定是离不开尸毒,即是与尸毒有关事情就好办的多了。速速拿出珠子说到:“各位前辈,我们助珠子一臂之力,希望它能克制妖后。”

    大家听到呼唤积极配合,时不我待,事不宜迟,速然间,内力齐聚珠子。

    珠子光亮整个空间,照的妖后眼睛发黑。叫喊到:“这是什么东西?快快拿开。”在她话语出的时刻,那种悦耳的声音消失了。

    由此可见,珠子就是它的克星。

    大家欢喜万分。

    绿凤叫到:“妖后,你受死吧。”

    妖后好像知道了此珠是什么来历,历声说到:“区区冥光奈我何?”声落,一股更强大的灰色尸毒发出,击的光亮越来越微弱。

    独孤剑在一旁观察着,自己也意识到,这才是真正的坐视不理。不过在心里却是极为挣扎着,出不出手?

    若是出手,无疑,以后路上就多了好些绊脚石麻烦不断。

    若是不出手,可想而知,终身会呆在此处别想离开。

    若是不能离开,跟死了有何区别。想此就要动手。

    义泉拦阻说到:“独孤宫主,你可不要犯傻,我们不是她的对手,只要能糊弄过去这一关,到时再离开,岂不轻松?”

    独孤剑很清楚后果严厉的说到:“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幼稚。”

    话落,果断的出手了。

    陈将军没有多想,跟着独孤剑出手了,因为他相信,这样做定会有他的道理。

    鹿会空,鹿成,逍遥一郎见独孤剑出手也发出了宝贵的内功助珠子。

    义泉公孙雯呆住了,不知所措。

    原本,借助妖后之手杀了他们,没想到独孤剑出手打乱了自己的部署,真是岂有此理。内心的怒气迅速的飙升不可压制。

    公孙雯一心想着杀了白衣郎君,但见独孤剑一伙相助,看来,借妖后之手这招行不通了。即是如此只有亲自出手了。想此,用功提气,一掌打向白衣郎君。

    所有人都去压制妖后,其目的相当明朗。就是跪拜妖后,其结果也是悲惨的。此刻才意识到自己的决择是多么的愚不可及。见到公孙雯对白衣郎君动手,顿觉大事不妙,若是依她,对付妖后的力量便会减少,这样,妖后必胜,由此,以后想走出这鬼地方想都别想。想此,毫无顾及的出手阻止了公孙雯。

    公孙雯这下真的火了,叫到:“你若再拦我,我跟你即刻翻脸势不两立。”

    义泉劝说到:“不是我想干预你报仇,而是时机不对。”

    公孙雯已被仇恨蒙蔽了双眼,哪还顾及这些。说到:“我早说过,只要能手刃仇人,什么样的后果都愿意,不惜一切。”

    “娘子,你先冷静下来,听我细细给你分析。”义泉耐心的说。

    “你不必再说什么了,这一路,我听你的失去了多少次机会,明明举手之劳让你办的一塌糊涂。试问,要你如此的出尔反尔,何时报的仇恨。你给我让开。。。。”公孙雯已着魔发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