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孙雯特生气,责令义泉让路。

    义泉恍然大悟,得知后果不堪设想后,岂能让她由着性子胡来。说到:“你这样做,自己是心满意足了,可是你想过其他人吗?”

    “我报我的仇,关别人什么事?”公孙雯气急败坏蛮不讲理。

    “你这样做,会断送这里每个人的生命你知不知道?”义泉小声喧嚷着奈着性子。

    公孙雯丝毫不关心这些问题,“你快让开,不然,来不及了。”

    义泉为了自身安危,绝对不能让公孙雯坏了好事。既然好说歹说不听,唯一简单快捷的解决方案就是动手制止。趁公孙雯眼瞅白衣郎君不注意自己的举动,迅速的点了她的肩颈穴,让她动弹不得。

    被点了穴,公孙雯叫了起来,你快给我解开。

    义泉让她稍安勿躁,报仇之事且后再议。

    有了独孤剑几人的助力,微微的珠子光渐渐地亮起,颜色变得更正。珠子恢复了原态,将妖后的内力顶了回去,虽是很吃力,但越顶越强几乎接近妖后的身体了。

    珠子的威力,让妖后大为不解,吃惊不小。小小冥光尽有如此力量,真是小看了。再想,若不是这些凡夫俗子助力,冥光哪有如此了得的巨力。根据情况,自知内力欠缺,故不能坚持下去。瞬间,化为乌有消失了。接着,棺木盖子飞了回去盖好了,由此,又恢复了原态。

    看着环境恢复了一切如旧,事情倒是难办了许多,怎么样才能让她再次出来,这样,才有机会搞赢它,但这是个非常严重的问题。白衣郎君思索着,考虑着。

    妖后的躲藏,不管是好是坏的结果,总之,让大家甚是高兴。

    但妖后此举又是尤为担心。

    陈将军说到:“白公子,依你之见,此东西躲起,是什么意思?胆怯?还是别有用心?”

    鹿会空抢言说到:“自然是胆怯,不然,怎会如此。”

    白衣郎君也在想这个问题,但琢磨不透。从大体意义上分析,应该是害怕了,但从某种实际情况分析并非如此简单,定是有着阴谋诡计存在。也不说是阴谋,总之,大家每走一步都的万倍小心,不然,会让她冷不防突然袭击一下会散命的。要想结束这种局面,唯一的解决方案还是继续铲除它,不然,搞不好会让她有机可乘伤了这里的每一个人。说到:“妖后狡猾,跟我们再次玩起了捉迷藏,所以,大家小心了。”

    独孤剑考虑了好久,没有得出其它用意,只能附议。说到:“是呀,看来,要想继续走下去,还得除了这个东西。”说着话,看了呆若木鸡的尹馨刀客几人“看他们样,还是被她控制着。”

    陈将军说到:“独孤宫主,即是如此,有何良策除了它。”

    独孤剑出一口气说到:“要是对付人,自问,我还是有十足把握的,要说妖邪鬼怪我可没招。还是听听白公子有何高见。”

    原本想着,独孤剑定是有主意,可是没想到他也是无计可施,看来,在此处,唯有白公子才是救星。陈将军转身说到:“白公子,快拿主意吧,大家的生死都在你手里捏着,你看,怎么行动?”

    拿主意?拿什么主意?如何拿主意?这个问题难住了白衣郎君。

    目前的好主意,只有拼力除了妖后方为上上策。但是,她有棺材护体,怎么能轻易得手?如此,只有找到棺材的弱点方是突破口。说到:“只要找到棺材的弱点,相信,我们会除了它。”

    此话,是句整话。也就是开头结尾整体包括,中间的细节并不得知,因此,好些人不知其意。

    有些人,其实不知,为了颜面,宁可不知装懂,也不弄清楚经过。

    而陈将军,此刻对白衣郎君百分百信任,对于颜面已不在乎,毕竟,生命重于一切。说到:“白公子,此问题尤为深刻,我有些迷糊,能否说的明白一点,到时,我们好共同出谋划策相互帮忙。”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