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白衣郎君的解释,子云子终于知道其中的奥妙了。

    细细搜寻,没有不一样的疑点出现,没有任何发现便也累了,都不约而同的止步观望。

    不错,空间的气息没有不一样的地方,那怕,稍稍有一点微妙的变化异样也行,可是,没有。白衣郎君观察着,止不住有些泄气。些许生气的一手拍到面前的金桌子上面的圣旨卷上。

    在一般情况下,有物体接触到强劲的冲击都会有所反应,而圣旨卷则是闻风不动,好似铁卷一般固定。

    这种情况,让白衣郎君不得不生疑。

    其它的东西都是要样有样要形有形,总归,是软和的,甚至是可移动物品,而不是像它,硬的跟金属一样。

    好奇的用劲挪挪却是不动,想想,定是有猫腻,或暗藏玄机。

    如何将它移动,看来,还需众力。说到:“各位大师,还请你们助我。”

    众人问其原因后毫无惜力的出手了。

    有了众力相助,想挪开圣旨卷也不是易事,的确,纹丝不动。不过,它的正金黄色有了变化成了暗淡无光的土黄色。有了颜色上的变化,说明此东西果然藏玄机。

    颜色减退,说明它的威力减弱,若有机会了解真相,就的趁此机会,否则想都别想。于是用足内力想推推,看有何反应。说到:“各位大师,你们先抽手对付它,我单力挪挪它。”

    绿凤担心,此举太过危险。说到:“白大哥,我觉得应该再等会。它的色彩变暗,说明内劲已薄弱,确实是好时机。不过,我还是担心有突发事件。”

    这个问题,白衣郎君早想到了。要是担心,就不会得知它永远的秘密。说到:“突发事件谁也不能保证不会有。但,不以身犯险,难以找到答案。”

    绿凤着急:“你一人之力,突发事件若真有如何防御?”

    白衣郎君知道,这样的情况不能排除,危不危险,就看它的威力了。若是法力强劲,定会被它吞噬,有防备也无济于事。若是法力如现在真的减弱,就算是突发事件也不会有事。说到:“绿凤姑娘不要担心,我自有分寸。”说着话,内力转移到圣旨卷一头,想把它拿起,但试了好几次都失败了,无能为力,可以说毫无办法。不过好的一点是并没有突发事件发生。这就说明,它法力已弱,但为何就是拿不走它?难道,它是固定于此的?要是这样,很可能它能转动。想此,果断的伸出双手,稳稳的抓紧圣旨卷两头左右转动了起来。果然,能动。

    有了动静,众人高兴。

    绿凤第一个庆祝说到:“白大哥就是聪明,我太佩服你了。”说着话,好不害羞的亲吻了白衣郎君的脸。

    如此不避讳,说明在内心,已经深深的喜欢上了白衣郎君。

    也是,经过这么多坎坎坷坷的事情,怎能不敬畏他,爱慕他。在心里他就是自己的神话无所不能。

    有了这些鲜明的因素,绿凤怎么可能忍住对白衣郎君的爱。

    绿凤此举,除了独孤剑公孙雯不高兴,其他人都是拍手叫好。

    在公孙雯眼里,一个恶罐满盈十恶不赦的屠夫,有什么资格让这么漂亮的姑娘垂青?老天真是不公,瞎了眼。

    但又换另一种想法思考,结果就不同了。

    一个恶魔怎么会有一位美若天仙,如此漂亮的姑娘儿死心塌地的围护在他的左右?难道?是自己错怪了他?

    不会,怎么可能。

    夫君对自己恩重如山,怎么可能欺骗与我。

    公孙雯在心里挣扎的相当激烈。

    在这一路相处,处处他是第一个出头,在危难之际,也是他第一个毫无顾忌的出头解决问题,试问?一个凶残没人性之人会这样做吗?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