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花仙子打量了地图并非造假,而是货真价实的。只是可惜来错了地方。说到:“地图乃东晋时期手艺造系千真万确,只是遗憾你们来错了地方。”

    听到此话,大家都傻眼了,谁都知道此地就是万兽山,毋庸置疑。可是,她怎么说不是,难道,真是搞错了?可是,查遍全国地图只有此地唤名是万寿山呀,搞不懂。莫非,她们的世界与我们的世界存在着差异?

    众人疑惑重重。

    他人都是琢磨着,在进万寿山之时的环境,有没有走错路。千丝万缕的不放过每一个细节,就是找不出一点瑕疵。

    嘴急的陈将军耐不住性子,迫切要得知真的万寿山的地址。因为,自己可是领了军令状的,责任重大,关乎性命。愁眉苦脸的问道:“仙子,这里不是万兽山,请问,何处才是呀?”

    这个问题对于兰花仙子来说易如反掌举手就来。说到:“东南方,离此百里处便是。”

    “那此处不是万兽山是何地呀?”

    “此处虽为万兽山,但,这里只是一个总称,也就是说,此处是万兽山的副音,而真正的万兽山则不在于此。”

    这样的解释简单明了,大家听的特别清楚明白。

    陈将军得寸进尺又急问:“仙子,既然万兽山就在百里处,那我们即刻启程可否?”他这样的要求可谓一举两得。既能得到宝藏又能离开这个死亡游戏的墓穴中。

    兰花仙子很想离开这里,只是苦于无门寸步难行无法离开。自己也很清楚这里的每一处地方,机关重重,一不小心就会万劫不复。想此说到:“妖妇最擅长的,就是善于部署机关,稍不留神,便会落入她的法网。想出去,举步维艰,谈何容易。不瞒你们说,我也很想离开,但无路可行。”

    此话让在场的人都惊慌了,甚至泄气,难道,就这样被困于此?

    兰花仙子的诉说,着实相告,丝毫没有一点夸张的意思。

    不错,这一路走来,经过了多少艰难险阻,件件危险,绝处逢生。件件与死神擦身而过,险中求生。想此,白衣郎君鼓励性语气说到:“仙子,莫要灰心,既然能进得来就有出的去的路。”

    “话虽如此,可是难呀。小伙子,能进的来算你们本事。在这,多留个心眼以防不测。”仙子提醒说,语气显得叹气的意思。

    仙子的用意,白衣郎君自然晓得。但在这生死忧关之时,相信,大家都是同心协力共度难关的。虽然有些小插曲,不过,终究会化解误会的。想此还是诚恳的谢了兰花仙子。

    看到尹馨刀客三人还在站立不动,独孤剑有些纳闷。既然法力已被消除,为何他们还得不到解脱。不明白的说到:“敢问仙子,你看我那三个徒儿被妖后所控,如今她的法力已被我们压制,为何他们还是不清醒?还请仙子明示。”

    仙子早已注意了他们,但他们并非是妖后所控。至于是什么能量,兰花仙子也不知。说到:“这是一股强大的能量,超乎我们每个人的力量,就是我,也不能将它除去。”

    兰花仙子的解释,进一步的又一次说明,这里有着一股强大的法力存在,要想平安离开,就得找到这股法力的来源之地。

    想此,白衣郎君说到:“仙子,我们着力破开此法,要不然,无法找到这股强大威力的来源。”

    兰花仙子思绪后同意此做法,合情合理。

    大家也是举手赞同。

    众志成城,众力威猛。大刀阔斧,齐心协力。瞬间,五颜六色的内力波冲击到尹馨刀客三人的头顶上灌顶而入,但被一层无形的东西隔断了,就像,水洒在铜板上被无情的溅起,内力无法进入。

    如此厉害的法力,这般强劲,非人力能解决的。

    白衣郎君分析后说到:“仙子,看来我们的从新部署了。”

    仙子有些不明白问:“此话怎讲?”

    “经过刚才的教练给我的认识是,此力强大切又暗藏玄机,如若强力打开,恐怕我们都无能为力。所以,我的建议是,找寻机关口。唯有如此,才是唯一的途径。”

    机关迷雾重重,想找到它的源头比登天还难。兰花仙子不自信的说到:“妖妇对机关颇有研究,怎么可能把这么关键的机关不隐藏好?所以,想找到,岂是易事?我不是给你们泼冷水,而是我太了解她了。”

    白衣郎君没有话语吐出,因为,的确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