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族公主说这番话,目的是为独孤剑一伙开脱。另一目的是让兰花仙子别有对他们动手的念想,若真对他们出手可就糟了。自己辛辛苦苦,苦思冥想才有的结果,不能一个不小心尽毁于一旦,落的徒劳的地步前功尽弃。不过不用担心,若真动起手,有自己在怕她何惧。

    这些话,兰花仙子自然明白其中的道理。不错,自己的自由的确离不开他们。但听她意是不是有些言过其实了?自己根本就没有此意。经过她的这么一说,好像是自己对他们怀恨在心。想此,明白了她的用意,原来,是挑拨离间,误会更一步的加深,让独孤剑一伙人死心塌地的对她忠心,用心良苦呀。说到:“谢谢你的提醒,本仙子恩怨分明,绝不做忘恩负义之事。倒是你,她们信你,希望你不要辜负他们的一片诚心就好。到时,六界也有个交代。”

    “那是自然,我魔族一支花说话算话,怎会辜负他们。真若失信与人岂不猪狗不如?”魔族公主信誓旦旦的说。

    “这样就好。”兰花仙子再没说什么。

    魔族公主盯着公孙雯许久了,打量了一番。发现她的气质与自己在世时一模一样,骨子里内在有着温柔善良贤淑,更是恩怨分明。但见她现在的脸色和精神气质有些意外,是什么原因让她有了现在的气质?便想弄个明白于是发出一股淡淡的黑气在公孙雯身体周围绕了几圈后,探的信息知晓了原因所在,原来如此。不过她的这道怨气让自己进入她身是绝佳条件,如不此时附她身等待何时?

    瞬间,人影子化为一缕轻烟,从公孙雯天门处直入了进去。

    公孙雯顿时身体一颤,有什么东西侵入了自己?还在思索这是怎么回事便渐渐失去了知觉,任由它物支配自己。

    魔族公主此举除了兰花仙子辩解他人无所晓得。说到:“妖妇你又祸害别人了?”

    公孙雯大笑不止说到:“若不如此,岂能完成对他们的承诺?只有见的外面的世界,才能了解当代时局,不然,何来机遇成就霸业。借于她身实属无奈之举。仙子放心,我不会伤害她的,待承诺实现之日就是我重归魔族之日,自然,她就会恢复以往神态的。”

    “你说的多么轻巧容易。成就一番霸业岂是容易之事?你想过没有?成就一条霸业之路,需要多少颗脑袋来铺垫?你这不是再起杀戮屠炭生灵吗?试问?我会答应吗?”

    “你不答应又如何?迟了。你这么幼稚的想法,试问?他们答应吗?”说着话看向独孤剑。

    独孤剑一伙人对自己的理想充满希望,成就自己的宏伟目标就在眼前。幻想,树上枝头的小鸟立刻为凤凰在为他歌唱。如今,有人却是阻止这些美好的东西属于自己,真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谁要是动了自己的切身利益就跟他拼到底。有此心态便不管对方是什么地位,忍不住压抑,终于爆发了想法。

    独孤剑义泉陈将军三人紧盯着虚无缥缈的蓝色影子,谁都说第一句显能耐,不过论身份地位,义泉陈将军知趣让独孤剑发言。独孤剑有这些人撑腰胆子便正说到:“刚才仙子还说,希望公主能兑现对我们的承诺,这会怎么说翻脸就翻脸,脸翻的速度比翻纸劵还快?这不符合仙子的本性呀,难道,仙子处事一向都是出尔反尔?”

    此话蛮不讲理,还带谩骂。仙子生气了,刚要出手给他们些教训,又想到,毕竟他们是人,在欲望面前强与一切。自己这般拦阻,他们哪有不急之理?此理解他们此刻的心态。虽然此事关系到千家万户的安危,可自己能力有限阻止不了他们,或许,这就是天意吧?劫数难逃。不过,此事终归与自己有关,要是不出份力量阻止,真可算是袖手旁观了。不管怎么说,得尽自己最大的力量阻止这场浩劫,这样,就会减少很多条生命无辜死亡。但目前,她会以什么样的模式开盘?没有目标无从出手。对独孤剑的质问犹豫了一下说到:“我不是有意阻止她完成对你们的承诺,只是这样做,太过血腥了,希望你们冷静的想想。试问?你们谁拥有夺得天下的潜质?不是我给你们泼冷水,而是,躲得天下首先要有足够的人马,试问,你们谁有?”

    这的确是个问题。不错,谁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