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得天下,必须拥有足够的实力。仙子的质问的确在理,不错,自问,我拥有这样的实力吗?独孤剑扪心自问。但想到自己的实力在武林的每一个角落都是亮点,就不觉得自己没有这样的条件。说到:“我独孤剑在武林呼风吓雨无所不能,试问,这样的权利算不算?”

    “要说这样,必是优越条件了,完全当得起。”公孙雯抢言说到。

    兰花仙子刚要开口质问,却被公孙雯抢言挡了回去,这样一来,什么存在的问题都说不出,只好随言说到:“就凭这些?痴人做梦。”

    “仙子不要这么说嘛。人手缺少这根本不是问题,只要手中有钱还怕缺少人手?”公孙雯自信的说。

    她这么说,证明财宝之事千真万确。原来只以为这是个幌子欺骗人罢了,看来,是低估了她的实力了。那么,拦阻他们就不可能了。兰花仙子感觉到人间要有一场浩劫即将上演。想法阻止这场不应该的战争也是无力而为。

    这样的结局让大家无话可辩,只有随波逐流且走且看。想想开元盛世,正直大唐王朝兴盛之期,何来闹得政治风波一说?想此,大家对魔族公主的誓言没有当回事,都觉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白衣郎君关注的是,魔族公主附身公孙雯之身之事很是不舒服,但自己无能为力将之祛除,不过好的一点是,她从此刻起不会再无理取闹提报仇之事了。但愿魔族公主能在离身后将她的记忆恢复。如是这样,不妨也是一件兴事。

    义泉很意外,为何魔族公主要选择这种手法?难道别无它法?不过,只要自己能得到想要的就随她去,事成功倍后,何愁无美人作陪。

    此刻,两家恩怨已有分晓,该是去寻回宝藏的时候了。陈将军迫不及待的说到:“各位,如今恩怨分明,是不是该离开这了?”

    事情到这份上了不离开又能如何?白衣郎君说到:“既是如此,我们就撤吧。”又面对兰花仙子说到:“仙子,我理解您的苦衷,但此刻由于诸多事由变化无常造成了不利因素的现局故大势已去,所以,还请仙子想开些。”

    对于妖妇的罪行,兰花仙子怎能一若是之不理不睬。但眼前她有强大的力量支持自己也不能将他们怎么样。好说歹说,没有一个明事理的,也罢,多说无益。说道:“依你只见,是依了他们?”

    白衣郎君点点头说道:“事已至此,我们的力量有限。”

    仙子明白白衣郎君的意思再没说什么,只是那道蓝气忽长忽短来回不定。这样的动作,白衣郎君深知,他这是表示愤怒,极力的抗议。但事态如此,只能有这样的结局。说道:“这样的结局是大家的意思,我尊重大家的抉择,希望大家不要对今天所做的决定后悔。”

    无己老人一伙明眼人,一听此话就知她的意思所指的矛头。不错,在自己心里都是在问同一个问题,他们的抉择正确吗?

    独孤剑一伙人对此问题丢之脑后不再去想,因为,做了决定就不会后悔的,因为,成败与否就在这局。虽然下的赌注有些大,但不赌又何来成功?独孤剑说道:“仙子之意,我们很明白,做出这样的决定,不是草率,鲁莽之举,而是经过深思熟虑才下的决定。要说没有风险是假的,因为,万事都在万分之一中成功的。”

    陈将军,义泉急忙复议,他们也是这意思。

    对于他们这些人,多说一句话都显得浪费时间。白衣郎君说道:“既然有了决定还争论啥?”

    陈将军就等这句话,等的焦头烂额了,再没有人说,自己定会再一次的提及,毕竟,找到宝藏才是保全自己性命的唯一条件。至于能不能霸得天下跟自己毫无关系。说道:“白公子言之有理,那我们就启程吧?”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知如何起步。

    其实,谁都可以先迈第一步,但此处机关重重,一不小心就会一命呜呼。于是大家的眼睛盯向了公孙雯。魔族公主明白众意说道:“一路机关,都被你们识破,哪还来什么机关存在?其实,在我魔气外露之时,所有的机关暗器全部化为乌有了,你们尽管行路就是。”

    虽然她的话说明了一切,但有些人的心理上来说还是存在着一定的恐惧,故不敢轻举妄动。

    陈将军就是其中之一,为了以防万一嬉皮笑脸的说道:“公主,你熟悉这里的每一寸土地,还是劳烦公主先行一步。”

    公孙雯知道他们之意,冷哼一声没有说话向前走去。

    大家寸步不离,担心有突发事件。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