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紧随公孙雯走出宫殿来到桥头止步,公孙雯抬头观察了良久说到:“此时是子时,合适打开出口之时。出口就在面前,大家放心的随我出去。”说着话,她已挥动双臂,上下自绕数圈后停止,指尖向上一指,随即,一道黑气瞬间而出直冲天空。在黑气冲出一时后,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空间的雾气变得清澈,头顶出现了无数颗星星照耀着大家。不过,它的空间很窄,只有十步大小。很高如圆筒,人在此如坐井之蛙。这样的景象让人迷惑。

    原来,此地就是出口的所在点,只因识不清地理位置,那是妖后布了迷雾掩人耳目。白衣郎君不知是感叹妖后的法力无边还是憎恨她自私自利?为了护得真身巧施谜团。

    陈将军长出一口气,他知道,此刻就是离开的时候了。说到:“功夫不服有心人那。痛快。公主,我们此出去可直奔藏有宝藏处?”

    此宝藏意义重大岂是谁能得就得的。不错,我答应过他们将宝藏拱手相让,但要是这样四分五裂了这些宝藏,拿什么来实现对他们的承诺?觉得此事非同小可绝不可轻易处置。说到:“关于这个问题还需商议。不错,我是答应你取得宝藏,但没说把它分了。因为,没有这些钱财拿什么实现对你们的承诺?”

    陈将军听到公主这样的回答顿时心灰意冷,因为自己对霸得天下的宏伟之志毫无兴趣。急言说到:“公主,你可不能这么办呀?你所说的承诺,其实对我毫无关系,我所希望的,是要得到宝藏,毕竟,这是我们来此的初衷,也是你当初的承诺之一。”

    “不错,我是这么说的,不过,事有瞬息万变。为了实现我所说的,这些金银财宝谁也不能动。”公孙雯斩钉截铁的说“还请你谅解。”

    陈将军大失所望,如何才能将宝藏得手?得想法,不能这样任它摆布。眼珠一转脑袋一闪一计上心头。说到:“要说人马,我家主子多的是,成千上万足矣。”此法,从根本上改变了质量。实事求是,且一步到位。

    公孙雯听后这样的条件,天助我也。兴趣浓厚迫不及待的说到:“你家主子这般条件倒是符合我所条件。请问他是那家封疆大隶?”

    陈将军好不避讳的说到:“我家主子就是范阳节度使安禄山,我乃史思明偏将陈攰可。”说到自家的主子便是一度的自豪,顺便自我介绍,让大家都能认识他。

    “原来你是一位将军,幸会幸会。”公孙雯刮目相看的说。不是公孙雯另眼相看陈将军,而是,一个节度使吸引着自己。这样的条件得天独厚,不好好利用真叫浪费。“你家主子在何方?我想见见他。”

    “有劳公主看得起,我家主子就在范阳。”陈将军受宠若惊。

    他们的谈话,让独孤剑义泉极不舒服,区区一个节度使有何能耐?不过,他的人手的确盛旺。要是与他拼实力岂不以卵击石自取其辱。当前最为要紧的是拿到金银财宝,至于夺得天下看来真是痴人做梦了。

    独孤剑说到:“依仙子之意,是要去会会那位节度使了?”

    “有何不妥?”公孙雯质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