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花仙子琢磨着,出去是直奔天庭告御状还是随白衣郎君一道伺机寻找机会报当年之辱?犹豫不决。(书^屋*小}说+网)此时,她什么样的气质大家看不出,只知她的那道人影蓝色气道变化万千。

    从气道分析,仙子似在考虑什么问题,但可以确定定是关于出去后的一些事宜。至于她怎么想的就不得而知了。白衣郎君说到:“仙子,何事而想?不妨直言。”

    仙子知道,有些话不能在此刻言讲,若不,自己的想法瞬间成为了别人的论题。故没有说什么,摆摆整个蓝色气道示意此地暗藏玄机小心为妙。

    要是这样理解,此地便不可久留,速速离去免得夜长梦多。说到:“魔族公主,我们已至路断,是不是该引导我们离开了?”

    公孙雯淡淡的笑了一声说到:“路就在你们面前,难道,还要我送你们一程?”

    要说明路,众所周知莫过于头顶一片天,问题是怎么才能出去?看此环境,上下距离高耸如云,足有百丈,让自己想都不敢想更不要奢望自由离开。要想离开,说不定还真需要她的帮忙。说到:“此处与陆地距离遥远,仅凭我们凡人之力根本上不去。所以,还请公主助我们一臂之力离开这。”

    公孙雯冷哼一声说到:“那么大个仙子在身边,何愁离不开?”

    也是,怎么忘了兰花仙子也是修道之人。刚要开口,兰花仙子已言说到:“那是,有我在无需担心。”语气显得非常自信。

    “即如此,请便吧。”魔族公主没个好气。

    兰花仙子转身对大家说到:“各位,我们就此离开这,做好准备了吗?”

    大家整整衣帽表示一切就绪可以出发了。在兰花仙子的那道蓝色气道全部围绕众人后,就像流星,嗖,的往前行。眨眼间出了无低的天坑,随着白衣郎君的导航眨眼间到了王秀红的住所。

    山洞里面黑漆漆的一片,什么也看不到,这种景象,轮日子应该是月头初一了。

    王秀红凭借以往的印象熟悉的走向蜡烛台,熟悉的拿到点火石,又熟悉的点燃蜡烛。一系列熟悉的动作连贯,展现出一个家主应有的模样。

    灯光亮起,四壁清晰。屋内的摆设被翻得凌乱不堪入目。本来简简单单的家用设备就没什么,这倒好,被毁的一无所有。

    这样的环境谁都会触目惊心,在嘴里免不了一些牢骚。不过知道是什么人所为也就不足为奇了。大家豪不迟疑的动手将凌乱的东西摆放整齐,还不等他们动起手,那些碎了的东西自动的,点点滴滴的完全吻合到了一起。

    见此情况,众人惊喜悦欢,都知这是兰花仙子的杰作,夸夸其谈谈笑风生。

    屋内恢复了原状,石凳石椅展现在众人面前。

    石桌上面摆放着的景德镇的烧瓷。有茶具,茶壶。

    王秀红忙让大家坐,体现主人特有的礼貌。

    绿凤熟悉山洞的情况,见到茶壶确定定是没水说到:“各位大师,仙子,你们稍坐,我去烧水做饭。”

    大家没有阻止而是默许了绿凤的行动。因为,在山洞里折腾了好些时间真的饿了。不提还好,一提到饿,肚子都是咕噜噜的打响,的确,需要一些食物充饥了。

    兰花仙子一直关切的一个问题,就是如何能阻止妖妇兴风作浪,使百姓本安居乐业的生活从此不复存在,接下来的大局就是流离失所,无止境的漂流挨饿。家不家国不国。想到这一点,兰花仙子心中就不是滋味。心急如焚的说到:“诸位,我们得想法阻止妖妇祸害人间呐,若是置之不理,我们可就成了千古罪人了。”

    不错,若是置之不理,的确有违君子道德。保家卫国,匹夫有责,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魔族公主祸国殃民。在山洞的时候,也曾想到了这些道理,不过没有想的这么深,如今想来真是迂腐到几点了,各个自责。

    仙子又说:“现在不是叹气的时候,而是想法怎么样抵制妖妇釀起杀戮。”

    子云子急问:“人家是魔族公主,妖法无边,我们只是几个凡人而已,怎么应对呀?不是以卵击石吗?”

    “不错,子云子掌门言之有理。”方丈大师阿弥陀佛一声说到:“不过,仙子法力也无边,我们何怕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