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丈大师言下之意明确跟她斗到底。但在墓穴,绝不能说此言,否则,绝对离不开那个鬼地方。现在,不用管她了,故说此话。

    兰花仙子说到:“仅凭我一人之力是不能与她抗衡的,故离不开与大家同心协力方能众志成城呀。”

    大家自然是团结一心,都表示共除妖邪。

    无己老人好像想起了什么,脑袋里面一闪,闪出一个词来,法器。说到:“若是有什么法器就好了,毕竟,制服魔力我们这些凡人是无能为力的,所以,得需法器,否则就是空谈。”

    说起法器,天界灵物利器数不胜数,但它们都是编了号入了库的,没有玉帝圣旨绝对打不开神兵利器库。所以,想借兵器门都没有。兰花仙子说到:“至于灵器,天界已编入库,不可能借到手,因此,不要考虑天界灵验法器之类的话题。说说吧,人间都有什么好的兵器或者武学经典?我倒是有兴趣听听。”仙子此问寓意深刻,其目的,想将人间利器通过自己的打造定会成为世间不可一世的绝世兵器,这样就可以对付妖妇了。

    要说人间兵器,大家一致认为,是白衣郎君手持的乌金剑,没有一人不举手赞赏。因为,此剑是他们在人间见过的最为别致的兵器,灵力丛横。

    对于这把乌金剑,兰花仙子其实早就注意了。因此也知,若不是这两把乌金剑双剑合并,化去一定的魔力,自己绝不可能走出困境。于是好奇的将乌金剑拿到了手。

    说到乌金剑,白衣郎君本能的伸手拔剑给仙子瞧瞧过过眼,看它是什么特殊材料制成的。还不等他抓到剑柄,剑已不翼而飞到了兰花仙子的手里。

    此剑黑的发亮,绝非一般材料。仔细一看知道了,原来是生长在昆仑山的黑乌石。此石万年生长,且可自行移动,并吸收山脉中特有的灵气,若被制成兵器首先定是认主,其后发展它的特有本领。若不是这黑乌石造就了这把乌金剑,想想自己不知要被囚禁多少年?看来一切都是天意。想此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连声称赞好剑好剑呀。

    仙子举动,引得大家懵懂。

    清苦大师施佛礼说到:“此剑的确非同一般,这次,大大发挥了它的力量。因此,我们都好奇,此剑是用什么材料制成的?望仙子告知一二。”

    仙子毫无保留的将自己所知的一一道出,听得大家惊奇万分,都不敢相信这是仙石所铸。

    但又一个问题出现在方丈大师脑海里,即为石头,为何它是以乌金亮身?不解的问道:“仙子,老衲有一事不明。”

    “请讲。”

    “即为仙石,理因成石制品,而此剑一身乌黑而且明亮无比,分明是相传的特质乌金所铸,这不符你所说的呀。”

    “要说此石,它本是仙界之物并附有灵魂,至于为何到了人间我就不得而知了。不过有一点,我的说清楚。此石在仙界,虽是以石头注称,其实,它们的依食物本就与黄金有关,因此在人间,显露乌金一点不奇怪,所以,不足为奇。”仙子耐心的讲述着。对铸剑之人十分敬佩。“对了,此剑是何人铸?若不是有仙家助阵恐难将它炼化完成。”

    提起此剑的铸造者,白衣郎君就会非常难过,总觉得,由于自己的疏忽大意,大哥才会中了盗匪的奸计。每每想到这一点,自己便不会原谅自己。表情显得尤为沉重。

    除了兰花仙子不知其意,大家几乎明白白衣郎君为何难过。不过见得白衣郎君脸色,兰花仙子就能读懂此时此刻他的心中所想。说到:“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不要把它牢记于心,节哀便是。”

    白衣郎君诚恳的谢过仙子的关心说到:“此剑是我结拜大哥张生所铸。记得大哥说过,时不时的有一股莫名的火在自己铸造时就会出现,自己也是纳闷。我问何时有了此等现象,大哥说自从得到乌金石就有了。大哥也是搞不懂,所以,搞不懂就不去搞懂它了。”

    有了提示仙子稍停一会,像是在推算是什么火?

    过了一会知道了答案,原来是它的劲敌煃火。说到:“此石天生有劲敌,是它的克星助了你大哥,若是不然,凡间之火岂能轻易将它炼化?”

    众人恍然大悟,原来如此。但对煃火不明白。

    方丈大师说到:“仙子所说,煃火是黑乌石之劲敌,可有原因?”

    说起此话历史悠久,一时半会是无法说的清的。兰花仙子想了半天还是没有说出它的来龙去脉。说到:“此事年成已久,一时半会说不完的,待有了闲于时间我会给各位一个交代。对了,兵器已晓得,再来说说武学经典吧?”

    关于武学经典,现知的就有几种。幻影大法功,绿魔大法功,这两样奇功堪称绝世,无人能抵。还有一种剑法,招式特异,传说更为神奇。可惜,没有人真正见识过它的威力。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