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孤剑几天未归,独孤飞燕天天挂念。平日出门,都有消息传来,这些日子却是音讯全无。夜深但气候炎热还未睡,听到贴身丫鬟的报告得知爹爹已归,欣喜若狂,不管夜深外面黑的障碍,不顾姑娘家的风格一溜风跑到了宴客厅。还未进门,从屋内蜡烛灯光的透析得知,里面人员满满,足有十几个。有些身影熟悉,当然是常见人,而有些身影陌生自然是初到之客。不管不顾的走了进去,还没有见到独孤剑人影,声音先到了。看到公孙雯,使自己眼睛一闪不由一惊。乖乖,这么美。论貌相,论气质都比自己胜过一筹。这样的美女,还是第一次见。要说自己的美貌,普天之下再也找不出第三个,除了姐姐绿凤。今日,却是让自己大开眼界好似奇迹出现了。又自己觉得自己的相貌羞花闭月,倾国倾城,没想到还有比自己胜上一筹之人。此刻,不知是赞赏还是嫉妒说不清,总之,她人就是美中无缺憾,完美无缺。不过,她的气质虽佳但掩饰不了她的那种怨恨和忧伤。若是按这种姿态论,她的美,她的锦绣毫无悬念的又差自己一头。评论了一遍,觉得她的美输给了自己,于是客气的温柔的说到:“这位姐姐,你是何人呀?莫不是爹爹带回来的,,,,,?”

    公孙雯打量了独孤飞燕,一看便知是从小娇生惯养之辈。按理说见了自己应该无礼数蛮,但听她言语又显得她礼数有加,看来,独孤宫主教子有方。刚要开口说误会了,否认,但被独孤剑抢言了。

    此话一听话中有话,独孤剑说到:“燕儿,不得无礼。快快见过魔族公主殿下。”

    “魔族公主?自己没有听错吧?”独孤飞燕相当好奇的说“天下之大,什么时候又冒出来了魔家一族?爹爹,你莫在诓我。”

    独孤剑刚要开口阻止她胡说八道,还未说话就被公孙雯先开口说到:“不知者不罪,今日就不跟你计较了。我们魔族开世要比你们人类早的早,几乎亿年之久。其实,在魔族文史记解中,魔族起先师祖是磨牙河。”

    “磨牙河?”独孤飞燕疑惑的打断了公孙雯的言语给出了这一句。“磨牙河是一条河吗?还是人名?”

    “你说的都对。”

    “嗯?”更懵懂。

    “没有磨牙河的存在,就不会有我们魔族的存在。”

    独孤飞燕更为好奇:“公主,说说详情吧。”

    公孙雯毫无保留的开讲了。:“相传,天降一果,但它有手有脚,三只眼睛两张嘴。在落地后,全身滚烫,想找水源泄泄心中怒火。左右展望没有,因为已在深坑内。在它落地之时,随着速度冲击砸出了一个坑。坑不大有二尺,深度三尺。就在他寻望无果,脚下渗出了潮气接着有了水,并且源源不断越升越高。有了水不仅灭了心中那团怒火还把自己送上了陆地,可谓如鱼得水。水没有停止,直至形成一条河。从此,此河就是我们魔族繁衍生息的发源地。”

    听她说了这么多就是没有提到磨牙河三个字问道:“公主,此河就是磨牙河?”

    “是的。”

    “但你没提及它由何而来。”

    “是因为我没有把话说完。就在水盛满之际,一颗像动物牙齿的东西从水底冒了出来。它不大像犬齿,但它的尖非常锋利似针尖。正因为如此,水才能从地下顺利的冒起。水流成河后,始祖觉得此功离不开这颗魔牙,故称作魔牙河。”

    独孤飞燕明白的奥一声原来如此。

    神奇之事,听的众人无不惊叹,都说是沙漠中的海市蜃楼,如今却是千真万确之事。妙哉。

    独孤剑感叹的说到:“原来魔族的历史由此而来。听公主这么一说,解开了千古疑问。天降贤物,尽是魔族开世之祖降世,可谓天生一族,奇也。公主,闻听魔族的传奇你有何感想?”

    “自我出世,祖父把我们召集到祖堂,目的就是让魔族的皇室血统成员都熟知魔族的由来。听后介绍,我也是连声称赞。心情如波涛般汹涌澎湃,总之很激动。”公孙雯忆起往事滔滔不绝的说着,完全忘记了一屋子人都在为她的激动而激动。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